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來沒有下跪的教主

2015/9/28 — 12:40

對我而言,928一週年最迫切卻無人問津的反省,是和平非暴力的運動旗幟,為何與長毛一樣,沒有堅定響亮的聲音,為其說一句公道話。 ( youtube片段截圖 )

對我而言,928一週年最迫切卻無人問津的反省,是和平非暴力的運動旗幟,為何與長毛一樣,沒有堅定響亮的聲音,為其說一句公道話。 ( youtube片段截圖 )

重看這張相,我的反應是怒從心起;我想起的是維園年宵長毛被包圍辱罵,卻不是罵他「反中亂港」,而竟是「投共維穩」, 連帶劉山青也被侮辱,指他坐完十年監已經被收編成為中共特務。

我想到佔領後期長毛成為黃洋達口中的「仆街、契弟、人渣、敗類 」,阻止「勇武」之人衝立法會、龍和道, 結果在旺角佔領區最後的幾個晚上,社民連的帳篷連番受到攻擊。

廣告

我還記得誰在佔中前做舞台劇「 橫掂得閒,預演佔領中環 」,如何塑造佔中是一台維穩大戲。 然後928人群衝出了干諾道中, 事情被說人群聽到了他們「擴大運動,佔領街道」的號召, 佔中運動從沒有發生,但由他們催生了「雨傘革命」,而長毛、學生通通成了「反革命分子」。

如果長毛是拖後腿的人, 何必要在928的凌晨, 跪著求群眾不要走? 他不只是跪一次,在添美道天橋底,在迴旋處,在立法會有蓋示威區,帶點火氣卻是在懇求: 「我不理誰是運動的領導,要贏大家一齊贏。」

廣告

日後有好一段日子他守在龍和道,勸人不要衝龍和道(是勸,不是阻;一個六十歲剛斷過腳骨的人,你班後生要衝如何阻得到?),為的就是「大家一齊贏」,和著想抗爭者的人身安全。

我也不滿意長毛, 不滿意他由始至終都把所有上街佔領的人都當成同路人,不明白人渣也可以反政府,被圍大台時會發火同班武勇蒙面俠鬥鬧,但對記者對鏡頭從不說一句狠說話。

對我而言,928一週年最迫切卻無人問津的反省,是和平非暴力的運動旗幟,為何與長毛一樣,沒有堅定響亮的聲音,為其說一句公道話。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