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六四到雨傘 — 記憶與遺忘

2015/5/22 — 16:55

2009年的六四燭光晚會,主題是「六四廿年 薪火相傳」。( 圖:Kap Leung @ wikipedia )

2009年的六四燭光晚會,主題是「六四廿年 薪火相傳」。( 圖:Kap Leung @ wikipedia )

星期六晚到流動民主教室講六四,今年談六四的氣氛特別冷淡,但是去到現場後又發現大家還是有心去談,現場有很深刻的討論。

每次談起六四,總會想起自己雖不是親身經歷的一代,卻每年帶著使命感去把訊息傳遞到下一代。六四那年,我只有兩歲,所以沒有什麼深刻的記憶。後來聽父母說起,那年爸爸把我架在肩膀上,參加了大大小小的遊行。而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父親在一個個星期日的下午,不播放卡通片,而是不斷重複播放《天安門》這套記錄片。這似有還無的記憶一直陪伴我成長,告訴我什麼是抗爭,什麼是公義,也成為我後來踏上雨傘之路的一個遠因。

帶著距離去看六四,讓我更認同這是一場有關香港人的抗爭。香港人當年支持學生運動,不是純粹為了自保、愛國而站出來。那是一場自我覺醒的運動。香港人首次這樣大規模聯合起來,為了遠方的學生,也為了自己的未來抗爭。大規模的學校罷課、全港大遊行,正是展示我們本土歷史的一頁。

廣告

今天,我們常常輕易地選擇切割,以為六四只是一代人、又或者中國的歷史。928警察出動催淚彈的一天,我收到很多很多恐懼的短訊、電話叫我立即離開,那種暴力清場的恐懼的源頭正正來自六四。我縱無法釋除上一輩對六四記憶的恐懼,但更無法單單用「港豬」、「藍絲」去形容他們。這是一代人的痛和恐懼,單純地切割只會把我們和上一代越拉越遠。當我們忘記昔日的歷史,只會現在的抗爭變得只爭朝夕,也未能理解不出來抗爭的人曾經經歷的恐懼。而沒有和過去的連結,我們對未來的抗爭的想像會變成太自我中心,失去了抗爭的真正意義。

直到今天,我都忘不了學生為自由為民主付上過的代價。直到今天,我都忘不了李旺陽堅守一生的勇氣,那就算砍頭也不回頭的壯志。我相信我們是抗爭的共同體,而不是毫無關係的獨立個體。被壓迫者的抗爭,時地人可以轉變,但是我們總是連結在一起。

廣告

踏進五月,天空一直在下雨,但我相信五月的陽光在照耀。

 


文:小小老師,通識科教師,中文大學教育碩士生。相信教育是人和人的交流,也希望透過通識教育能夠讓學生與社會聯繫,不再活在自己的世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