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列根的一張筆記咭看「今天的香港是怎樣的香港」

2017/8/17 — 17:23

2017年8月17日,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上庭前向支持者發言。

2017年8月17日,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上庭前向支持者發言。

朗奴列根當美國總統的時候,在他的橢圓形辦公室枱頭放了一疊筆記卡,每張卡都親手寫上了一些他自己的感想及記錄下來的格言、或者其他人說的話。上面寫的,都是他認為值得記錄下來,用來提醒自己的一些話。那些記錄下來的說話,也不一定來自什麼名人、聖哲、或政治人物,可能只是一般的販夫走卒。

作為當時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一個人,這就是謙卑。是否同意列根的所有政策都好,這一種謙卑的態度,值得所有政治人物,特別是政治領導學習。這尤其值得是今天經常把「謙卑」兩個字當作公司跳樓貨掛住口邊,卻完全看不到有幾謙卑的香港特區高層好好學習。不知要到幾時,香港的當權政客才可以真正的放下身段,真真正正做一個向香港一般市民負責的政治領袖,而不是只仗著北京的權勢,甘心成為不斷以法治之名霸凌香港人的政治傀儡。

廣告

在列根枱頭那一疊筆記卡中,有一張便記下了這樣的一段話,據說是出自一個在佛羅里達州的公共汽車服務員。那段話是這樣說的:

廣告

「人本的社會的建立,只能建基於對公民權利有所承擔的基礎上。一個國家擁有力量,應該來自人民的勇氣和道德堅毅,這力量不是來自法制機器的操作。只把良知編碼成法律並不足夠。如果人民失去了捍衛社會的意願,光靠法律條文不會足夠,也永遠不足以令社會走向穩定。如果人人都不再執著,更多的警察、法院、法官、或者監獄,都不能防止文明的衰亡。執行法律應該是針對那些犯罪的少數,當法律的執行是指向大多數人的時候,法律制度就已經是在崩潰了。當所謂主流的力量失去了向個人負責的意識之時,就再沒有任何為人所認許的法律工具足以讓社會團結在一起了。自由才是及時把黑暗照亮的火把。」

想起這段話,因為覺得對今天香港特別有參考意義。當一個「奪」字也可以被說成等同「暴力」的話,誰知道明天當權者又會不會說,「爭」字就代表要搶劫,「取」字便等同要偷竊。今天法庭的判決等於說明了,這裏再沒有人是安全的。所謂法律,已經被政府舞弄到不再只是針對少數罪犯的,而是針對所有香港人的。

今天香港特區政府要做的,就是要把香港人捍衛我們自己生活方式的那一種勇氣和道德意志壓伏。這樣做,就是要把自由的火把撲熄,就是要令香港走向黑暗。

特區政府不是一個人民選出來政府,它近日的所作所為,證明了它根本不會對這裏的公民權利有所承擔。特區政府一再把代表着香港這個社群道德意志的法律條文公器私用,一時之間確實可能對人民的意志和士氣造成打擊,但這樣做,只能表明這個政府是多麼虛弱。它虛弱到以為只要操控著更多的警察、令法官失去了獨立詮釋法律的自主性、令法院一時就範、令更多反抗者收監,便可以為所欲為,便可以操控議會,便可以壓低反對聲音,便可以令施政更暢順。

要把更多抗命的年輕人送進監牢,實際上便是把法律轉向針對大部份香港人。大家認清事實,這個政府已經放棄向香港人負責。香港人要更堅定的追求政制改革,否則,香港的制度只會繼續爛下去,香港這個特區政府只會繼續腐敗下去。這個政府已經表明只會繼續仗着北京那個獨裁政權,做一個繼續不斷出賣香港的「賣港政府」。

黃之鋒他們說得好,「當在監獄𥚃面的年輕人都沒有放棄,那在監獄外的有甚麼理由要輕言放棄」。如果他們都不會因為身陷囹圄而放棄,所有其他人便沒有放棄的權利。

這個是考驗香港人意志的時刻。只要大家繼續視香港為家,便都是香港這個社會的持份者。不可以灰心,當權集團就是想大家灰心。更不能放棄,放棄便是令這個政府得逞。要繼續與這個不代表香港人的政府抗爭到底,要與這一個出賣香港的政府繼續周旋到底。

這對任何年歲及世代都有關,無論是什麼年歲,都不要辜負這一批對香港有承擔的年輕人。更不應讓這一批又一批對香港社會有承擔的年輕人所付出的代價變成徒然。我們要把自由的火把承傳下去。我們要盡快把悲情放開,要繼續謹守崗位,還要常存盼望。也要向全世界證明,「我們才是香港,我們代表了一個有希望的香港,是一個不輕言放棄的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