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劉兆佳身上看甚麼是大中華膠

2016/3/22 — 10:4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如果這個世上真正存在一種叫大中華膠的人物的話,劉兆佳肯定是當中經典。

早兩日,作為建制資深的社會理論建構者的劉兆佳又發功,指香港人對「一帶一路」未夠重視,香港人必須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發展,強化香港在國家發展中的角色,又指在愈趨緊張的國際格局中,香港尤其需要更好地擔負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

我記得當年在中大讀研究院時,曾經因一份系內刊物訪問出任中央政策組的他,問他關於其學者從政的抱負,他的答案大概如下:

廣告

//香港作為一個前殖民地,在中國的崛起之上可以產生不少尷尬和壞影響,故此他參與政事的抱負,就是要令到香港這顆沙石,不要在中國和平崛起的勢頭上產生任何壞影響,不要拖中國後腿//。

亦即是說,劉兆佳為了媚共而出賣香港利益早已成其個人核心價值。

廣告

彭定康離任前曾說過,香港的未來很可能是由本地的政治精英一手出賣的。這句說話今日觀之,真是令人悲痛地準確。從特首、高官、到學者,都是為求個人利益,唯中共的意志是命。中共說甚麼他們就幹甚麼,對香港人所過的生活根本亳不關心。

社會學家應該為時代把脈,提出救贖之道

猶記得讀書時拜讀其「大作」,發覺從資料搜集到推論過程之簡陋,用今日的標準觀之,根本是連大學畢業論文的程度都不能合格(一些重要分析的資料竟是來自叫本科學生回家問父母)。

即使不談概念之科學性,單就其理論的社會效應而言,那些低度整合社會、功利家庭主義、政治效能感低落等等概念提了出來,除了抽離地描述了現實十分灰暗外,從而令人覺得加倍灰暗外,劉兆佳從來沒有提出過改變這些局面的出路,更沒有改變這情況的任何實踐,令一整個時代都無法建立政治主體性。

社會學家的社會責任,從來是要對現實抱持 「問題意識」,一方面引導大眾看到社會問題,為時代把脈,另一方則更要提出現實的救贖之道,才真正無負社會學理論的學科旨趣。這是社會學的自我理解,即使初入門檻的本科生亦例必熟讀,銘記於心的自我追求。

可是,香港的這類參政學者,不但從沒有化身為成為與群眾連結的「有機知識份子」,協助大眾追求解放,更不惜用其學者身份及概念為權貴服務,一方面在社會上散怖失敗主義及灰暗情緒,另一方面對權貴搖尾獻媚。

作為一個修讀社會學的人,眼看前人這種價值顛倒,犬儒至極的學者從政方式,除了悲痛以外還可以怎樣?就是在憤而挺身,對抗這些本末倒置的無恥之徒,把社會學理論對現世的關懷真正發揮出來!

 

原刊於小麗民主教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