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半神到罪人 - 從黃之鋒隕落到香港政局轉變

2016/4/17 — 2:59

香港眾志成立記者會上,黃之鋒(左二)與其他成員。

香港眾志成立記者會上,黃之鋒(左二)與其他成員。

近日有留意網上風向的,大都在問:黃之鋒怎麼了?從宣布組黨「香港眾志」至今不過個多星期,各種批評嘲諷恥笑如潮水席捲網絡,從政黨的名字(不論中英文)、網站域名的申請,在公大做group project,甚至簡單一個留言,都成為「方丈」們的話柄,甚至比佔中期間的左派的攻擊更兇狠。

若時光倒流到兩年前,有人說黃之鋒今天會在網上成為「過街老鼠」,你能想像嗎?

從網絡紅人到《時代》封面

廣告

黃之鋒是香港政壇一個標誌性人物,某程度上是香港網絡製造出來,最具影響力的政治明星,也開啟了「年輕人」、「學生」參政大門。

大部份人第一次認識黃之鋒,應該來自youtube:當時14歲的黃之鋒接受訪問談「反國教」,因超出同齡的口才和應對獲激讚,令「學民思潮」正式進入公眾視野。

廣告

及後反國教集會,迫使政府擱置國民教育科,成為黃之鋒和學民的第一場大勝,他的舉手投足都是亮點,例如對梁振英雙手合十已經贏得滿堂掌聲;到佔中更將黃之鋒推到國際高度:成為《時代週刊》封面人物。

若不是太善忘,應記得佔中之所以「啟動」,緣於「雙學」發動的罷課,和由黃之鋒、周永康等牽頭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那時走上街頭的,與其說是佔中,不如說是「聲援學生」。

誇張講,佔中啟動初期,黃之鋒已經由「人」,上升到「半神」的高度(雖然也被岑敖暉和周永康的hehe情搶去不少風頭)。

是甚麼令他落得今天的境地?

方丈小器 齊來為佔中找數

其中一個最明顯的,就是為佔中「失敗」找數。不少學者和論點都指出,在佔領後參與者普遍充斥「失敗」情緒,直接反應是為運動功敗垂成尋找理由,而當時的領導者「雙學」就首當其衝成為問責對象。

由運動膠著時的策略,是否「升級」的估算,和政府談判時的表現等等,事後都被放大檢視,黃之鋒、周永康和戴耀庭等,均被貼上了「消耗民氣」、「策略錯誤」等罪名。

神話的破滅已啟動。

和理非過時 傘前傘後的分野

更為深入的是,「愛與和平」的佔中,正式宣告香港民主派過去三十年的「民主回歸」思路,「和平理性非暴力」手法壽終正寢。

特別是年輕一代,對傳統民主派的思路和抗爭手法,已經由支持,走向懷疑、抗拒乃至厭惡的地步。雨傘運動後多個新政團堀起,除了「覺醒」,更是顯示年輕人對「傘前」政團已絕望,故要另起爐灶。

雖然主打「年輕」,但黃之鋒和學民作為傘運大台,無可避免被劃入「傘前」一類;而當青年新政等「傘後」組織,開始擴大版圖時,黃之鋒和學民仍在為自己的參選資格打司法覆核,此消彼長和話語權的更替就悄悄上演。

本土興起 進退失據

但最致命的,是「本土派」不可思意的飛升,成了壓倒學民的最後一根稻草。

顯而易見的是,在新東補選中,黃之鋒和學民完全措手不及,一方面理解「和理非」市場正在萎縮,另一方面「勇武抗爭」路線又恐得失中產。

在兩害之間,學民竟作了最壞選擇:兩不相幫。說得好聽是「中立」,難聽就是「騎場」,結果兩面不是人。

到梁天琦在補選中豪取數萬票,「本土」思潮如海嘯襲來時,學民後悔已經太遲。當他們在「香港眾志」的成立大典上,提出「本土」、「十年公投」等主張時,就落入「投機」、「抽水」的下乘。

黃之鋒亦由改變帶領潮流的風雲人物,變成被風向牽著走的投機份子。

政壇年輕化急速 獨市「光環」消退

其實上述的「錯誤」可能並不致命,若果黃之鋒仍有「年輕」「學生」這些光環加身的話。

曾幾何時,批評黃之鋒是道德地雷,因為「他只是個中學生」、「他們很年輕」,即使他犯錯(人誰無過呢),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人總會長大,12年黃之鋒14歲驚艷全港;到18歲,已經「成長」為一個老練的政治人物,由中學生變成大專生,稚子無罪已經行不通了;而自傘運以降,新政團如雨後春筍,「年輕」政團比比皆是,梁天琦也同樣是大學生,本來的「年輕」「學生」政治人物的市場,已經由「獨市」變成百家爭嗚。

問題是,當大家都同樣是年輕的、學生的,誰又會單單因此同情他?更何況在「政治潔癖」下,原本的「學生組織」演化為「政黨」,一切同情都會消退,叢林般的撕咬和弱肉強食中,接連犯錯的黃之鋒已經沒有擋箭牌。

黃之鋒是傳統泛民的一面鏡

必須強調,筆者並非針對黃之鋒,他現在的遭遇,其實是傳統泛民的一面鏡,他在香港政局急速變化中的起落,恰恰也是香港「傳統泛民」面對的難題:「傘後」政壇年輕化、本土急速堀起、民主回歸的失敗。

他今天遇到的困境,也適用於在傘運前存在的泛民政團,從民主黨、公民黨,到原本被視為「激」的社民連、人民力量,都不能倖免。

並不是說黃之鋒和香港眾志就此完蛋,畢竟距離九月立法會選舉還有五個月,黃之鋒能否「翻身」未為可知,不過肯定的是,曾經的「半神」黃之鋒,已經走下神壇,成為政壇泥漿摔角中的一個凡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