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反送中到反中抗暴

2019/9/6 — 17:4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從 6 月 9 日 103 萬人遊行起計,612 金鐘抗暴,616 破天荒的 200 萬人大遊行,621 包圍警察總部,701 衝擊立法會,713 光復上水,714 沙田新城市廣場之圍,721 衝擊中聯辦與元朗警黑勾結無差別打人,805 全港三罷及警察多區暴力鎮壓,812 機場衝突,818 流水式集會,823 香港之路,824 觀塘遊行,825 荃葵青遊行,830 大搜捕,831 太子站內警察無差別打人,901 東涌之圍與鄧寇克大撤退,902 及 903 全港三罷及啟動中學生罷課,歷時已達 88 日,超過了 2014 年雨傘運動的時間跨度,至今未有跡象結束。沒有大台,沒有領袖,赤誠無畏,眾志成城。「香港人,加油」、「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黑警,還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深入人心,每晩十點,開窗吶喊,震撼香港,全球聲援。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香港人堅持「反送中、反警暴、反專制」的五大訴求,勇和一家,矢志不渝,不走樣,不變形,不動搖,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面對香港人的堅持,林鄭月娥及其主子習近平終於在 9 月 4 日,答應了其中一項訴求:特區政府將會在 10 月立法會復會後,動議「撤回」送中惡法草案,不再維持 6 月 15 日起一直堅持的「暫緩」立場。是否落實,猶有疑慮。至於其他四大訴求(撤回暴動定性、停止檢控及釋放被捕人士、公正獨立調查警察暴行、實現雙真普選),亦即「反警暴」及「反專制」這兩大訴求,仍被堅決拒絕。時至今日,8 條命、3 隻眼、超過 1100 人被捕、超過 110 人被檢控(其中數十人已被控可判囚十年的暴動罪)、無數人被傷害及被摧殘、無數人被起底及被騷擾、惶恐與仇恨不斷累積。對於這些深重的罪孽,林鄭月娥及其主子習近平仍然堅拒認錯,一味下令黨衛警察「嚴正執法」。黨媒甚至稱呼某些香港年輕人為「新生代漢奸」,猛批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和「顏色革命特徵」。究竟納粹中國想要達到甚麼樣的目標?香港人求五得一,是否勝利?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整體來說,我認為某些環節會變得更凶險,我特此呼籲大家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其實,林鄭月娥所公佈的四大策略,每一個都是藏有利刺的。

廣告

第一,撤回送中法案,一是一張期票,十一之後才有機會兌現,未來真假未卜,先擬即時降溫,避免習近平在中共建政 70 週年閱兵慶典當天丟臉;二是令「反送中」這個名詞難再被繼續使用,事關送中條例已被全面撤回,然後政府就會大肆宣傳整個運動已經「變了質」;三是解除外僑與外商對於「被送中」的顧慮,令他們誤以為香港人的抗爭已經完全成功、他們已經不受影響,進而警告外國政府不應再理會「反警暴」及「反專制」這兩個被標籤為「純屬香港內部事務」的議題,進而放棄制裁中國,或者延遲訂立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等一系列令中國高層擔驚受怕的法律與政策。

第二,在監警會內,加入兩個親政府的「自己人」余黎青萍及林定國,猶如把陳百祥與鍾鎮濤加進去一樣。由於全屬「自己人」,變相表明「我是流氓誰怕誰」。這種做法根本不是讓步,而是恫嚇。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解散警隊、法辦警察等強烈的民間訴求,均變得遙遙無期。

廣告

第三,高官落區對話,盱衡現實氣氛,根本就是以他們醜陋的嘴臉,在各區煽動「群眾鬥群眾」,警黑合作可能再次爆發,絕對無助於實現其餘四大訴求,其目標只不過是為了鼓動黑道、白道、藍絲、黃絲在各區爆發衝突,演成文鬥武鬥,務求「勇武」與「和理非」全面分化割蓆。

第四,召集專家學者研究香港經濟深層次問題,甚至攤派利益,務求令淺黃、中間、淺藍鼓掌讚賞,進而標榜安定、繁榮、穩定、發財,凌駕自由、人權、憲政、法治、民主、自治等核心價值,務求政治中間派、游離派、商界人士離棄抗爭者,達成沿著貧與富、勞與資等斷層線割蓆分化。

由此可見,林鄭月娥、港共集團及其主子習近平,旨在發動鬥爭,分化港人,其計狠毒,其心可誅。上述四大策略,根本是「以退為進」,擺出「你再鬧,我就動武」的架勢,嚇阻香港人不要再走上街頭,或者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畢竟,如要講到所謂「動武」或「武攻」或「武嚇」,不外乎以下三招。

一是加強黨、警、黑勾結密度,衣無編號,拒示證件,喬裝港警,喬裝抗爭者,策略上分工合作,甚至如同中國與全球化智庫副主任高志凱聲稱般,出動廣東警察志願隊,穿上港警制服,配上志願者臂章,跟港警結夥鎮壓示威者。但畢竟這些做法極可能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不會進一步嚇怕香港人。遭受拘捕毆打凌虐的義士,天天都有,人人心痛,所以香港人不會善罷甘休,因為一旦放棄,我們就是愧對他們的犧牲奉獻,愧對殉難自殺者的亡靈。

二是實施《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亦即「緊急法」,特首可以隨時隨意不經審判,把任何人終身收監、抄家滅產、禁足閉戶、禁戴口罩、斷網禁網。

三是出動解放軍鎮壓屠城。

無論是二或三,先不講屆時是一國兩制抑或是一國一制這個無聊的假議題,一旦實施,屆時外國政府、外資、外僑在香港的權益與安全,必定承受比推出送中條例草案時更即時、更嚴峻的毀滅性衝擊,更會惹起全球圍堵與制裁中國,外國政府將會發動外交攻勢與全方位制裁圍堵中國,中國盡喪主導權,如此一來,對中國政府百害而無一利。畢竟,共產黨從來不是真的重視面子、尊嚴、主權、領土、國家、民族、人民、主義。它所重視的是自身的生存、權力、利益。在目前情勢下,二或三將會把中國政權拖入完全失去主導權的絕望困境,所以我認為機會較低(雖然我們無法全面排除中共愚昧與邪惡合體的可能性)。

因此在目前局勢下,儘管中國擺出「你再鬧,我就動武」的架勢,但它的所謂「動武」或「武攻」,不過是在上述第一點的基礎上,增加烈度而已,剩下的其實已經在某程度上無牌可打,只剩「武嚇」,但香港人早就免疫了。

所以,我預料勇武行動還是會持續,大家會盡量做到不受傷、不被捕、更周詳、更精明、保密防諜、保全元氣、敵進我退、敵退我進、敵疲我打、敵亂我追,目標不是攻克一陣一地,而是旨在持續耗損警察與黨鐵的精力,迫出皮袍下的「小」來。至於和理非,我們會始終堅持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兄弟登山,互相扶持,同時增強抗爭手段的創意與烈度。越多和理非,勇武越安全;越多勇武,和理非越感激。衝衝子為我們擋刀,我們由衷感謝他們,矢志窮此一生,充分報答他們。

至於中國的「文攻」,大體上還是會沿用上述林鄭月娥所宣示的四大策略作為基礎,旨在「孤立一小撮,團結一大片」,達成統戰分化、逐個擊破的納粹中國獨裁天朝操控全人類終極目標,形勢相當凶險。面對「文攻」,香港人應該如何反制?我提議以下四大方針給大家參考:反中抗暴、勇和不分、聯外聯商、輸出革命。

一、反中抗暴

首先,從 9 月 4 日開始,我們要主動地把「反送中運動」正名為「反中抗暴運動」,亦即「反對警黑暴力、反對捕控義士、反對殖民專制」。不宜留戀,實宜轉進。正其名,極重要。這不是林鄭月娥所講的「變了質」,而是「從治標引向治本」。猶如拔壞牙後,更要杜牙根。猶如在撤銷四二六社論(雖然至今未有)後,更要追究屠城責任及結束一黨專政。我特此襲用 1967 年左派暴徒「反英抗暴」之名,轉化為「反中抗暴」,以期有助於彰顯香港人拒絕殖民,各界反殖人士應該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我們香港人就是要堅持反對中國殖民與專制獨裁,爭取香港民主普選及充分自治,甚至是在適當時候考慮以獨立保障民主,拒絕解放軍駐港,拒絕一套可以任由中國解釋扭曲的基本法,解散重構警隊,法辦違法警察,追緝黨、官、警、黑四股勢力不同層次的所有罪犯,釋放被捕義士,停控撤控特赦,在民主制度的基礎上,實現真正的轉型正義及與民復和。沒有民主普選和充分自治,沒有真正脫離效忠及隸屬於天朝大國的精神框架,未來新版送中條例、國安條例、國歌條例、大灣區溶合、提高每日中國移民名額、黨化洗腦教育、消滅香港語言文化,將會繼續撲殺香港人每個世代。因此,我們應該「反中抗暴」。

有人說我應該把「反中抗暴」四個字改為「反共抗暴」,我不同意。由始至終,這不只是共產黨的問題而已,而是 14 億中國人絕大部分支持共產黨代表中國天朝殖民與同化 700 萬香港人的嚴正問題。大家不宜繼續自欺欺人了。香港年輕人看得最透徹,所以我認為香港人這個族群不會被滅絕。可惜的是,歐美國家及主流輿論如今還是看不清楚,一直強調嚴格區分「中共」與「中國」(這是 1989 年天安門運動時代的舊思維框架,當時有效,如今無效),以至香港一眾中老年人也有同樣問題,但我相信很快會有徹底改變。

附帶一提,針對撤回送中條例,坊間有人繼續糾纏在「動議撤回」或「宣佈撤回」這種層次的爭論。我們這種爭論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撤回」本質上是一張期票,怎樣包裝(動議或宣佈)也是如此,始終要等到十月中旬才「有可能」獲得兌現,所以現在跟一個我們早已不信任的特首爭吵是沒有意義的。我們還是必須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句口號,直到真的撤回送中法案後,才會改為「四大訴求,缺一不可」。其餘口號,沿用不變。另外,如能在「光復香港」或「時代革命」之前或之後,加上「反中抗暴」四字,功德無量。

二、勇和不分

防範中國獨裁政權及港共黑惡勢力的挑撥、分化與利誘,至關重要。正如前述,現在是這場運動比較凶險的時刻,原因就在於抗分化。三個月來,勇武及和理非,各自努力,精誠團結,合作無間,值得慶幸。然而,今後形勢,比較複雜。

極溫和的和理非,可能再要求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旦成功,就會完全收貨,甚至叫大家不要再講「反中抗暴」或者「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以免「刺激」中國政府。這種說法類近親共派田北辰議員的立場。我不同意,理由已如上述,勉勵諸君深思。畢竟求同存異,我也不會跟他們割蓆。面對這股暗湧,我們應該通過持續精準適切的勇武行動,配合大力推動「反中抗暴」的精神解魅啟蒙來逐一克服。治標不治本,會徒勞無功。沒有真正的民主與自治,一切花拳繡腿都是枉然。
另有一些人宣傳「掟汽油彈、射丫叉、掟磚頭的人,全部都是鬼」這類論調。我不同意,因為這種說法嚴重乖離事實。此外,這種說法必定導致親痛仇快,欠缺冷靜與智慧。客觀事實不容否認,的確存在著真誠勇武抗爭的衝衝子,這些衝衝子聽後一定不滿;至於那些喬裝抗爭者而施暴的鬼,同樣確實存在,而他們聽後一定相當快慰,冷笑一聲,繼續潛伏。何苦?

另一方面,勇武人士也要防範真正的鬼,他們已在尖沙咀及銅鑼灣多次抗爭中突然發難,另有潛伏隱忍很久的一些鬼畜,所以勇武人士應該防範於未然,洞悉人心,翦除奸細,否則前線手足將會繼續遭受極大傷害。如何辨識、防範、清除而不影響大局,我相信這些智商較高的勇武抗爭者絕對有此實力,而不是我們這些和理非的人可以置喙的。他們必定有所作為,不作張揚,明辨甚麼是只說不做、甚麼是只做不說,尤為重要。和理非人士應該充分「理解、尊重、支持」他們。勇和一家,永不分化。

我認為勇武抗爭者有兩條「紅線」(但不是底線)值得注意:一是不要蓄意謀殺警察或他人(正當防衛除外),二是不要無差別地侵犯市民身體、自由及財產。換言之,針對物品或圖騰的毀損,均沒牴觸紅線。一旦碰觸紅線,就會響起警報,我呼籲屆時和理非的香港人「核爆也不割蓆」,但會預期香港及國際輿論極可能丕變。因此,我相信聰明的勇武人士今後會更有智慧掌握自己的行動。

另有一點需要指出:仇恨及報復思維,可以腐蝕人心。我深知擺脫仇恨及報復是不容易的,尤其是受傷者及受虐者本人、家人、友人。人性很脆弱,實難避免。喊出「黑警死全家」這類仇恨言論,本屬人之常情,我會充分理解,可幸沒有實行,因為大家深知:我們不要變成魔鬼。包括我在內,憤怒有時,仇恨有時,但千萬要不斷提醒自己:不要被仇恨掩蓋自己脆弱的心靈。正如身陷牢獄的梁天琦所寫:「不要被仇恨支配,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令不支持自己的人轉為支持自己」。如此大器,盼獲共鳴。緊記,我們的真正目標是反中抗暴,不是血海復仇。

三、聯外聯商

這也是時至今日,這場運動未來發展最詭譎難測、最令人深思的一點。特區政府聲稱將會完全撤回送中條例,導致一度存在的「送中」風險不再對外僑、外資、本地商界人士,構成即時和明顯的威脅,那麼外國政府對中國暴政的制裁及施壓,會否自此之後偃旗息鼓?「反警暴、反專制」這兩個香港人的重要訴求,會否變成純粹的香港內部事務,導致外國政府及香港商界沒有多大興趣去關心?另外,對於香港前線抗爭者的武力行動,會否被他們視為「暴力」而不再支持?

我認為外國政府的答案都是:不會。大家不妨去看看 9 月 4 日以後的外媒報導,答案就會逐漸浮現。舉個簡單例子,根據美國霍士新聞報導,美國加州大學帕克萊分校法學院教授柳約翰(John Woo)認為現在正是揭穿習近平殘暴獨裁專政真面目的最佳時機,既要高調向中國施壓,也應接收香港精英及吸納港資,壯大亞洲盟友。換言之,經過三個月來形勢的發展,美國已經形成實質的輿論壓力,甚至是美國總統、行政部門、跨黨派國會議員早已有充分共識:不要只看「反送中」及美國人在香港「被送中」的實際政治風險,也要全面考慮:香港的一制與中國大陸的一制是否已經變成同質同構?香港警察是否真的與中國公安、武警、軍人合力鎮壓香港抗爭者?香港警察的思維、訓練、文化、任務、使命、表彰(例如邀請某些警察參加十一天安門閱兵),是否跟中國公安、武警、軍人者雷同?

需知道香港人從來沒有真正全面的民主普選制度,而且從今年 2 月開始,也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撤回條例前沒有,撤回條例後仍然沒有。美國政府是否應該充分掌握住這一點,進一步施壓及制裁納粹中國,同時確保香港充分自治,避免香港跟中國大陸融合為一,並且考慮適度地接收香港人及其資金,全面擴大圍堵中國及持續新冷戰的籌碼?可幸的是,現在是 2019 年川普當政,不再是 2014 年歐巴馬執政,熊貓不再被擁抱,吊燈裡的巨蟒即將被生擒。香港反中抗暴保衛戰,已經變成全球文明國家反對中國天朝霸權及守護自由文明的組成部分,不因香港人的五大訴求是否實現而有所動搖,也不因中國文攻武鬥嘴砲連天而有所妥協。香港牌,成為歐美日諸國(川普、梅克爾、安倍晉三)領袖會見習近平時的重要談論議題。風行草偃,政府定調,企業跟進,即使是沒有中資背景的香港本地商家也會響應。

要延續外國政府及商界人士這一種高度關注態度,我認為最關鍵的一點就是:香港人會不會繼續抗爭下去?如果繼續抗爭,這就等於持續送柴火給外國去燒那隻肥豬,外國制裁中國的板斧才會出爐。如果放棄或者削弱抗爭,亦即我們香港人捲旗收檔,外國政府唯有說句愛莫能助。這也正是納粹中國與港共政權為何迫切需要「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根本原因,因為放眼今天,唯有香港人停止抗爭,中國才有活路,否則中國危矣。香港人走出來抗爭,無論閣下是和理非抑或勇武,在納粹中國眼中,都會成為美國及五眼聯盟的外交籌碼。畢竟,別國視我們為籌碼又如何?香港人要取得勝利才是最重要。既然如此,「我要攬炒」的呼聲只會越來越激烈,因為大家知道「玉石俱焚」的結果,就只不過是「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而已,受損最大的只不過是中國,香港將會鳳凰涅槃,浴火重生。況且,香港跟列強利益盤根錯節,許多香港內部事務本身一直就是國際大事,不是中國政府講句「香港自古以來屬於中國」或者「香港內部事務就是中國內政」就足以搪塞全球文明國家悠悠之口。

有了這個基礎,精準出擊的「公民外交」行動將會水到渠成。9 月 8 日,香港人擬在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門外集會,要求美國國會速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並且作出必要的更新與修改,例如涵蓋「送中」以外的其他惡行,亦即引伸至制裁參與黨暴、官暴,警暴、黑暴等破壞香港「充分自治」的所有香港人及中國人,以及其家人,令他們無法入境美國及取得任何簽證,令他們在美的資產被凍結及充公。此外,德不孤必有鄰,定居美國並已取得美國國籍的香港人,已經仗義直言,不辭勞苦,向所屬選區的美國國會議員寫信、約見、呼籲、施壓,務求上述法案盡快獲得通過。眾志成城,救助香港。數週後,美國國會復會,將露曙光。如果成功,將會令香港官員、香港警察、中國官員震怒過後,連年擔驚受怕。

同理,只要美國取得如此重大立法突破,亦即香港微縮版《馬格尼茨基人權法》順利誕生,這樣對於推動新疆、西藏等地的人權事業,即生開創先例的關鍵作用。下一步更可順著風行草偃之勢,呼籲英國、澳洲、新西蘭、加拿大、歐盟、日本、台灣等地,推動類似立法,全球圍堵中國,維護香港人的特殊地位。至於另一條戰線,應該放在美國《香港政策法》存廢這項重要議題,亦即呼籲美國政府要把「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及其他特殊地位」之存廢,繼續放在美國與中國博弈的重要議題,同時呼籲美國充分照顧反中抗暴的大多數香港人的正當權益。

同時,香港人也應面對外國政府及外國媒體,呼籲大家重新理解何謂「暴力」及「公民抗命」。香港人必須告訴全世界:時至今日,香港抗爭者在整場反中抗暴運動當中,只有中低度武力,沒有暴力。「暴力」是指蓄意謀殺警察或他人,以及無差別地侵犯市民身體、自由及財產。法國巴黎黃背心示威者出現後者的暴力事實,香港抗爭者沒有;美國或新西蘭的連環槍擊案出現前者的暴力事實,香港抗爭者也沒有。三個月以來,香港抗爭者從來沒有從事任何真正的暴力行為。針對物品或圖騰的毀損,只是低度武力,不是暴力。即使是掟燒不到人的燃燒物、掟磚頭、射丫叉、回掟催淚彈給警察,或者架設路障燒起熊熊烈火,也只不過是中低度武力,不是暴力。甚麼才是暴力?721 元朗黑幫無差別毆打及棍打港鐵車廂內市民,就是暴力;831 太子站速龍小隊無差別棍打港鐵車廂內市民,就是暴力;這個獨裁專制殖民制度持續存在本身,就是暴力。香港人是在努力抗暴,文武兼濟。我們要抗擊的是比我們力量大千萬倍的暴政,所以我們的武力程度已經相當克制,而且一直拒絕使用真正的暴力。美國人難道會說前總統華盛頓很暴力嗎?不會的。香港人難道會說衝衝子很暴力嗎?同樣是不會的。

四、輸出革命

中國政府怕香港人示威嗎?只要香港人僅在香港示威,中國政府繼續封鎖中國大陸消息和製造假消息,不怕。

中國政府怕歐美制裁嗎?只要中國政府封鎖中國大陸消息和繼續製造假消息,吹煽民族主義巨嬰情緒,怕但不會太怕。等到經濟崩潰的時候,再說吧。

中國政府怕中國各地公民效法香港人,到處講「光復我城,時代革命」嗎?哈哈,怕死了。怕,就大維穩,越維越怕。

香港人三個月來的抗爭,言傳身教,做好榜樣,輸出「光復我城」與「時代革命」的思潮,自然而然。猶如把茶包放在熱水中,茶就會自然而然地滲透出來。很多中國人看到胡錫進的身影,看到央視的報導,都希望了解事實真相,或者至少開始發問與思考:為甚麼香港會突然出現前所未有這麼多「暴徒」?為甚麼香港人「鬧」了這麼久,香港警察和中共解放軍都沒有鎮壓清場,而偏偏卻對我們各地中國大陸人速戰速決和格殺不留?香港人能,我們為甚麼不能?因為我們比較卑賤,抑或因為我們比較懦弱?

更重要的是,為甚麼面對「近乎恐怖主義」和「顏色革命苗頭」的「暴徒」,香港特首竟然會突然妥協呢?而且她還說這樣是得到中央政府的「理解、尊重、支持」?這個黨,還能撐得下去嗎?大概還記得,5 月 14 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指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全國公安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當時嚴正地表示:送中條例「既有法律依據,又有現實迫切需要」。既然得到習帝認證,需要這麼現實,需要這麼迫切,但卻突然撤回,習帝能否自圓其說?5 月 16 日,王志民又說「條例是大國博弈,真正對手是西方反華勢力」。如今竟在西方反華勢力、顏色革命苗頭面前,轟然投降。經王志民提醒,原來是習帝一直代表中國在跟美國博弈,現在竟然未戰先降,究竟是誰在通番賣國?
把民族主義巨嬰情緒推展到盡頭,一切謊言和夢幻就會轟然粉碎,頂多說句「英語是中文的一種方言」之類的笑話,就會走到生命的盡頭。是否重生,如何重生,畢竟這是所有中國公民自己的事務,香港人能夠幫助的畢竟極度有限。究竟要「光復我城,時代革命」,抑或繼續吶喊「出兵鎮壓,血洗香港」,這是中國人要自己回答的問題。這是最壞的時代,卻有著最好的時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