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台灣「白色恐怖」的過去到香港「紅線疑懼」的現在

2018/11/30 — 15:13

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作者提供圖片)

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作者提供圖片)

臺灣的「國家人權博物館」轄下有兩個園區:「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和「白色恐怖綠島紀念園區」,筆者早兩天回港前參訪了位於新北市新店區的「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顧名思義,這裡是當年國民黨威權統治下,白色恐怖期間的臺灣警備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原址,正是禁錮、審判和傷痛記憶的歷史現場。筆者按圖索驥的在展覽區走過一遍,從場地展示的實景、物品和照片深深感受到臺灣那一段「白色恐怖」的悲慘過去,因而聯想到香港正處於「紅線疑懼」令人不安的現在……

臺灣的「白色恐怖」時期始於 1949 年 5 月警備司令部發佈《臺灣省戒嚴令》,直至 1992 年 5 月通過〈刑法 100 條〉修正條文,才正式終結,前後達四十三年。須知國民政府在大陸潰敗後上下官員都是驚弓之鳥,恐共防共的法令和措施層出不窮,造成許多嚴重侵犯人權的冤、假、錯案,臺灣人民生活在「白色恐怖」中。可是,在如此高壓的政治箝制下,依然發生臺大及師範學院的「四六事件」(1949)、《自由中國》案件(1960)、「美麗島事件」(1979)、「野百合學運」(1990)和「獨台會事件」(1991)等等多起重大政治事件。(註) 

中共當前的獨裁王朝與臺灣當年的威權政府本質上相比其實並無兩樣,反而可說是更為跋扈囂張。後者以「反共和鞏固政權」為由,鎮壓異見分子,在動員戡亂時期有其背景因素 ; 前者以「防止國家分裂、維持社會繁榮穩定」等「冠冕堂皇」藉口,炒作「港獨」問題,向香港特區政府施壓,劃下所謂「紅線」的政治底線,在社會上造成對「紅線」有所疑慮和恐懼的氛圍。因此,外國記者會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作午餐會演講被視為觸動了「紅線」,香港眾志的周庭,以及小麗民主教室的劉小麗先後參選立法會補選,同樣因為認同「民主自決」主張被認為逾越了「紅線」而被 DQ。中共黨官和特區政府高官都是厚顏無恥的一丘之貉,「紅線」愈劃愈多,圈劃範圍不斷擴闊,並且向下移動,擠壓著言論空間,禁止「港獨」被扭曲為反對「講獨」,「港獨」被引申為等同「本土意識」和「民主自決」,「紅線」竟然變成了違反言論自由原則的「政治禁區」,何其荒謬! 

廣告

五十年代的國民政府以嚴刑峻法鎮壓臺灣人民,透過逮捕、偵訊、起訴、審判、監禁以至處決的「一條龍式」流程,在警備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的不同建築群內處理。相對起來,廿一世紀的泱泱中共極權大國似乎顯得「文明、進步、守法」,高舉法制法治的大旗,「以法治國」的政治口號嚷得震天價響,可是,落在民間地上卻原來就是「以法(整)治國(民)」的現實行動版! 香港特區政府銳意仿效宗主國的政治手腕,在「一國兩制」的虛招掩映下,以及得到建制人士的簇擁,成功掌握著法律條文的解釋權和行政規程的話語權,放下一切顧忌而行事已跡近為所欲為了。「紅線疑懼」在香港社會早已產生寒蟬效應,令一般民眾疑慮困擾,噤聲閉口,變得冷漠消極,甚或惶恐起來,胡思亂想,對有否踩踏上「紅線」更顯得憂心忡忡。

筆者早前寫過〈從身陷牢獄到踏上獨立自主之路〉一文,提及香港本土化/本色化的「獨立自主」發展,惹來一位教會長者善意好言相勸,表示「獨立」一詞模稜兩可,建議少用為佳。筆者擔心的是:香港人在這種「紅線疑懼」的政治壓力下,愈來愈「自律」和「慎言」,日後恐怕筆者講及「獨立自主」一詞,說的原本只不過是「獨立人格和自主精神」,也許會被別有用心的人扣戴上宣傳「港獨」的大帽子! 「政治紅線」可怕,在社會上已醞釀成的「紅線疑懼」氣氛更可怕!

廣告

筆者敢問:獨立人格和自主精神的香港人,您怕嗎?

 

(註:參閱臺灣「國家人權博物館」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