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命運自主到命運自決

2016/9/29 — 12:06

佔領期間,政府總部旁的講台被稱為「命運自主台」。(圖片來源:學聯 facebook / Felix)

佔領期間,政府總部旁的講台被稱為「命運自主台」。(圖片來源:學聯 facebook / Felix)

命運是什麼?認,就是命;不認,可以是運。

命運自主,「主」 什麼?主導、主動、主力、主人…… , 無論 「主」 的是什麼,都蘊含了協商空間、多元肚量和兼收並蓄的心態。

而命運自決,「決」什麼?決定、決意、決斷、決絕……, 無論 「決」的是什麼,都有一種厭倦等待、放棄協商而訴諸行動的心態,哪怕是破釜沉舟。

廣告

傘運兩年,無論是本土派崛起、還是立法會選舉自決派成為空降成功的新星,非建制派可以找到共同語言的空間,就是命運自決。

命運自主已經讓中共寢食難安;命運自決,猶如向中共宣示,要與其所有關係一刀兩斷:我不要你的羽翼、你也不要旨意從我身上有任何得著。

廣告

自決派的光譜,可以從自主一直拓展到獨立。打壓越多,厭倦協商的人越多、向激進一端位移的人也越多。比如說,試圖阻止港獨議題的討論入校,只會激發更多的中學生對這個議題的好奇。打壓越多,青春對自由的嚮往和渴望,會激發更多「決絕」行動的激情。

對中共而言,「命運自決」 比 「命運自主」 對其 「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八字方針更具威脅。而傘後兩年,走出自我懷疑、自我否定的黑暗隧道後,港人看見坐言起行的希望。

「守護香港拒絕沉淪」,是佔領運動中一幅令人動容標語。從解散學民到成立香港眾志;從關注土地正義到挑戰「官商鄉黑」;從小麗民主教室到晉身立法會;從和平佔中到雷動計劃;從佔領時揾食醫肚到撐小店美食地圖;從金鐘自修室到維修香港;從免費飯盒到廚師聯盟等等「命運自主」的行動中,成為紮根社區、坐言起行的自決樣辦。

甚至是大專學聯的退聯潮、反水貨 + 城邦論演變成「勇武抗爭」的熱普城,都為命運自決開啟了更廣闊的思考與行動空間。

港人的命運,究竟可以怎樣自決,還有漫漫長路要走。在我們能夠做出正確的決斷之前,需要力求自主。包容、多元、協商,才能成就主導、才能成為命運的主人。

不能自主,何來自決?

是時候修復傘運帶來的社會撕裂,尋找命運自主的共同訴求、達成命運自決的行動方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