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唾棄一個政權說到鄙夷這個政權下的人民……

2015/8/19 — 13:56

 唾棄一個極權政府是否必須同時鄙夷那個政權下被壓迫的人民呢? 年邁守舊的筆者覺得兩者並無直接關係,必須分開面對和處理。 ( 圖片來源:travelcoffeebook.com )

唾棄一個極權政府是否必須同時鄙夷那個政權下被壓迫的人民呢? 年邁守舊的筆者覺得兩者並無直接關係,必須分開面對和處理。 ( 圖片來源:travelcoffeebook.com )

唾棄一個極權政府是否必須同時鄙夷那個政權下被壓迫的人民呢? 年邁守舊的筆者覺得兩者並無直接關係,必須分開面對和處理。 可是,時下講求以「政治正確」為前提,尤其「極端本土主義者」主張與內地極權政府割裂之餘,也往往對這個政權治下的人民保持無關痛癢、不聞不問,甚或敵視的態度,把兩者作為必然的合理關連。筆者對此不盡苟同,早前撰文為天津大爆炸的死難者和災民表示哀痛,相信已被判定為「政治不正確」了。

筆者對共產黨執政的中國政府深惡痛绝,認為這個腐朽爛透的執政黨早已斷绝了自我更新和自我完善的生機,淪為一個擁權謀財的專政统治機器。 究其實,共產黨思想本質仇深恨重,鬥爭意識暴烈,起始於草莽賤民式的動亂,在政局紛爭數十年間伺機發展而得勢奪權,結合中國歷代王朝的封建思想和專制手段,如今倡導的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說穿了就是「社會主義封建化和專制化」,建立由一黨掌控而財大氣粗的「中華紅色帝國」。

這個紅色帝國的權貴是一群黨閥和依附的大官小吏,纠合聚眾弄權歛財,只為延續江山王朝千秋萬代。 在黨國不分的政治現實下,「法制」是籠罩人民的地網天羅;「國安」是禁鎖人民的手銬足鐐:「發展」是卡在人民頭上發財的壓榨手法; 「維穩」也就是箝制人民安安份份討生活的唯一國策。政權安穩與人民的福址實在早已徹底分割開來。

廣告

面對當權政府不仁,筆者口誅過;黨官殘民,筆伐過;為六四亡靈,追悼過;撐维權律師,請願過;挺異見人士,抗議過。這一切都只不過是為那些被極權政府逼廹的人民發聲奔走。 筆者不敢說甚麼「悲天憫人」的大道理,也不會說甚麼「物傷其類」或「血濃於水」之類的話,無意矯情,不想濫觴。 事實上,筆者心底深處的家國情懷己幾耗盡,感覺也愈來愈麻木疏離,只是要表達最起碼、最基本一個「人」對其他「人」的一點關懷和感情。

有人說「怎樣的人民便有怎樣的政府」(所謂「有斯民然後有斯政」),暗指馴服屈從的人民間接或直接造就了專橫獨裁的政府,也就是人民自己的選擇,以至是自作的「共孽」或宿命的「天譴」。  筆者未曾在極權政府下生活過,不曉得這句話的「風涼」和「幸災」背後有甚麼悲慘多少辛酸,只覺得無法理解,以及不能評斷在強權下苟生求活的屈辱創痛,也就只可以以一個「人」的情感表示尊重、體恤和同情。

廣告

其實,生為一個「人」,一個有良知的現代「文明人」,對別人,尤其是「鄰舍的人」,遭遇到不幸事故,應該有憐恤的心。 再者,筆者已無意計較甚麼「大中華膠」、「左膠」、「本土膠」之類的定位爭議,以至如何與那些「藍絲帶」教會朋友相處和爭抝,只想從他們的一言一行看看是否真的配得上被稱為一個「人」而已,相信這是最卑微的期盼。

傘下露宿過的筆者對「中華紅色帝國」已無妥協餘地,可是,對於飽受天災人禍蹂躏的帝國人民,還是以一個「人」的心態看待,該說的說,應做的做,只求心無愧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