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外媒的反應ㅤ看抗爭如何走下去

2019/8/18 — 20:55

過去數小時,仍在辦公室裡埋首應付外媒訪問,現在於地鐵車廂裡前往維園,終可抽點時間寫下數段文字,在遊行前記下對於未來抗爭的觀察與想法。

一、國際社會對港抗爭的關注程度,自六月中旬以來持續增加,尤其本身擁有駐港特派員甚至是把亞洲分布設於香港的傳媒機構,不少抱持對香港人的理解、同情,以及對於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重視與肯定。

二、即使機場事件引來不少媒體批評,個別西方國家記者偶爾仍會抱有葉國謙級數的觀點,但少數量遠道而來、甚至首次到訪香港的記者,還是離不開採用西方國家處理大型群眾示威的觀點,來質疑為何示威一方未有派代表對話談判,又或者為何不在五大訴求以外妥協,揚言政治是妥協的藝術。

廣告

三、面對各資深傳媒記者提出獨到的觀點,我只能多作解說,強調即使對話談判的政府代表,亦非中央政府,根本不能自主地作任何決定。香港一則並非民主社會,沒有體制內自我調節與平衡各方聲音的可能,「見好就收」根本是離地萬丈的幻想;二則不少國際評論員亦忽略到,對比起眾多世界各地的大型抗爭,唯獨是香港抗爭者的對口單位是地方政府,根本沒有撤回條例,或是給出任何讓步空間的決定權,根本真正掌權決定和一錘定音的只是北京官員,就算與港府對話交流如何坦誠,說不定他們心裏萌生的念頭只是「我根本話唔到事,其實你同我傾都冇用」。

✽ㅤ✽ㅤ✽

廣告

四、讓我始料不及的是,正當港人並不非常認真看待解放軍及武警與邊境集結,甚至在網絡戲言「老解幾時嚟」,外媒自上週起則因此對港急劇增加關注,報導篇幅肯定比過去數星期躍升了至少一倍有多;而細看各國元首、政府機關及國會議員,在海量聲明當中所使用的措辭,亦反映危機存在,至少在國際社會已響起港人不太留意的警號 — 正如西方記者朋友凝重地詢問軍隊會否被派往香港鎮壓示威,擔心天安門屠城於香港重演,甚至問我「今天示威會有軍隊出現嗎?」

五、也許會被本地人視為杞人憂天和不著邊際地,最準確的說法是 out of 本地 context,但至少這已成國際社會至為關注的問題,如何把握國際對此情勢的憂慮轉危為機,仍是抗爭一方在國際場域值得發揮的位置。這也說明了,為何五時花六時變兼視貿易談判為唯一議程的美國總統,不久之前仍在質疑香港示威者是暴徒,結果在中國軍隊於邊境集結時,亦立即轉換另一套說辭,高調表態促請習帝要以人道方式解決問題。

六、簡單來說,政府強硬到底,對香港人及整個國際金融中心製造白色恐怖,繼續鞏固警黑力量和進退失據的建制力量也是意料之內,但對我方而言,如何巧妙、準確而精準地透過外媒視角所展現的抗爭面貌,在香港抗爭升級至國際外交危機時爭取更多籌碼,乃是在現行困局,港人每周抗爭與黑警的持久戰下,必須謹慎部署的事宜,這也是我陸續安排九月外訪的原因。

七、在守住國際輿論的海量訪問當中,有時我都覺得講「大衛與哥利亞」講到口臭,但當外國政客和記者紛紛好奇,為何我們的抗爭可以延續至第十一個星期,又不則不由衷的佩服同行眾多手足的堅持與韌力,即使這種敘事修辭還是有點私下覺得矯情,但除了是小孩對巨人外,其實更深一層意義是,眾多無權勢的個體與威權體制之別,在抗爭持續至今,已非藍黃之別,而是善惡之別。

可以預料的是,今天下午的示威,會是 6 月 9 日和 16 日以後,人數最多的一次。對和理非而言,以人數繼續重挫北京和港府管治威信;對勇武者亦然,在橫行霸道的威權政體下,在軍隊集結於深圳河以北邊境之下,香港人也許憂慮,但從不畏懼。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