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大媽到中港融合

2015/7/28 — 0:00

【文:心術筆正】

最近「大媽舞」引起城中市民熱烈討論,這種新興潮流似乎勢不可擋,不少公園都能看見大媽們播放著強勁節奏的歌曲,跳著「健康舞」。這些「大媽舞」究竟是不是能令人健康有待考證,但早前有人撰文以「極左政治」[1]的角度來批評本土派市民在旺角向大媽們示威,這一點,我認為應作進一步的澄清。

本土派市民到旺角向大媽們示威,發生衝突,過程中的手段當然值得檢討和反思;但事件的引發點無疑是大媽們的「廣場舞文化」與香港的主流文化起衝突。如果說大媽們的「廣場舞」是由內地引入,一點也不過份。「廣場舞」在內地已流行一時,三五成群的大媽們都會聚集於空曠的地方 ( 大多數是廣場 ) 跳舞,播放著高分貝且節奏甚重的音樂,這種情況在內地已司空見慣,因此可成內地「文化」的其中一種,內地居民儘管時有投訴,但已習慣多時。反觀香港,這種「廣場舞」近年流行,以往早上公園都是以長者「耍太極」為主,或是主婦們打羽毛球,「廣場舞」不是主流活動之一,這種由內地引入的活動,再加上當前中港政治敏感的時刻,火上加油,自然與不少本地人起文化及身份認同的衝突。

廣告

可是,儘管面對文化衝突,但有人認為我們不應帶有有色眼鏡,認為不少大媽都是從內地來的新移民便不以尊重包容的心態對待別人的文化。外來的文化,作為本地人當然要尊重;但尊重為雙向的,我們尊重別人的文化,別人亦要尊重我們。「廣場舞」的「精髓」在於節奏強勁的音樂,且分貝要高,否則不能「過癮」。香港地少人多,屋與屋互相擁擠,公園與住宅一步之遙,有不少居民投訴廣場舞擾人清夢;此外,早前蘋果日報更報道廣場上的大媽們有利益收受之嫌,可能觸犯法律。

因為香港地緣的獨特性,使之為多元文化的交匯之處。香港曾作為英國的殖民地,其金融體系、價值觀以至生活方式都受西方社會的影響;但同時香港亦具有華人社會所有的文化和節日,中西文化,結集當前,一直和平共處。中港融合,本來為文化交流之事,猶如西方文化融入本地文化,彼此互相尊重,不會因為西方文化的入侵而消滅香港的在地文化,因此沒有好壞之分。

廣告

可是,回歸十八年,政府施政不能夠急市民所急,忽略本地文化,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等等與內地接軌的大型基建工程,加上梁特不時北上與內地官員內交,普教中政策,中港融合似乎為回歸後的歷史所趨。

大媽舞,只不過是中港融合在生活上的前戲,香港人當前要好好梳理自身的歷史過去,思考往後的路何去何向了。

 

 

作者簡介:嶺南大學社會科學院二年級學生,副修英文,愛上閱讀、哲學、音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