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小孩起消滅正體字

2016/2/10 — 21:37

作者圖片

作者圖片

參加幼稚園的家長簡介會,學校的環境設施、教學理念,看著聽著,甚是滿意。唯一令我感到渾身不自在的,是課室壁報板的簡體字。

「我們只教簡體中文。」外籍校長說道。

「那麼小孩長大後,會有任何課堂教他們認識正體字嗎?」我問。

廣告

「不會。」校長答。

「一點也不會?」

廣告

「不會。」

校長引述決策者說,是基於簡體字在當今世界使用的普遍程度,作這個決定。

我心裡當然有見解,但那不是適當場合抒發已見。今時今日地球上用正體字的人口(港澳台+移居海外的上一代),算到盡,大概不會多過5千萬(已是很樂觀的數字),跟13億相比,不足4%。孩子不學正體字,對很多家長來說,真的沒甚麼大不了。

這些人,當然包括那位外籍校長,大抵不太清楚簡體字的歷史與政治緣由。當權者一聲令下「掃盲」,把幾千年來博大精深的中文字體結構徹底「去中國化」(執行者中很多根本不是語文專家)。雖說部分簡體字是「草書楷化」(根據網上資料轉述),但絕大部分卻是把《六書》的漢字形體結構,摧毀得體無完膚。

這是對一種文化的消滅,像中共要壓制、矮化、甚至消滅廣東話,異曲同工。在此談談粵語在廣西的故事。

「六十後」的體操王子李寧是廣西人,懂說懂聽廣東話。上世紀初不少廣東人到廣西經商,部分人落地生根,粵語在廣西廣泛流傳。直至九十年代,當地政府逐步禁止在公共交通工具用粵語播報,傳媒亦不能用粵語廣播,新一代廣西人自然不懂說,甚至覺得「說廣東話是老土、說普通話才是型。」由此可見,當權者要消滅地道文化,易如反掌;假如再有民間廣泛配合,便事半功倍。

正體字,會否有天遭遇同一命運?

今天教育局跟你說,「沒計劃在中小學規範學簡體字,別作無謂猜測」。無謂猜測?當年質疑官府是否意圖逐步擴大「普教中」的人,不知曾否收到同樣的四隻字。那時「普教中」是一個選擇,今天彷彿成了趨勢,致令一些外行人敢大言不慚道「普通話教學提升寫作能力」之類的廢話。誰能預計10年、15年、20年後,「棄正學簡」不會成為另一個大潮流?當這些在校園裡只曾學習簡體字的香港小孩長大成人,他們會否覺得,沒甚麼大問題,沒甚麼好反對,反正「全世界都用簡體字了」。這不是正中當權者的下懷麼?

行將卸任的馬英九,雖曾提倡「識正書簡」而遭台灣人鬧爆,卻一直認為無必要在台灣旅遊景點加插簡體字說明。他說常用的中文字不過8千多,簡體字約有2千多,大部分只是改邊旁,整體字體結構改變的只有不足500字,「從沒聽過有大陸人看不懂正體字」。前幾年學識淵博的民建聯元老葉國謙在報章撰文,批評香港的多元文化容不下簡體字,是愚昧無知,還(自以為)擲地有聲說,「簡體字跟政治完全無關」;有書唔讀,維基百科又唔識查,就是這種閹人。

只可惜生命是必須妥協。假如這間學校能讓我的孩子健康成長,愉快學習,我是否仍要糾結於老師們只會教簡體字?

然而當有朝一日,我們的文化被消滅殆盡,撫心自問,自己是否成了幫兇之一?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