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巴爾幹貪腐看香港逆向建設

2015/11/28 — 11:29

馬其頓廣場

馬其頓廣場

 

從巴爾幹半島遊歷回來,跑了九個國家,最後一站是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誰知回港後一天,布加勒斯特一家夜總會發生大火,400名參加演唱會的年輕人中有48人燒死,200多人受傷,情景恍如半年前的台灣遊樂場大火,聞者心酸。但羅馬尼亞政治局勢不比台灣,人民對當權者貪污腐敗的怒火積累已久,一場意外便爆發出來,三萬人跑到首都市中心廣場集會,拿著「貪汚殺人」的標語,要求政府問責。早已貪污官司纏身的總理宣佈辭職,涉嫌受賄簽發夜總會許可證的市長被捕,但示威集會仍然持續,人民對建制徹底失望,總統宣佈委任臨時總理進行改革,換政府容易換建制卻十分艱難,羅馬尼亞人曾經一次又一次失望。

羅馬尼亞

廣告

布加勒斯特市有兩個景點特別觸目,其一是堪稱全球最大的民用建築「人民宮」,共有1100個房間,共產黨獨裁者壽西斯古在他統治羅馬尼亞最後六年,把每年國民收入約四成挪用作建築費,動用700個建築師,決意建成比地球上任何一棟建築物還偉大的大樓。但歷史愛跟獨裁者開玩笑,就在人民宮即將完工之際壽西斯古被推翻,全家在1989年聖誕日被處決。城市另一景點是革命廣場,廣場中竪立了25米高的紀念碑,碑柱穿上了象徵一滴鮮血的大鐵環,見證1989年血腥革命的歷史,也是壽西斯古最後一次站在共黨總部大樓露台上向民眾訓話的地方。

羅馬尼亞人從1989年起,用了26年時間還未能清洗共產黨統治遺留下來的貪腐。因為壽西斯古倒台以後,舊共產黨人改頭換面繼續掌權,即使2007年加入歐盟後被迫提高民主選舉的透明度,貪腐傳統依然根深蒂固。今天憤怒走上街頭的羅馬尼亞青年,正是繼續上一代「未完成的革命」,廣場上最矚目的標語是「1989年我們為自由而戰,今天我們為公義而戰」。

廣告

阿爾巴尼亞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毛澤東推行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時期,中國被國際社會孤立,但共產黨宣傳機器吹噓形勢大好,繼續播放來自「兄弟國家」的外國電影,宣稱「我們的朋友遍天下」。民眾看在眼裏,編成一句順口溜:「我們的朋友遍天下,都在阿爾巴尼亞」。

由此可見,阿爾巴尼亞獨裁者霍查,在毛澤東時代曾經是中共在西方最堅定的盟友。霍查比壽西斯古幸運,他在鐵腕統治國家40年後於1985年病逝,避開了5年後共產黨倒台時接受人民審判。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那市有一家國家歷史博物館,位處一棟三層樓高的典型蘇俄式建築,其中半層陳列了共產時期人民經歷的苦難,從宗教迫害、個人崇拜、黨內鬥爭、政治清洗、受害者遺物到政治犯囚室模型一應俱全,是難得的歷史教材。

阿爾巴尼亞人口只有3百萬,不及羅馬尼亞的六份之一,但兩國有共通點,就是共產黨時期遺下的貪腐仍然肆虐,還被「透明國際」列為全歐洲貪污最盛的國家。

馬其頓

中國在巴爾幹半島的影子絕非過去式,很多地方可以見到新建的孔子學院。到了從前南斯拉夫分裂出來的小國馬其頓,從寬敞的高速公路駛進人口只有50萬的首都史高比耶市,你會驚覺北京政府大灑金錢的威力。

史高比耶在歴史上薄有名氣,曾被羅馬帝國用作軍事基地,到了1993年馬其頓立國後變身一國之都。市中心有一條名符其實的「發達河」,河上現今建有新大橋,大橋兩岸都是大廣場, 橋樑和四週共竪立40尊雕像,幾乎包羅了巴爾幹歴史上最著名的人物。最高的阿歷山大帝策馬雕像放在22米高的大理石底座上,河岸兩旁新建20座博物館和政府大樓 - 巴羅克、新古典甚至拉斯維加斯式建築風格包羅萬有,全是過去五年內落成的傑作,屬於一個「史高比耶2014」的政府大計。

史高比耶市中心建設既宏偉又浮誇,與一個總人口少於香港三份之一的新興小國絕不匹配,更由於國內失業率達28%,社會上批評之聲不絕。政府解釋為了吸引遊客,製造新旅遊景點,原工程預算8千萬歐元變成2億歐元,民間指控政府浪費了5億歐元,但錢從何來不甚了了。

中國向馬其頓提供不少政府貸款,例如兩年前送出7.8億歐元優惠貸款興建高速公路,但今年初馬其頓政府總理被指從中收受2千萬歐元賄款協助中國承建商取得工程合約,隨後有人洩漏秘密錄音,揭露政府高層挪用公款、濫用職權和隱瞞罪證,至今已有兩名部長下台,加深了國家撕裂的危機。北京政府少不免尷尬,但馬其頓實在太不起眼,國際上似乎無人在意。

香港

巴爾幹半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歴史上曾經是農業技術經由阿拉伯傳入歐洲的要道,但今天很多國家的發展制約在於政治體制。從羅馬尼亞到阿爾巴尼亞到馬其頓,體制腐敗的表徵猶如三個緊套的魔戒指環:無能、貪污、卸責。他們面對的最大困難是整個社會不知多少代人從未有廉潔法治的集體記憶,所以要改變體制便要改變文化,舉步維艱。

回看今天香港,相對巴爾幹諸國社會正逆向而行:這一代香港人對法治廉潔的記憶珍而重之,但當權者正一步步用實例把這些記憶變得糢糊,取而代之是對貪腐失職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隨手拈來,市民幾乎每天都可以在新聞中看到無能、貪污和卸責三個魔戒指環被高高舉起,戴上魔戒的達官貴人毫不忌諱,沒有半絲歉疚,甚至取代上帝為自己在天堂預留位置。

議員要求特首履行承諾接受防貪條例規管,因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應與市民一視同仁: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指此舉是攻擊特首,有損特首憲制上的超然地位。

康文署未經投標未經公眾諮詢,便決定將星光大道擴大五倍交給新世界集團管理20年:民政局長劉江華表示把公共資產交給新世界管理是「順理成章」,政府與財團「夥伴合作」不涉利益。

在鉛水聆訊中房屋署被質疑並非認知不足,因在建築合同中早已列明水質須符合世衛標準:房屋署總建築師表示不知悉條文,估計合同起草者「照抄」綠建環評內的世衛水質檢驗標準,他「不排除看過」,但房委會無考究所以毋須負責。

港珠澳大橋有承建商被揭發用劣質蝴蝶磚承託鋼根,有供應商承認偽冒單據供貨日期,亦有承建商被揭多年來非法排汚:路政署表示沒有收過施工出現問題的報告,更沒有意圖擴大調查偷工減料的範圍或追究偽造文書的刑事責任,只承認曾向排污承建商發警句信。

高鐵延誤超支導致工程項目合同付款責任超出立法會審批金額,政府任由付款責任膨脹卻不向立法會申請撥款:面對違反基本法的質疑,路政署長表示依法停工是「消極及不負責任」,對遵守財政紀律的要求置若罔聞。

梁振英政府的「逆向建設」,是要把廉潔法治盡忠職守從香港人集體記憶中移除,向巴爾幹諸國上世紀的歴史看齊。一如電影「潛行空間」的情節,「倒行逆施」經過潛移默化植入大腦會變「順理成章」。巴爾幹向上走很艱難,歐盟須派出很多專家監督指導;香港向下走則有大國在旁扶持,手持魔戒,只需一瞌眼便會一直滑下去。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5年11月2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