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廉署寒戰到反獨選舉

2016/7/21 — 12:10

廉政公署廉政專員白韞六與前署任執行處首長李寶蘭。

廉政公署廉政專員白韞六與前署任執行處首長李寶蘭。

一、廉署寒戰

香港廉政公署署任執行處首長李寶蘭,負責調查特首梁振英收取澳洲企業UGL五千萬元貪腐大案,克盡職守,疑似因為某種不可告人的原因,而被廉政專員白韞六突然取消署任,然後李寶蘭請辭,隨即觸發廉署大地震,原定7月15日晚上舉行的週年晚宴,因為有超過8成人缺席而破天荒地延期。廉政專員白韞六罕有地向廉署全體員工發信,解釋取消李寶蘭署任是因為「李寶蘭的工作不夠全面,無法符合首長一職的要求」,又聲稱「李寶蘭辭職是她的個人決定」。這種自相矛盾的解釋顯然無法平息廉署內部異議,只是火上加油。另一高層首席調查主任高迪龍也提早解約。這類廉署高層離職事件可能陸續有來。

廣告

特首梁振英強調「特首不可能干預廉署工作」,又指「行政方便」的署任無需特首批准,同時拒絕答覆自己有無配合廉署調查。事實上,過去一年以來,他一直拒絕合作,拒絕回應廉署執行處要求交出UGL案的相關文件。這就難免引起公眾強烈質疑:所謂李寶蘭「工作不夠全面,無法符合首長一職的要求」,原來是指她「工作不夠識時務,無法符合行政長官的願望」。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提醒梁振英「當你沒有了特首這個保護傘之後,你就是下一個許仕仁」,一語中的。

整頓廉署,拔眼中釘,拆除炸彈,形成先例,迎合上意,鋪排連任。除非廉署人員能夠堅持獨立專業和克盡職守,堅決否定特首擁有超然地位與特權,否則廉政公署為梁振英及中共集團服務的「東廠化」趨勢,將會越演越烈。這不僅是廉署人員針對白韞六、梁振英的短期抗爭,而是廉署人員針對赤化禍港共產黨黑惡勢力的長期抗爭。

廣告

二、港台風雲

說時遲,那時快,香港電台又起風雲。去年5月起已署任助理廣播處長(電視及機構業務)的陳敏娟,被廣播處長(香港電台一哥)梁家榮以「未能促進synergy(協作)」為由,再次拒絕「升正」。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向梁家榮發表公開信,就陳敏娟兩度未能通過遴選委員會評核而未能「坐正」,表示安排極不尋常,憂慮會演變成廉署李寶蘭被取消署任事件翻版。梁家榮以26字書面回覆:「歲次升遷,有規有序。莫用疑慮。多溝通,多表達。瞻遠觀宏,排難而進。」港台工會質問:為何一再延長陳敏娟之署任,以及何謂及為何突然有「synergy」這個評核準則,表示「歲次失序,難釋眾慮,開誠布公,人和政通」。

眾所週知,香港電台一直是共產黨的眼中釘、掌中刺,而整頓香港電台正是梁振英的其中一個政治任務。目前香港電台電視部,尤其是公共事務組,更是充滿所謂「桀驁不馴」而不聽話的獨立新聞工作者。於是,陳敏娟只能繼續署任助理廣播處長,亦即在廣播處長梁家榮(香港電台一哥)的「領導」下,繼續「署任」負責電視及機構業務,直到「synergy」成功為止。凍結升遷,看妳怎樣。

多年以來,香港電台電視部的《頭條新聞》、《城市論壇》、《議事論事》等時事節目,屢遭親共人士抨擊,認為港台未能做好政府「喉舌」的角色。很顯然,昔日署任了兩年多才「坐正」助理廣播處長施永遠,以及接替他而長期「署任」助理廣播處長陳敏娟,都沒有「做好做盡」這種「喉舌synergy」,沒有珍惜「機遇」。高層官員這種賢愚不分、拖延升遷、暗藏任務的舉措,令人髮指。這不僅是梁家榮、梁振英的問題,更是赤化禍港共產黨黑惡勢力的重大問題。

三、選前宣誓

7月14日,選舉管理委員會發出新聞稿,要求在立法會選舉報名參選的提名表格中,參選人必須額外填報一份「確認書」,申明擁護「香港特區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香港特區直轄於中央政府」,以及「基本法的任何修改,不得與中國對香港特區既定基本方針政策有所牴觸」等《基本法》的內容,顯然企圖打壓支持「香港獨立」及修改《基本法》的新興政治團體及參選人士。多個民主黨派(熱普城除外)均表示,成員報名時暫不簽署確認書,將與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馮驊會面,討論要求簽署確認書有何法律基礎。

特首梁振英重申有關要求只是「依法辦事和體現香港法治的要求」,但未提出究竟依據甚麼樣的法律。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表示:政府只是執行現有法律要求,與議員當選後要作同樣性質宣誓是一致的。她又提醒主張港獨的候選人,宣誓時應想清楚立場,如宣誓後破壞,將受法律制裁。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認為:確認書與《基本法》沒有牴觸,沒有違反或超越基本法,而是完全合法,但她說並非違反誓言都有刑事責任,還要視乎宣誓後的行為。

究竟參選人應該簽抑或不簽?誠然,各有各的想法,但如果我是參選人,不簽,儘管我能夠體諒那些硬著頭皮決定簽署的人。為甚麼?選前宣誓,確東認西,於法無據。人有遵守公正法律的義務,但沒有書面確認守法的非法定義務。簽或不簽,如屬違法,也不會罪加一等;如屬合法,確認書全是徒然。總而言之,簽署確認書不是法律義務,於法無據。若論政治義務,完全交由選民投票決定即可,斷無事先必須簽署確認書的責任。7月20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公然叫囂「不能容忍主張港獨的人進入立法會」,只不過是把他自己的「政見」貼上「法治」標籤唬弄世人。

不簽會否失去參選資格?在法言法,不會。但是如果選舉委員會硬要扼殺參選資格,當然可能會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害。現在參選人可否提出司法覆核?不可,太早了。要等到被褫奪參選資格,方可提出,實在費時失事。這正是政府陰謀的核心。然而,基於目前客觀的香港法律規定,不簽確認書根本不會因而喪失參選資格,所以大家不應諸多遷就,不應瞻前顧後,應該當機立斷,應該義無反顧。不簽。即使要簽,也宜在確認書的簽名欄上補記一項要求:「在政府當局嚴格遵守《基本法》中言論自由、結社自由、人權公約、普通法制度等規定的先決條件下,本確認書方屬有效。」這樣一來,球就發回給政府!

歸根結柢,為何特區政府強硬地要求所有參選人簽署確認書?企圖在民主及本土陣營內大搞政治分化,為抹黑港獨宣傳造勢,並且以選前必簽確認書這個既定事實,妄圖締造出未來所有選舉的成規,把港獨及自決等主張持續地扼殺於萌芽狀態。

不過,話說回來,這份確認書的具體內容寫得很垃圾,其第2條規定根本限制不了大家盡情主張香港獨立。為甚麼?實行香港獨立,就是要消滅「香港特別行政區」,建立「香港共和國」,所以港獨支持者當然可以盡情擁護「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擁護了這句話,才能有根有據地推翻「香港特別行政區」,從而跟「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分離。「香港特別行政區」都不要了,還管它是否不可分離!由此看來,中聯辦及特區政府官員全是智商低能,語言能力及邏輯能力極度拙劣。他們原本希望參選人「承諾永不主張香港獨立」,即可達其目的,但卻不寫出來,反而扭扭捏捏,滿紙多言,全屬廢話。始作俑者習近平、張曉明、王振民、梁振英之流,全是飯桶!簽名在這張垃圾上,某程度上正是侮辱自己的智慧。

有人還要強辯說:難道確認書第1條不是已經明確要求:參選人示明自己將會「擁護《基本法》及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嗎?沒錯,但難道這句話不是參選人已在提名表格上作出過的聲明嗎?重複地簽完又簽,簡直浪費公帑、勞力、時間,足以顯示特區政府相當害怕港獨,慌張失措,亂寫文件。既然這樣,參選人偏偏就是不簽,冷看共產黨更感害怕。

歸根結柢,如果事後證實某位立法會議員不擁護、不效忠,真的著手行動,企圖推翻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亦即不僅止於言論,那麼當然「違法」,結果就是要麼當「罪犯」,要麼當「國父」,古往今來,都是如此,沒有甚麼好稀奇。我相信任何真搞獨立的人都早有這種心理準備。違法?嚇不倒的。
除了不簽,大家不妨考慮舉辦一個結聚全部民主派與本土派參選人及支持者的公開儀式,把「屎大大」或「雜種」等字寫在眾多確認書影印本的簽名欄內,在記者面前,多腳踐踏,放火燒掉,公開示眾,彰顯只有這類人,才配簽這種垃圾文件。一樂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