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恐怖平衡看中港關係

2019/10/17 — 11:37

【文:梁福水】 

近日在香港聽得最多的字眼,其中一個,相信就是「攬炒」。自這場反送中的逆權運動在 6 月以來,為數不少的香港人就把這字眼掛在嘴邊。對比 5 年前的 佔中運動,明顯這次香港人不再投鼠忌器,即使犧性經濟,拼了老命也要跟港 共和中共對抗到底,就算玉石俱焚也不怕。結果這場運動到了四個月後的今天 仍然沒有平息的跡象。香港人抱著「攬炒」的心態去進行這場抗爭,似乎又真 的起到一點作用,連作為中共喉舌的《人民日報》也在微博上公開回應「攬炒」,足以證明中共對這種心態的忌畏。「攬炒」這個字眼,好像是香港人在 一時之氣下說出口,但大家又有沒有想過,其實「攬炒」背後,是有一定的國 際關係理論去支持的呢﹖

話說在二次大戰後,時任加大拿外相的萊斯特・皮爾遜 (Lester Pearson) 在 1955 年就首次提出「恐怖平衡」(Balance of terror) 這概念來代替「勢力平衡」 (Balance of power) ,作為國際關係的新論述。

廣告

勢力平衡提倡國與國之間的勢力應保持平均,特別是軍事力量,以防霸權出現。這樣就能使各方勢力都能互相牽制,以達至和平穩定的局面。這概念在一次大 戰後得以落實,為防止德國的勢力復興而再次成為霸權,協約國利用《凡爾賽條約》對德國實施苛刻的限制,當中包括償還到 2010 年才還完的巨額賠償、不得跟奧地利合併、承認捷克斯洛伐克的獨立、割讓國土給剛再獨立的波蘭,以及大幅限制武裝力量。同樣,戰勝國之間為了保持勢力平衡,美、英、法、意 日五國也在 1922 年簽定《華盛頓海軍條約》,互相限制各自的海軍規模,以防軍備競賽再出現。

但當在今天 2019 年回看時,事後孔明也要說,勢力平衡這概念根本不湊效,不能達至和平穩定。其中一個失敗的原因,就是忽略了新勢力的出現。當草議和簽定《凡爾賽條約》時,俄羅斯正值內戰,到簽定《華盛頓海軍條約》後的十個月,布爾什維克才上台,建立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 蘇聯。在不受兩條條約 影響下,在上世紀 20 至 30 年代間,蘇聯的實力急極膨脹。當英法兩國開始感 受到蘇聯的威脅後,對德國改為施行綏靖政策,容忍德國違反《凡爾賽條約》, 以恢復德國的實力,借此來一招禍水東引,抑制蘇聯。另一邊廂,英美又對日本吞併中國的東北三省視而不見,容讓日本在東亞坐大,在遠東制衡蘇聯。結果綏靖政策導致日、德兩國的勢力急極膨脹,各國在一次大戰後努力維持的勢力平衡被打破,導致二次大戰的爆發。

廣告

到二次大戰末期,美國對日本投下兩枚原子彈,使世界認識到這種有巨大殺傷力和破壞力的武器。隨後蘇聯、英國、法國和中國先後分別成功研發核武器, 加入核武俱樂部。當冷戰時,兩大陣型也明白對方手上的核武器足以把自己完全毀滅,也說是香港人所說的「攬炒」;這就使雙方在軍事較量上變得克制,即使曾經多次險些擦槍走火,但興幸至今終戰近八十年以來,再沒有爆發過大 規模的區域性戰爭,甚至是世界性戰爭。這至少證明,對於達至持久的和平穩定,恐怖平衡比勢力平衡顯得更為有效。

最近在想,恐怖平衡本是用於國際關係,但當把這套概念套在中港關係上,又好像適用。沒錯,香港沒有自身的武裝力量(警隊還是屬於香港人的嗎?),但香港卻擁有強大的經濟力量。現今在中國的外資,有七成是來自香港的,而且這只不過是枱面上的數字。基於美國的《美國-香港政策法》,香港能夠享受從 美國來,有別於中國的經濟待遇,中共每年有多少不能見光的黑錢要靠香港這白手套流出呢﹖香港人實在心中有數。說得坦白一點,香港根本手扼中國經濟的大動脈,只要扼得緊一點,也會缺血上腦而頭暈眼花;再大力一點,以中國現時的經濟下行情況,引發支爆也有可能。當然,港共政權跟中國是同一陣線, 當然不敢輕舉莾動,而一般香港黎民百姓也沒有能力以此作籌碼跟中國討價還價。但今天美國眾議院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若然在參議院也順利通過並獲得總統簽署落實,後後每年國務卿也要向國會提交報告,檢視香港的狀況,以評估香港是否適合繼續享受《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好處。今後,只要中國再肆無忌彈干預香港特區內的自治事務,香港人就可告洋狀,借美國的手在中國的咽喉處拖力,中國的經濟也可能隨時休克。

同樣,中共對香港對有駐軍,而且也可以隨時增兵。若時香港出了甚麼亂子,最壞情況下,中國可以出動駐港解放軍平亂,甚至可以把香港變成焦土。香港對中國有經濟影響力,而中國對香港也有軍事影響力。其實香港人說的 「攬炒」,不單止是指單對香港的焦土政策,更可以說是跟中國一同成為焦土。香港可以利用經濟力量,迫使中共認真履行《基本法》中莊嚴的承諾,讓香港 享有國防和外交以外的高度自治,並落實雙普選。同時,中國也可以利用駐港 解放軍這軍事力量,使香港內部保持平穩,更重要一點,就是不向中國其他地 方輸出民主,以保中共的政權穩定。我認為兩股勢力是互相制衡的,就正如恐怖平衡中,雙方也保持足以摧毀對方的力量,使雙方也不敢輕舉莾動,以達至持久的和平穩定。

恐怖平衡,會否是中港關係,以至這場反送中運動的一條出路呢?

作者自我簡介:好逸惡勞、遊手好閒、不事生產、不求上進的典型的八十後廢中。喜愛自由自在,浪跡天涯,卻厭惡安於現狀,循規蹈矩。當了數年教畜後,驚覺人已到中年,就在2016年決定遠走高飛,跑去北海道留學,再做一次大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