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政府的角色到政治哲學

2017/5/26 — 11:44

【文:曾瑞明@教育工作關注組】

每當有考試題目問及政府應否推行某政策,大部份老師都會提醒學生想想政府的責任是什麼吧——這叫做「考試技巧」。想得來蚊子都睡覺了。最快捷的方法當然是背誦。但背什麼好?不如背《基本法》第六十二條吧︰

(一)制定並執行政策;

廣告

(二)管理各項行政事務;

(三)辦理本法規定的中央人民政府授權的對外事務;

廣告

(四)編制並提出財政預算、決算;

(五)擬定並提出法案、議案、附屬法規;

(六)委派官員列席立法會並代表政府發言。

可是你又會發現,背誦其實無助我們回答千姿百態的問題。2016年文憑試通識科卷二第二題就有此一問︰

「香港政府應否推行措施,以支持本地傳統行業的生存?論證你的看法。」

要思考如何回答這問題,讓我們先假定本地傳統行業是有價值的。於是我們便又回到政府的責任/角色是什麼的問題。是推動文化保育、歷史、文化教育?是輔助、規管、支援經濟發展?還是,制定發展策略(大市場小政府?維持公平競爭環境?)和作社會資源分配?

可以說,以上這些「答案」(的確是來自考評局的建議答案)都是很零碎的知識。它提供了一些「說法」,但政府應該做什麼,又豈是「知識」?「應該」是規範性的討論,當然也是價值討論。參考答案裏,其實也有很多價值判斷,我們可以分析一下︰

不少這類本地傳統行業涉及的產品或服務需要特定藝術或工藝技巧及知識。政府應當履行責任,推行措施以支持它們繼續存在(例如﹕培訓工藝師)及確保這些特定技巧及知識能保存下來,並傳遞給未來世代。因此,這不僅只是為了延續傳統行業,亦是為了保存香港的文化遺產和身份認同等方面的重要性。

分析︰政府有責任保存知識,對未來世代也有責任,更要保存身份

為了吸引遊客及建立香港品牌,政府有責任透過保存香港的獨特文化,以支持本地傳統行業繼續存在。保存這些行業是讓香港文化遺產的活力得以延續,和避免香港變為另一個全球城市的直接方法。

分析︰政府有責任保存其地方的獨有文化     

政府用以保存這類本地傳統行業的支援措施,將有助香港保持一系列多元而健全的不同行業。而為不同類型及規模的行業創造公平的經營環境,亦是香港政府的責任。香港的經濟現實是租金及工資高昂,政府應推行支持本地小型行業的不同措施,讓它們亦得以在大型國際商業之間覓得立身之所等。

分析︰政府有責任創造公平經營環境,但事實是小企業不及大企業,政府於是有再分配的責任

支持的答案,是將政府看作是市場和公民社會以外的一個最重要的力量。她有資源和能力,如果應該意味著能夠的話,她至少是一重要的候選人。但是,話說回來,為什麼以上責任不可以交給市場和公民社會呢?這就要回到很基本的問題,為什麼我們要有政府?這不可避免去到政治哲學的討論了。

又讓我們看看反對的答案吧︰

由於香港自由的營商環境向來穩健和受到法律保障,因而能吸引不少大型商企。假如香港政府實施保護本地傳統行業的特別措施,可能會被視為偏袒某些特選行業,勢將損害香港聲譽。

分析︰政府應該對所有行業都一視同仁,要有相同待遇

假如這類本地傳統行業未能自行維持下去,即意味著它們所銷售的產品或服務在當代香港已乏人問津或毫不相關。這些傳統商品的地位可能已被另一些替代品取代。在某些情況下,這類本地傳統行業式微的原因是後繼無人──可能由於所涉及的技巧和工藝未能吸引青年人,又或已沒有人再傳授,而資助息微的企業並不是政府的責任。

分析︰優勢劣敗,市場自行調節,政府無需插手

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業界人士有責任就產品素質、工作前景、發展和擴充等方面保持其競爭力。政府的介入會損害商貿環境的公平性。此外,運用公帑支持私人行業亦可能在政府和社會中帶來不斷的爭議等。

分析︰政府應服膺於經濟制度的邏輯,如果身處社會是資本主義,當然就要根據資本主義的原則運作

由此,我們其實有更多「深度」問題未有討論:

(一)為什麼我們要有政府?

(二)政府(政治原則)是否可以凌駕市場(經濟原則)?如果是的話,是在什麼情況下?

(三)不同類型的政府會否有不同責任?比如自由民主政府、威權政府和極權政府?有沒有放諸四海皆準的政府責任(比如保障基本權利不受侵犯)?

(四)政府一定要不偏不倚嗎?她為什麼不可推廣某些有價值的東西?

(五)政府的責任是什麼,如何受歷史、法律和政治文化影響?

我相信,如果任教的老師有政治學或政治哲學訓練,「教授」這一條考試題目足以提高青少年的「政治素養」不少呢。

 

原刊於《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