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新彊集中營看中共種族滅絕計劃 ─ 2047 後將再無「香港人」

2019/8/23 — 17:4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余光時】

最近網絡上興起一個新的詞彙——「Chinazism」。這個新的詞彙把「China」和「Nazism」拼湊在一起,將中共的極權主義、極端民族主義、民族霸權主義、集中營、全面監控系統、操縱媒體製造一言堂、打壓宗教自由及異見份子等行為與納粹德國相比。相信不少大陸愛國人士會認為「Chinazism」這個詞彙妖魔化中共及中國人,歪曲事實;然而,「Chinazism」已經登上網站的熱門,一股全球反「中」熱潮正在蔓延,而源頭正正是這個小小的維多利亞城。

提到「Chinazism」,不得不提新疆集中營,即中共口中的「思想轉化營」。本來,有不少人(包括筆者) 認為新疆集中營與香港風馬牛不相及。然而,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兩個多月,港警的打壓越趨失控、血腥和暴力;加上傳媒歸邊、各大發展商相繼投誠、鋪天蓋地的監控系統、警黑合作無間、瘋狂的秋後算帳、濫用私刑及白色恐怖等情況,令我們不禁擔憂:倘若輸掉了這場仗,香港將成「新疆 2.0」。

廣告

歷史是由勝利者所撰寫,濫暴的警察會被歌頌為鎮暴英雄,示威者將被打成「擁有危險思想的暴徒」及「恐怖份子」,一連串「秋後算帳」的政治檢控、白色恐怖的漫延、人人噤若寒蟬、言論集會新聞自由統統淪為一紙空文,將會是運動失敗後的「最低消費」。令人更感不寒而慄的是,中共對維吾爾族「再教育工作」所設立的「思想轉化營」將於香港重現,為這場運動畫上「壽終正寢」的句號:針對香港人的「種族滅絕」。

「新疆2.0」──荒謬至極卻絕非危言聳聽

廣告

新疆「思想轉化營」的「學員」超過一百萬人,包括維吾爾族人及哈薩克人等,男女老幼無一幸免。「學員」於接受訪問時表示:「我們是自願進來思想轉化營的,因為我們有危險的思想,我們需要被再教育。」筆者大膽估計,倘若反送中運動完全失敗,在血腥鎮壓及大搜捕後,約有30萬香港人會「自願」被送到香港的「思想轉化營」,包括曾經參與激進示威行動或者有「潛在」危險思想的人。屆時,香港所有異見份子都會被「送中」,集中營的「中」。

香港變「新疆2.0」的計劃,早已開始,詳見立場的報導

君不見「維吾爾族人」已經逐漸消失,只剩下「中国新疆人」嗎?到 2047 年的時候,即使一國兩際完結,中共全面接管香港,亦不會有人反對,因為到時不會再有「香港人」,只剩下「中国香港人」(Zhōngguó xiānggǎng rén)。

針對香港人的「種族滅絕」比你想的來的要快

先解釋一下,「種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涉及有系統地強制遷移、襲擊、強姦、無差別屠殺一個種族,直至這個種族大規模消失於一個地方,這個字眼屢於歷史書及新聞中出現。然而,筆者希望談的,是比起「種族清洗」更為不人道、暴力、殘酷及恐怖的變態計劃——「種族滅絕」(Genocide)。而這個系統性的「種族滅絕」計劃,已於新疆集中營取得驕人成果,不日即可於香港市推行。

根據聯合國的《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種族滅絕」指有計劃並蓄意全部或局部地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行為包括:

(甲)殺害該團體之分子;

(乙)致使該團體之分子在身體上或精神上遭受嚴重傷害;

(丙)故意使該團體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以毀滅其全部或局部之生命

(丁)強制施行辦法意圖防止該團體內之生育;

(戊)強迫轉移該團體之兒童至另一團體

這些行為是不是似曾相識?以下為相關的報導:

(甲)維族人進再教育營後「死亡」

(乙)新疆再教育營:探尋維吾爾「思想轉化營」內的真相

(丙)新疆:天羅地網下的監控世界

(丁)維吾爾族婦女被「絕育」

(戊)上百名新疆兒童失蹤,孩童和父母被強制分離

從新疆的例子可見,中共對付反抗者毫不手軟,有關行為完全是泯滅人性,屬赤裸裸的戰爭罪行。

五年前雨傘運動徹底失敗,中共以為我們已經沒有政治能量反抗,五年後,反送中運動的新生代政治覺醒帶動了民氣,而箇中原因是極權政府所不能理解的。他們不會同情社會運動,他們只會以非人化的方法,把你當成「曱甴」,豪不猶疑將你整個種族徹底滅絕。我們不願意相信這個 Inconvenient Truth,但我們必須有心理準備,針對「種族滅絕」的計劃其實早就開始了。

割蓆、分化、篤灰

「要消滅一個民族,必先消滅它的語言。」這句說話相信你必略有所聞。在新疆,在中共大量殖民下,中文和漢語已經漸漸成為主流,維吾爾語不斷被打壓;在香港,情況是不是很相似?每天 150 個殖民,而且港共政府不斷嘗試大力推行普教中,令廣東話於香港新生代不再成為主流語言。消滅廣東話就是消滅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的第一步:刻意貶低廣東話的地位、妖魔化廣東話,從制度上著手逐步滅絕廣東話,讓大陸文化全面取締香港文化:筆者跟「00 後」談話,發現他們不斷有意無意地於談話中夾雜一到兩句普通話,講大陸的「潮語」,或者於上課時已經習慣與同學用普通話交流。

廣東話能撐到 2047 嗎?筆者完全不樂觀。屆時,公開講廣東話將被視為挑戰國家主權及煽動國家分裂,廣東話和「香港人」的身份將被完全割蓆。

不得不提,從 BBC 的報導看到,中共的一貫技倆,拉一派打一派,製造內部矛盾和分裂:給予少許利益,拉攏一班維吾爾人去當思想改造營的「導師」,一來讓他們成為榜樣,容易向同族人洗腦;二來,即使中共要用強硬手段去對付「思想不正確的」維吾爾人,這班率先投共的人為求自保,將毫不猶疑地出賣同胞,這是人性使然。

筆者根據有關新疆集中營紀錄片內容推測,這班賣港賊將會在信用評級制度及香港「思想改造營」建立後,化身「篤灰」大隊長。所有曾經參加過反送中運動的人,均會被出賣、背叛,以換取他們的利益。整個香港被徹底撕裂:進過集中營的人評級極低,將需要配戴顏色臂帶以供識別,求學和就業上將會面對極大困難;信用評級制度高分的人或者公安,可以隨意羞辱、侵犯評級低分的人,因為他們是擁有極端思想的「罪人」;「罪人」要解除臂帶這種標籤的方法,只有出賣更多以往的戰友,或者參與清洗「香港人」的行動。最可怕的是,這種猜疑和恐懼同樣會於抗爭者一方出現,害怕被「同路人」出賣,反而搶先向極權告密,引致反抗勢力不攻自破,被一網打盡。

中共最不能承受的是國家主權被挑戰

你不相信香港會變成「新疆 2.0」,原因是香港對中共的經濟極為重要,因此中共害怕攬炒,怕被外國經濟制裁,怕失去這一隻「金雞蛋」。你再說,中共怕台灣看到香港變新疆,不會接受一國兩制;你又說外國會因為香港於國際間的特殊地位,出手相助,阻止香港新疆化。這些都是正確的,中共非常缺錢:香港人以「攬炒」作為手段,的確有機會令中共本已岌岌可危的經濟加速崩潰;而且中共距離文統台灣越來越遠,外交上四面受敵;但這些想法也許是錯誤的──筆者以為,我們都太低估中共了。中共建國快要 70 周年,這些年來靠甚麼維持統治?不外乎(一)錢、(二)「絕對武力」及(三)民族主義。事實上,這三把武器當中,「一個中國」的民族主義才是中共一直以來的皇牌。

中共多年來堅決維持「一個中國」原則,明明是不同民族的人包括藏族人及維吾爾族人等都「被中國人化」,絕對不容許任何分裂「一個中國」的思想及行為。說到底,中共可以窮,又不是沒窮過,但絕不可以失去對任何一吋領土的主權,除非是自己送給俄羅斯的。

對此,筆者觀點與曾鈺成先生撰寫的《中央對香況局勢作了最壞打算》一文相近,中共認為他們捱過了「六四」,保住了集權制和一黨專政,再用數十年時間成就今天的「中國夢」。因此,中共的最壞打算,已包含了「六四 2.0」。

筆者堅信在中共眼中,整場反送中運動與港獨無異,故此寧願與香港「攬炒」,也不會向港獨勢力退讓。因為這次退讓,隨時引致各省分裂主義抬頭,直接危害中共主權。在最壞情況下,中共可以沒有香港,但香港人現階段不能沒有香港。

中共將 2009 年新疆的「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定性為境外勢力精心策劃的「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視之為極端主義,分裂主義和恐怖主義活動。事件中屠殺了大量維吾爾族人,並於 2014 年開始「思想改造營」的工作。

今年八月,中國國務院港澳辦楊光多次指香港極端暴力示威者的行為「已經構成嚴重暴力犯罪,並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黨媒及宣傳機器亦多次將反送中運動視為由外國勢力所煽動的「顏色革命」,企圖顛覆國家主權,引起分裂主義。這代表中共已經預備將反送中運動與新疆「暴亂」置於同一等級,劇本早已預備:宣佈緊急狀態,然後解放軍或武警進入香港「解決」極端暴力的恐怖份子。在血腥屠城後,立即將思想改造營引入香港。目標只有一個:寧願犧牲金雞蛋,絕不允許影響國家穩定的行為。

香港人的出路?

你一定會想,美加澳等國不會讓這件事情發生。面對人道危機,國際社會會幫忙吧?

會,廉價的譴責或者形式上的制裁。誇張的說,除非外國派整隊艦隊進駐維港,否則任何形式上的譴責和制裁,均不會令中共動容。

為人熟悉的盧旺達大屠殺、南斯拉夫種族清洗、緬甸對羅興亞人的清洗,甚至是中共對維吾爾族人的種族滅絕計劃等等,國際社會能夠阻止多少次悲劇的發生?答案是零次。

看到這裡,或許你會感到異常絕望。到底當和理非行動行不通,香港人下一步可以怎樣走?

勇武反抗?維吾爾族人不勇武嗎?他們比我們勇武很多:配刀、自殺式撞車襲擊、炸彈襲擊、暗殺,劫機挾持人質甚至是無差別針對漢人的恐襲,用鮮血和生命寫下一段段反抗故事,換來的是可能比死更難受的集中營以及非人道的「被」絕育計劃。

攬炒?先至聲明,筆者主張不分「勇」、「和」,並極力支持攬炒。美元港元脫勾、股樓暴跌(筆者相信連永遠不會跌的港樓都呈現跌勢,距離攬炒派大勝日不遠矣)、通貨膨脹,手持午餐肉可享幸福的日子......迫不及待好想玩玩了。能夠與一眾「沉默大多數」的藍絲、港豬、偽中立人士一起攬炒,絕對是我們一眾「no stake in the society」的抗爭者的無上光榮!不過切記,攬炒不代表我們勝利,不代表「新疆2.0」不會在香港發生。

倚靠外國勢力?雖然本文提及以往多次種族清洗行動,國際間只有空洞譴責,鮮有實際行動。然而,筆者以為外國勢力是我們僅餘的唯一出路。

人道危機與外國救援

我們已經抓到了中共的「痛點」(或者叫春袋),即香港的經濟,不然中共早就出兵「平亂」。但我們從未抓到國際社會的「痛點」,運動發展兩個多月,各國除了「密切關注」,是沒有任何實質行動的。

這是因為從國際輿論看,這次反送中運動是一次追求民主、自由、制度的運動,或者是「革命」。綜觀全世界的群眾運動,民眾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警暴(Police Brutality)根本屢見不鮮,防暴警察打死平民的案例更多不勝數,就像大家都愛看的「Winter On Fire」一樣。

國際社會的「痛點」,筆者認為是以下三點:

(一)天安門 2.0

(二)新疆 2.0

(三)納粹 2.0

全世界都害怕這三件事情再次發生,尤其是發生在香港這個文明世界的最前線的橋頭堡。必須讓世界各國瞭解,若他們不透過實際行動救援這場人道危機,這三件事即將在無預警下發生;若果作為文明世界前線的香港失守,Chinazi 將離他們不遠矣。

我們應該升級,從輿論開始。除了五大訴求外,更應該將香港人面對的警暴包括射擊醫護人員引致失明、室內使用生化毒氣、政府機關輿論打壓、黨媒抹黑、警黑勾結、白色恐怖、酷刑、政治檢控等,令外國知道香港人正面對一場人道危機,及伴隨而來的「種族滅絕」

不要說「警暴(Police Brutality)或武力清場」,試著說「血腥鎮壓(Bloody Crackdown)」;

不要說「政治打壓(Political Suppression)」,試著說「人道危機(Humanitarian Crisis / Humanitarian Disaster)」;

不要說「Mainland China」,試著說「Chinazi」;

最後,不要說「中港融合」,試著說「種族滅絕(Genocide)」,在香港土地上將不會再有「香港人」。

「不自由,毋寧死。」

各位同路人,請謹記我們是一個命運共同體。若然戰敗,我們只能共同承受這個結果。烏克蘭有「Winter on fire」,我們香港也有「Summer in tears」。

請謹記,以下四句不只是口號。

「今日新疆,明日香港。」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作者自我簡介:九十後女大學生,主修政治及國際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