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港大創校中國論看今日教育政治化

2015/11/4 — 11:00

(港大被去殖化與「港大為中國而立」部署已久,本文作者曾於 2013 年 3 月 18, 19, 21, 22 日在主場新聞發表四篇文章,以下為第三篇,特此重刊。)

先是今年三月十六日,香港大學奠基日不掛 “明德格物” 綠色校旗而掛上五星紅旗惹起一番感觸,再一頭栽入 “港大為中國而立?為香港而立?” 這個早就應該入土為安的死題,終於了解到教育由頭到尾都被政治化。

雖然是死題,但一位讀者的誠意感動了我,不得不花點時間看畢丁新豹博士的演講視頻《為中國而立?為香港而立! 港大創校百年反思》。

廣告

看完視頻,一邊翻閱筆記,又想起當年趙令揚博士所言: “歷史是死的,我們是活的!” 此話怎講?用我在這件事上的理解去闡釋,就是:讀歷史,要有驗屍官的精細鑑證,要有偵探的精密推理,更要有法官的精明判決。舉個例:驗出死因是窒息,究竟是被殺、自殺,抑或意外?如果再無其他證供,單憑一個表面證據,應該如何判斷?

廣告

丁新豹博士的演講談笑風生,資料又準備得充足。很明顯他的出發點是好的,他想一次過將 “為中國而立、為香港而立” 的爭拗化解,他認為創校之初是為中國,五十年代轉了方針為香港 。他做了一小時十分鐘的驗屍官,驗證為中國而立的論點。留意:到最後他也不敢說是真憑實據,只說是 “的而且確要吸納中國學生,種種跡象睇到…” (視頻 1:09)。立校當然要招生,就近去人口龐大的中國招生是理所當然,不能據此成立中國論。

如果我是偵探,我會進一步思考很多疑點,主要包括:

1. 港大創校百年,當初港督盧押腦袋想甚麼,只有他知道。盧押雖然軍人出身,但亦善於外交詞令。他為求建校,到處募捐籌款,對鬼講鬼話,對人講人話,即使白紙黑字的來往文書,也不能盡信。

2. 善長名單及捐款數額在演講裏可以增添趣味,但無實質意義。貴國捐得多,也不證明港大要為貴國而立。當年香港的印度富商麼地捐出鉅款,港大鑄造銅像紀念,今日仍樹立於陸佑堂內。反之,近代教育支持者張人駿是第二大捐款人,兼且出錢設立二十五個獎學金,找遍港大校園也好像不見銘謝。假設盧押真的應承他港大為中國而立,又怎能少得籌謝這位大善長的基本門面功夫?

丁博士在臚列他的證據之際,其實同時呈示了與他的論點相悖的蛛絲馬跡:

• 港大創校以來一直堅持英語教學,一直是中國學生最大學習障礙;
• 港大創校時的校歌是以拉丁文唱 (雖然有中文翻譯);
• 黎元洪賀港大首屆畢業禮(1916)賀辭提到辦學理念:“中西大通,心同理同。”

在談到二十年代中國內地紛紛開辦大學,令港大學費偏高、師資不全、收生不足的壓力徒增,丁博士引用了校方向英政府解釋的匯報,裏面終於透露了真話:

“The contention seems to overload the very essence of the scheme for founding a British University at Hong Kong – namely the provision of western higher education with a western atmosphere and western amenities…”(視頻1:07)

“… an effective centre for Sino-British contact in the sphere of learning” (視頻1:10

其實,至此已經水落石出,所謂中國論、香港論只是早期向中國招生、後期以本土為主要生源,創校並不為誰而立。殖民教育也好,中西合璧也好,教育就是教育,以前的教育家就沒有今天的學者那麼思想複雜、斤斤計較。

今日港大在教育上的建樹,不啻樹大根深,還要亂挖樹根出來作甚?除非別有用心,為某些政治議程鋪路,但也不見得高明。將教育政治化,自古已然,於今尤烈。由以儒教化到科舉制度,就是愚民教育,便於管治。五四運動以來不獨學生醒覺,管治者也警覺到要用新的一套加強操控。

本來,學生關心政治,監察政府,是文明社會的進步,開明的政府應該有器量接受,尋求共識。只有愚蠢的政府才會掩耳盜鈴,不擇手段,以教育包裝政治,企圖控制學生思想,結果激發更多反對聲音,自暴其醜。

今日數碼時代,學運與政權的角力另闢戰線,越開越多。以前港英政府對付學運,明刀明槍還好應變。今日的地下滲透,不惜五年大計,港大學生會變了質才現形。執行任務的人可能沾沾自喜,以為大功告成,即使不能操縱全校學生喉舌,也令大部份學生噤若寒蟬,對政治冷感,對社會公義不聞不問,只求早日修完學位課程,找份優差。

對!這短視的成效暫時是收硬了,但他們不知道,長遠來說,這將令本地人對來港求學的內地學生更加抗拒,港大為中國而立的口號喊得再大聲,也不能服眾,(何況當年的中國先是滿清,後是北洋政府,) 中港之間的鴻溝亦只會進一步加深,他們的領導人大概也不會樂於見到吧?

丁新豹博士的演講視頻還有一段提到朱光潛的文章《香港大學的回憶》,文中慨歎當年內地學生不能與香港學生融合,備受歧視 (視頻0:59)。百年之後,港大學生超過二萬,(2011/2012年度全部學院合計 23,033人,內地生5,050人),融合問題竟然更趨嚴重,如果港大還不正視,學術風氣與學術成就勢必受損,直接影響學習情緒與禍及 “一生以後不會有”的大學生活。

期望玩弄權力的人看在百年基業份上,高抬貴爪,放過港大。樹人要百年,要毀只須一旦。也寄語對內地學生抱有負面看法的香港人拋棄成見。我認識不少港大、中大的內地學生,他們是有思想、有抱負,積極參與香港及內地公共事務,關心社會公義的一份子。

已說過,我只是擔當偵探的角色,也很高興藉此與實事求是的讀者一齊學習歷史,探索未來。港大創校為誰而立我再沒有可以補充,就交由每位讀者自行判決。(對這課題還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再參考幾篇文章 (http://www.convocation.hku.hk/2011talk/extended_reading.htm) ,雖然我個人認為只有曾任港大副校長的程介明教授的一篇最值得讀。) 至於牽涉到的另一單 case肯定還有下文。我只是私家偵探,希望有重案組跟進。

更多資料:

http://baike.baidu.com/view/465768.htm
兩廣總督張人駿慨然捐出二十萬元,成為第二大捐款個人。正是有了張人駿的帶動作用,捐款資金才源源而來,直到一九一二年三月十一日香港大學開學,共收到捐款一百四十七萬多元。同時,張人駿還出資在港大設立了二十五個獎學金(每年每人300元廣東幣),遠遠多於孫中山一九一五年在港大設立的五個獎學金,成為香港大學的奠基人。

http://www.zwqp.info/a/lgd7/2013/0108/181.html
很多別人會說,香港大學一百年前是英國人所創設的,相比看上海大額信用卡辦理。其實不能這麼說。我給大師看一個文件,這是一九一零到一九逐一年一份原始的文件,由於要首創大學,所以其時的英國總督盧押起初募款,他找到了其時的兩廣總督張人駿。

這個文件是總督為創建港大而收回的募款呼籲書。第一行,“已酉。春。港督盧制軍抱憾於香港學業未有特地,教育未達極點,慨然以倡導為己任。商諸埠中紳富,紳富偉其議,而感其加惠士林之心,於是合力酬捐,不一載,大欵遂集,計華人約捐六十五餘萬,西人約捐六十萬餘元。”

創建大學的念頭雖然來自盧押,但是辦學的錢,多半來自五湖四海,更加是西北亞的華人。香港大學,孫中山的母校,不是一個簡單的所謂“英國人創建的大學”。

http://www.cpao.hku.hk/qstats/student-profiles
2011/2012年度全部學院合計 23,033人,內地生5,050人

http://www.convocation.hku.hk/2011talk/extended_reading.htm
1. 宋恩榮,〈為中國而立 港大的回顧〉,《學苑》(香港大學),1970年9月1日。
2. 馮可強,〈從歷史看港大本質〉,《學苑》(香港大學),1972年3月1日。
3. 劉迺強,〈正牌港大創於1887年〉,《信報財經新聞》(香港),2011年1月11日。
4. 洪清田,〈港大應突出「為香港而立」〉,《信報財經新聞》(香港),2011年1月13日。
5. 程介明,〈王賡武與「為中國而立」〉,《信報財經新聞》(香港),2011年1月14日。
6. 周全浩,〈辯証看待港大百年歷史〉,《大公報》(香港),2011年2月15日。

http://www.convocation.hku.hk/2011talk/20110114.pdf
程介明文章《王賡武與「為中國而立」》

http://bar.allnet.cn/barperson/stars/content!cgm--cjpd-djyz!599eb419.html
程介明: “別以為大學就是學知識。其實剛好相反。大學不在乎灌輸知識。大學裡面最快樂的就是生活,離開以後找不到了,一生以後不會有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