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港大風波看去殖民次貨

2015/11/6 — 9:20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朝雲 攝

在香港大學近期的風波中,我們越來越見到某些權貴最醜陋的一面。經過一輪思考,我覺得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回歸前以一句「車毀人亡」成名的陳佐洱某程度上有道理:港大風波的源頭就正是香港在有些事還未去殖民化,才導致港大現在的局面。

首先,直到大概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前,殖民高官、精英有不少都被認定為「FILTH」。這用詞有兩個相輔相成到的意思。一方面,這用詞是「Failed In London, Try Hongkong」的簡寫,意味着香港殖民時期的建制人士有不少都是在老家「撈唔起」的次貨。另一方面,用詞亦根據其英文字面上的意思被解讀為污穢,來形容這些次貨在香港那份三分顏色上大紅,即現今會被形容為「小學雞」的那種人或表現。

在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後的香港,理論上已不再有FILTH出現。譬如說,現在很多紐約、倫敦的律師行或投資銀行都是派他們的精英來香港,再沒有次貨這回事,而他們來到香港亦再不會展示優越感。但是,當大家看到、聽到港大校委會內那群社會權貴的行為時,就能夠體現,原來FILTH態度的殘餘還在(這些權貴大多都是在FILTH現象開始式微時長大或開始向上爬的)。以這群校委會內權貴的歪理,視他們為次貨已經是很客氣。而這些歪理及其帶來的無恥笑聲不是「小學雞」還是甚麼?

廣告

第二,殖民制度既然連次貨都能上位,它亦展示出其重服從、輕人才的特徵,因為一切都是自私地為了方便宗主國在殖民地維穩。這種制度訓練出來的市民、精英都是善於跟隨命令、然後找辦法去執行,但就弱於願景或維持大原則。在殖民時期,那些我們現在視為極度親中的社會團體、宗教團體及個別人士,有不少在港英時代都極度親英的。同時,一些與殖民政府在政治上不咬弦的社會人士(例如商人霍英東、在一九六七年血腥暴動前的工會領袖楊光、左校資深教育人曾鈺成等)都因親疏有別被殖民政權拒於門外。這情況要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才開始逐步改善,而香港現在用人唯才的核心價值亦是在那時形成的。很明顯地,在港大副校任命事件上,校委會不但沒有從殖民政權的錯誤學習,他們做出的不惜一切服從及親疏有別比殖民時代更低莊、醜陋,連殖民政權擅用的一套套虛偽的華麗理據都懶得去運用。

第三,殖民政權最喜歡在條例、規例埋下伏線,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給自己權力去無孔不入地以「守法」為藉口,值此控制社會上每一個層面。在《公安條例》內,殖民政權先訂下對於市民集會權利諸多限制的魔鬼細節(有關條例在殖民末期才修改、但回歸後又被恢復)就正是一個這樣的例子。在大學層面上,行政長官自動成為所有大專院校的校監、而位置又賦予他很多直接或間接干預院校自主的權力。這一切都是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但這些權力亦與《基本法》保證的院校自主背道而馳。

廣告

所以,經過港大這個風波後,我絕對相信某程度上的去殖民化是必須的。我們需要去除殖民時代那份還像FILTH的次貨權貴及其「小學雞」處事方式。我們需要去除殖民制度那種只求服從、用人唯親的惡毒基因。我們需要廢除一切殖民(及現今)政權拿來獨攬大局的惡法。如果陳佐洱推動的「去殖民化」是這些事項,我肯定去殖民化這個大業會得到很多香港人的支持。

陳會長,你敢不敢?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