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9/25 - 9:21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一切很正常

維港兩岸資料圖片 (Ryan Cheng @ wikipedia )

維港兩岸資料圖片 (Ryan Cheng @ wikipedia )

香港街頭,繼續熙來攘往,平民食肆仍然擠滿人、上下班時間港鐵車廂如常擠逼。

太陽如常升起,季候風清爽空氣如常吹到;一切都很正常,一切都不正常。

例如你的臉書,怎麼最近多了很多陌生名字?但看他們的留言語調,好像很熟絡;點擊看看,沒有頭像,舊相片刪除,只剩一些蛛絲馬跡,殘留丁點陳年舊照,才知她是她、他是他。改頭換面,因為有人起底、告密;臉書上無盡的新名字,我讀到恐懼,我讀到了無懼。這是大時代的生存智慧,每個人都要一點一滴地減低被揸住春袋的可能,因為大時代中,每個人將會有十五分鐘的榮光,受到警黑城管的眷戀與關懷。做大事,要輕裝上陣,很正常。

廣告

是的,警員也投訴被起底,但他們有整個體制在背後撐腰;香港平民百姓被起底,被誣稱「暴徒」,有中央電視台在微博加持認證,叫十四億人廣傳。你以為中央電視台是一個傳媒嗎?它是黨的輿論造謠機器,很正常。

學校的老師,上課時說話愈來愈小心、搞活動請嘉賓也要算計清楚,最近已進化到明言叫講者「就住講」、「唔好講得咁出」、「唔好用香港近期的事做例子」;他們都是有心人,知道有些事情必須講、不能收聲,但又怕惹麻煩,怕得罪校監校董眾多單位眾多無處不在歇斯底里的權貴,一個渴望愛的玻璃政權聽說又要加強愛國教育,有如強姦犯高壓着你呼喚愛嚷着要給你幸福,大家一起人格分裂,很正常。

炒人,可以以言入罪、可以莫須有,國泰示範了香港新常態;紅色魔爪伸展到你私人生活,揭發你的政治錯誤,你若斗膽發聲會連飯都無得食;商界朋友也有敢言一族,冒險發聲後,最近發現大公司客戶很恐懼,要割蓆;不須大驚小怪,就算大地產商大富豪也要紛紛跪低登報表白交出愛國心。祖國近了,你必須悔改,很正常。

朋友飯聚,眼神茫然,話題是某某過關時被查電話、扣留幾多小時、寫悔過書,大家都悔改了,正宗的改轅易轍,走上新路,現在要把一切內地工作斷捨離,努力在香港發光發熱,面向祖國之外的全世界;老師搞交流團,內地團認識祖國偉大?學生猶豫不想去,要改地點,好吧,專制洗腦之下十四億人不歡迎你,以後大家就轉個身來,放眼開闊的大海,很正常。

由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打議員,打;打記者,打;打女人,打;一日內打夠三類人。至於警察,三個月來,最偉大的事,乃沒一個警員做過任何一件錯事,當警察做錯了事,就看不見,所以永不會錯。警察後巷圍踢反光衣人,警官護短謂那只是 yellow object,睜大眼直播謊言,已成為警隊奇技,既草「管」人命,又「悔」辱市民智慧。林鄭自命眾人阿媽,過分呵護警察,寵壞了孩子,結果親手毀滅一隊警隊,市民能期望什麼?一切很正常。

執法者失信,是法治崩潰第一步。示威者遇襲不敢報警,會演變成拳頭私了,紛爭再無可能和平解決,很正常。

去哪處旅行?現在無人談論;現在談的是,移民到哪處?有位朋友,謂自己學歷不算高,但有一門手藝,也想移民,美加澳紐門檻高,認真研究葡萄牙、愛爾蘭或馬來西亞。人生路不熟,你是認真的嗎?他說,要看準形勢,開始計劃了。白色恐怖伸延,愛國能人肆虐,為家人覓後路,很正常。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大家放長雙眼睇,國慶後不須再粉飾太平,立緊急法,加強鎮壓,甚至推遲區議會選舉,反轉香港,都是這幫人的選擇;大亂大治,他們樂於攬炒。

他們都是管治奇才,只用三個月時間,結束了香港人二十二年悠長假期。

***       ***       ***

相關文章:
《暴政》畫出腸的六件事
極權臨近,再讀二十個歷史教訓
財金解放軍,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