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目標及手法公義 看警察與抗爭者的對奕

2019/8/2 — 18:23

【文:尊尼】

一項行動是否正確,可從目標及手法公義分析。本文試從這兩方面探討特區警察與抗爭者的表現。

警察對付示威人士,是維護法紀,維持香港穩定繁榮,是盡忠職守的表現,絕對合乎目標公義。他們用武力驅趕、拘捕示威者,整體而言,亦是按照警察手則,合乎手法公義。至於有警察不佩帶委任證、粗言辱罵抗爭者及記者,甚至向示威者 headshot 等,在目標公義的大前提下,縱然手法有所爭議,很多警察以至部分市民,仍然認為可以接受。

廣告

至於抗爭者,為了反送中,為了保護香港核心價值,進行抗爭,絕對合乎目標公義。他們衝擊警察、擲磚、破壞立法會等,牽涉暴力,手法上有違公義。當然,有人支持,故稱抗爭者為「義士」。亦有人反對,故警察及部分市民稱他們為「暴徒」。

必須指出,目標公義與行動公義是互相影響、緊密相連的。所以,晚清革命,革命黨當然覺得自己崇高理想,但革命手法包括暗殺及武裝起義,涉及暴力,最初不為普遍中國人所接受。但隨著滿清管治繼續沉淪,越來越多人看清革命的意義,漸漸接受暴力手段。

廣告

2016 年魚蛋騷亂,抗爭者為被驅趕的夜市小販出頭,目標公義。但他們擲磚、衝擊警察,涉及暴力,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支持警察。但 2019 年的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不只擲磚,甚至包圍警處、襲擊警員、毀壞警車等,卻為何越來越多人支持。理由很簡單,林鄭政府盲目不仁,對大部分市民合理的訴求置若罔聞,抗爭者抗爭手法不斷升級,市民漸漸理解、接受及支持。這是正正是目標公義令手法也變得公義。

至於警察,本應是目標與手法皆公義。執行職務時少量違的手法原本也能在目標公義掩護下蒙混過關。可惜,721,警察集體失蹤 39 分鐘,讓鄉黑作無差別襲擊,目標公義安全網盡失,警察在處理抗爭手法上自然受到質疑。更可悲的是,警隊高層並沒有改錯誤,反而濫捕濫告,控告提供醫療協助的市民、扶受傷抗爭人起來的途人等 44 人暴動,對 12 名鄉黑襲擊者卻只控以非法集結,這明顯是雙重標準,固然令更多人質疑警察手法不公義。在目標與手法均不公義的狀況下,警察在香港市民心目中的形象自然全面崩潰。

如何挽救警察的形象?首先,政府必須正面回應市民訴求,平息抗爭行動,讓警察回到正軌,重拾其目標公義。若果政府靈頑不靈,我只能夠呼籲警隊高層,不要鼓吹仇視抗爭者,不要雙重執法,嚴格要求前線警察依法辦事等。否則,警隊形象只是繼續沉淪,受苦的只會是前線警務人員,以及所有香港市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