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禁止參選看「一國兩制」之終局

2016/8/8 — 16:41

早前表明不再推動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新東參選人梁天琦等多名參選人,均被禁止參選。(攝:朝雲)

早前表明不再推動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新東參選人梁天琦等多名參選人,均被禁止參選。(攝:朝雲)

事隔兩年,有著「8・31決定」精神的鬼魅似乎換上了另一妝容,試圖向立法會選舉張牙舞爪。選舉未曾開始,已有多位支持自決或港獨的參選人紛紛落馬,提名無效。換言之,香港人因政治立場而被褫奪參選權的時代可能已經來臨,議會代表廣泛人民的正當性恐怕會逐漸消失。

按照選舉管理委員會的說詞,參選人的政治立場與《基本法》有否抵觸,是決定提名是否有效的主要因素。在回覆上述參選人的決定中,總離不開同一結論:即使參選人已在「確認書」的文本上簽署,「但法律上其實他沒有作出一項符合《立法會條例》第(40)(1)(b)條規定的聲明」,提名於是無效。

事實上,規定只訂明參選人的提名表格必須載有「一項示明該人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聲明」,並無「法律上」的附加條件。選舉管理委員會在7月14日的聲明中提及「真誠地簽署」的要求,明顯是在《立法會條例》之上架床叠屋,並無法律依據。即使我們有理由相信部分參選人未必是真誠簽署參選聲明,但若簽署聲明本身滿足了法律上的最低要求,法律就必須賦予相應的權利。任何主觀情緒或後果論式的理由都不足以凌駕法律,逐以剝奪個人權利。這是法治之最基本要求,毫無爭議之餘地。

廣告

或許有人質疑,讓主張港獨的人進入議會,無疑是引狼入室,會對「一國兩制」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害。既然立法會議員在當選後有憲制責任效忠特區、擁護《基本法》,香港政府就有義務遏止港獨勢力進入議會,在制度內挑戰國家主權、破壞「一國兩制」。誠然,今天政府在選舉上向某些政治立場落閘,將來必定會為「一國兩制」帶來更根本性的傷害。請容筆者簡述之。

港人眼中的「一國兩制」

廣告

「一國兩制」的意涵倒不盡在於主權歸屬,而是制度之並肩而行。「一國」只說明了兩種制度在一個國家之下並存,兩者並無孰輕孰重之分。「一國」是前設,「兩制」是目的。既然現實中「一國」是既成事實(established fact),「兩制」是否可行自然是主宰「一國兩制」價值之核心所在。鄧小平設計「一國兩制」的初衷是以制度的迄界線來解決制度衝突之問題,而非著眼於如何控制香港,彰顯主權。在香港人驗證「一國兩制」的過程中,兩制如何維持本來的面貌成為了「一國兩制」成功與否的有力證據。「一國兩制」是否提供了解決問題的鑰匙,將會是證明其價值之佐證。

如上所述,「一國」與「兩制」所指的範疇有別,任何一方失據將標誌著「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沒有所謂「一國」壓倒「兩制」,或「兩制」勝於「一國」之說。由於兩制之間的內在矛盾是預期之內、無可避免,如何堅守以各自制度的方式解決政治上的問題,將體現中央對「一國兩制」之堅持。哪怕是涉及國家主權的政治問題,都必須以香港的制度和方式來處理。沒有「用中國的方式解決了香港的問題,卻彰顯了一國兩制」的可能性。由此路進,香港人眼中的「一國兩制」,一言以貫之:香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主權下,除國防和外交,任何問題都必須根據香港的制度和司法原則來處理,以確保香港人相信的價值得以體現在其生活和政治之中。

從制度之內走到制度之外

記得「雨傘運動」中不少民眾曾高喊著「我要真普選」,但試問今天又有幾多過來人願意為當日的理念背書?昨日的「我要真普選」,今天可能已換上「我要自決」、「我要獨立」。這種轉變缘何而生?

當體制是決定政治體命運的主要因素,改變政治體命運唯有從體制入手。誠然,當日雨傘運動要求的真普選,是在「一國兩制」下尋求解決香港政治問題的一個結論。可惜的是,中央堅持以「8・31決定」變相推翻普選承諾,硬把「循序漸進」的線無限延長,導致香港人以體制改革來解決問題的嘗試走入了死胡同。在中央堅持篩選的情況下,經政治審查出爐的特首是否能夠忠於香港,堅守香港的核心價值來處理中港矛盾再成疑問。「一國兩制」逐漸向中國大陸傾斜,嘗試扭曲它的力量又不可抗力,面對如斯光景部分香港人實在無法再相信「一國兩制」之諾言,唯有聲言走出制度,另覓道路。順此邏輯,挑戰「一國兩制」的力量,無非肇因於信心危機。要解決港獨思潮衍生的問題,必須先要挽回港人對「一國兩制」之信心。

信心危機之終局

誠如美國哲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所言,「自由社會是生活在擁有共同寬容和民主信念的多元性群體」(a pluralism of groups bonded by shared ideas of toleration and democracy)。雖然香港稱不上是理想的自由社會,但香港人崇尚自由社會,至少相信《基本法》能夠保障個人的基本自由,立場不會構成社會的差別化。民主,是唯一有效「篩選」任何政治理念的工具。面對港獨思潮日益膨脹,盲目硬拼只會惹來社會更強烈的反撲,為港獨提供更豐富的土壤。不按照香港的制度和價值來「篩選」參選人,除了逼使他們走出制度,更難免進一步引發港人對「一國兩制」之信心危機。或許有人覺得《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沒有賦予港人推動分裂獨立的自由;但在港人眼中,中央和特區政府亦沒有無視「一國兩制」來打擊香港人某些政治立場的自由和權力。一句到尾,任何政治問題,以香港的制度和價值來處理,才能夠贏得香港人之掌聲、理解和認同。

任何政治理念,一旦開花結果,以權威與之抗衡不過是徒勞無功,緣木求魚。盱衡歷史發展,思想是征服思想,唯一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途徑。一旦「一國兩制」在大部分香港人的心目中被判死刑,即使再多真正的保證和改善也是徒然,無助穩定香港的政治局面,結果是「一國兩制」將會在現實政治中土崩瓦解。港獨的思忖,並非無中生有。試問如果中央和港府貫徹執行「一國兩制」、香港人的權利和自由得到保障、香港人在「一國兩制」中能夠真正決定自己的命運、真正港人治港、港獨哪有發展的土壤?中國政府如何實踐「一國兩制」,將決定香港人如何思考「一國兩制」。如果有人贅詞強調今次事件保護了「一國兩制」、無損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那就任由這樣的想像發酵吧。因為「一國兩制」以什麼姿態植根於香港人心中,是逃不過歷史的洗禮的。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