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語義不詳的集合名詞和數量詞說起

2015/11/20 — 20:04

作者按:本文為(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四)

文法上有「集合名詞」(collective noun) 和「數量詞」(quantifier) 的用法,前者指涉一個群體的總稱,後者用來說清楚數量。 如果行文說話用得適當得宜,有助溝通講理,否則含混其詞,籠統交代,只會給人別有用心的感覺。  〈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下稱〈為甚麼?〉) 一文針對教協會理事會的第(2)個問題是:「為甚麼教協被人認為只是一所超市,部份理事竟還沾沾自喜?」 讀來有點夾雜不清,語義不詳。

 這問題前半截所說的「人」是一個「集合名詞」,到底所指的是「甚麼人」呢?  「認為(教協會)只是一所超市」是教協會正式會員的「人」嗎? 是對教協會並不熟識的香港普羅市民的「人」嗎? 是在網絡面書上隨意遊走於鍵盤的「人」嗎?  是「進步」組織諸君的「人」還是操刀執筆撰寫此文的那個「人」而已呢?   其次,所指的「人」到底是有「多少人」對教協會抱持這樣的看法呢? 是受訪問者百分之一的「人」嗎? 百分之二十的「人」嗎? 百分之四十的「人」嗎?  假若提問者根本弄不清楚,或者有意含含糊糊的不願,以至不敢明確說出是「甚麼人」和「多少人」,筆者雖然想認真對應回答問題,也一籌莫展。

廣告

此外,這問題後半截所說的「部份」理事「沾沾自喜」的「部份」,是一個並沒有列舉具體數目的「數量詞」,那麼,到底指的是「多少位理事」呢? 是教協會理事會中三十九位「少部份」的兩位嗎? 還是「大部份」的三十位呢? 「沾沾自喜」一般用作描述「喜形於色的心態」,帶有貶義,那就是說:「有理事對於教協會的超市營運感到自豪,提問者覺得不對,表示不滿」。 筆者上述的分析旨在指出有關問題的用詞語義空洞虛浮,難免讓人懷疑提問者刻意製造假象,卻又「大義凜然」的追究因由,有「插贓嫁禍」之嫌。  不過,筆者無論如何也嘗試就「教協會超市」的問題認認真真的回應。

廣告

教協會為會員提供的福利服務是多方面的,包括:銷售日常生活用品的超市、電器售買、中西醫門診、牙醫服務、康復治療、保險業務、旅遊和康樂活動等等,絕對不能以「只是一所超市」概括言之。 從發展會務立場看,充分照顧會員需要的福利工作是職工會應有之義,並且做得愈出色便愈能凝聚會員的向心力和認同感。 教協會立會以來一直重視托展會員日常民生事務的關顧事宜,藉一分一毫的積聚盈利來維持會務操作和發展,更間接資助和支援香港民主運動事工。  教協會福利部營運有道,成績有目共睹,是教協會同工付出辛勞所得來的回報,不必迴避諱言,也不用矯情謙虛,值得所有教協會同寅引以為傲。  而且,教協會福利事工「馳名中內」,遠道來港探訪的台灣「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和「美國教師工會 (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亦多次特別參觀和了解教協會福利部的運作,取經借鑑。 對於眾口交譽的事實,筆者不是「沾沾自喜」,而是不會掩飾欣慰之情,不過更會反躬自省,再接再厲的改進工作。

 從組織角度來說,一個工會的穩健財政和豐足資源是重要基礎,更是維持工會獨立自主非政府組織身分的保障,否則便會因著財源的依賴而容易淪為政府或其他機構的喉舌和附庸。 環顧香港實在不難指出不少所謂「民間團體」背後有著財力雄厚機構,以至西環中聯辦的注資經營,輸血養命,被染紅變緋後必須仰人鼻息,聽命指使。  從戰略上而言,教協會是香港民主陣營中的成員,視民主發展是一場持久的長期戰爭,而且戰場幅員遼闊綿延,大小戰役耗費人力物力不菲,這不僅是人心意向和耐力堅持的考驗,更是資源不斷投放和消費的沉重壓力。  因此,在戰爭狀態下,古云「糧草」今稱「物資」支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教協會過去一直為民主運動同路人提供場地、物資和人力等援助,是不爭的事實,也因此必須付出可觀的代價,而教協會福利部讓教協會無財政上的後顧之憂,功不可沒。

對於認為教協會「只是一所超市」的人,筆者覺得可能是「瞎子摸象」的結果。 教協會是一頭龐然巨象,關心福利服務的會員往往接觸到巨象粗壯碩大的四肢,輕忽了這頭巨象捲起的長鼻,高翹的彎牙,拍動的雙耳和直豎的尾巴,一直在教育專業和社會事務抗爭崎嶇路上奮力奔走前行……因而容易讓人產生如此偏頗和有欠全面完整的感覺。 以每期十二頁的《教協報》為例,粗略分析,福利訊息佔一頁,活動宣傳和匯報佔兩頁,商業廣告佔兩頁,副刊專欄佔一頁,其他資料佔一頁,一般總有四至五頁篇幅報告和介紹教協會不同範疇的林林總總實際工作。 事實上,透過傳媒報道,教協會雖然不一定是鎂光燈下的主角,卻一直在香港社會上扮演務實、積極、奮進的角色。 筆者要指出的是:教協會福利工作這個環節表現特出,在其他方面和不同層面也同樣付出極大能量和努力,特別是教育本位的專業事務上。 筆者明白,也必須跟進:教協會「做得出」的事必須讓會員「看得見」,「感受得到」」和「有所得著」。

教協會福利服務是會方的主要經濟命脈,也可以說間接是接支援香港民主發展運動的資源基地,如果有人惡意砌詞抹黑,以至影響和破壞教協會福利服務的工作,這不單是教協會的對頭人,更是香港民主發展運動的公敵。  撰文提問的人曾在教協會任職多年,對會務知之甚詳,對福利部運作的箇中原委不會陌生,竟也有此〈為甚麼?〉一問,卻並沒有據理持平的向不知情者解說,這是揮刀割蓆後惡言相向的明顯態度,令筆者深感痛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