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調查梁銘彥密件解封說起!

2019/4/2 — 12:32

梁銘彥

梁銘彥

很多年輕的香港市民,可能不知道梁銘彥是何許人 — 前人民入境事務處長是也。當年(1996)港英政府在毫無先兆下突然公布梁銘彥獲准以「私人理由」主動提出提早退休,事件在當年頗為轟動。不過港府一直拒絕解釋,以至引起社會各種揣測。隨著塵封 22 年的立法局(立法會前身)機密文件的解密,內情逐呈現出來。

本文旨不在評論梁銘彥被炒事件的本身,而是想指出事件的「真相」,最終能夠大白,皆因相關的機構(立法會)在立檔、存檔及專業管理上做得妥善,今天市民才有機會取閱到相關的檔案。不要以為這是必然的,這些工作的背後需要有目標明確的檔案管理政策及程序,再加上有效力的法制支持,檔案專業工作者的努力才不會白廢;有歷史價值和對市民大眾重要的檔案才能被選取及永久保留在檔案庫。當然最終市民能夠查閱到相關的檔案,以此事件為例,還是有賴於立法會那相對開明的檔案解密及公開資料政策!

不過開明開放的檔案解封及公開政策能否持續,也不是必然的,是絕對需要靠大家去努力爭取的!

廣告

不久前法律改革委員會公開資料小組發表的諮詢文件,對下述的檔案類別,規定為具有「絕對豁免」權,意思是在任何情況下,這類別的檔案都是絕不會公開而無需解釋的:

“在保密情況下提供的資料如 (a) 資料是公共機構從任何其他人(包括另一公共機構)取得的;及 (b) 持有資料的公共主管當局向公眾披露資料會構成違反保密責任,而該其他人或任何其他人可就此進行訴訟,則有關資料便可獲豁免(《公開資料小組諮詢文件》第 10.28 (4) 段)”

廣告

根據小組這個建議,調查梁銘彥委員會的檔案就有可能列歸這類別,因為港府官員及有關人士當年在立法局閉門作供時,肯定是「在保密情況下提供的資料」。如果大家睜著眼睛讓小組這個建議通過立法,對不起,不單調查梁銘彥的檔案有可能永不見天日,很多在類似情況下開立的檔案,只要主事官員蓋個 “CONFIDENTIAL” 的印章在案卷上,就可在「絕對豁免」的保護傘下,永遠拒絕公開。

立法會這次解密及公開調查梁銘彥的檔案,使我聯想到政府其實都應該開立了同一系列的檔案,特別是有關內部的調查、討論及決定。這些檔案現在身處何方呢?有沒有效法立法會,將檔案移交至政府檔案處作鑑定及儲存呢?若有,這些檔案又可否像立法會般進行解密及公開呢?如果甚麼都沒有,這些檔案現在究竟散落在那裡?

還是那句老話,沒有《檔案法》,香港的市民繼續活在無知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