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警察誓詞看現今警隊

2019/6/26 — 15:24

【文:路人月】

首先,本人並不從事警隊或與之相關或經常接觸的工作,我只是一位普通的香港市民。或許我並不了解警隊工作中要面對的問題和困難,但透過日常的觀察及網絡上搜尋的資訊,我必須遺憾地指出,現今的警隊與市民的期望相距甚遠,甚或他們已經失去作為警隊的合理性及正當性。

另外,本人絕不同意坊間甚或身為警員所說,警察也只是「打份工」。警隊是受過長時間訓練的專業團隊,而且也如醫護、消防和教師等,其職業身份帶有強烈的正面道德價值及意識,同時更擁有使用武力及執法的權力。因此警隊必須要具有專業操守去管理其情緒及執勤能力,正義感去維持其正向思維及明辨是非的能力,健全的制度去約束其使用權力的正當性及有效性。

廣告

以下是每一位警員於接受訓練時均必須宣讀的誓詞:

「本人(姓名),謹以至誠作出宣言(或,謹向全能之主發誓),本人會竭誠依法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效力為警務人員,遵從、支持及維護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以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及忠誠、努力的態度行使職權,執行職務,並且毫不懷疑地服從上級長官的一切合法命令。」

廣告

姑勿論宣誓是否真誠,這無法驗證,故先從誓詞中的「法」字開始分析。本人並不評論部份警員的教育程度,會否影響他們對法律及法治精神的理解。但以我所見,根本大部份警員對其所宣誓要遵從、支持及維護的法律不求甚解,更遑論要分辨上級長官的命令是否合法。他們明顯已步入大陸的執法模式,即「我就是法」,隨意篡改或曲解法律,無上限擴大權位去威嚇市民,服從或行使其不合法的要求與行為。

而在四「不」之中,警員的表現亦明顯不符。

不畏懼 — 縱然面對市民或罪犯毫不畏懼,但他們卻畏懼來自上級有關升遷、表現評估和同袍的壓力與後果,而變得唯命是從。導至淪為扯線木偶,成為被政權利用的「工具人」。

不徇私 — 觀乎近日行徑,「一哥」縱容下屬濫權濫暴,四大職工會互相包庇,同時建制護航及按現行機制的「自己查自己」。種種跡象顯示,警隊內部私相授授,包庇成風,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有「不徇私」的精神與行為。更不說有部份警員為發泄私怨,對市民濫權濫暴,情況令人髮指。

不對他人懷惡意及不敵視他人 — 承上所述,部份警員「私怨大過天」及受到上級的指示或影響,放任自己的情緒失控,敵視及仇恨市民與集會人士。惡意作出濫權濫暴行為,如日前瘋狂截查普通市民及使用過份武力傷害記者與集會人士。足見警隊已經嚴重失控,對所以人均懷有惡意及敵視。甚至對同為公僕的消防與醫護等,一樣「聲大夾惡」,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隨意踐踏其他人的尊嚴與職責,實行以恐懼及威嚇的手段去行使不當權力,企圖隻手遮天。情況已與「公安」無異,或有過之而無不及。

至於是否「忠誠」和「努力」行使職權及執行職務則見仁見智,不過我想指出一點。職權與職務背後所代表的就是權利與義務,警隊享有的高薪厚職、各種福利,並不是天賜之物,而是由廣大市民所支付。所以警隊應同時履行其義務,並以服務市民為己任,而不是只忠於上級、忠於警隊。

所以若警隊中人有幸讀到這篇文章,請你每當面對市民及執行指令前,再重新於心裡宣讀一遍誓詞。問問自己的良心,你們的行為是否還能履行誓詞中的承諾?是否還能擁有正義感,能分辨善惡?是否還能以服務市民為己任?否則請不要再說出什麼警察是「正義」,「天職」,「正確」之詞,因為你們不配!你們只是與民為敵,視民為仇,埋沒良知,唯唯諾諾的政治工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