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輸掉戰役學習打好戰爭

2018/3/16 — 20:28

鄭泳舜、姚松炎

鄭泳舜、姚松炎

剛過去的立法會四個議席補選中,民主派只能取其二,特別是姚松炎輸掉九龍西議席,更引起支持者沮喪不安。

民主派擔心姚松炎敗選代表市民不認同他們的政治訴求,即反對政府撤銷六名議員資格(所謂DQ),直接後果是未能取回地區直選過半數席位的優勢,無法阻止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通過議案。當然,他們更憂慮的是,今次九龍西失守反映民主派大勢已去,日後戰情將會更艱難,更不要說民主運動了。

先天下之憂而憂不是壞事,但勝敗乃兵家常事,重要是好好檢討,再準備下一仗。首先,民主派以取消議員資格為主題,站在道德高地爭取選票。從兩勝一敗的結果看,反對DQ比贊成者要多,但必須承認,這項政治議題即使容易得到民主派核心支持者共鳴,一般選民顯然反應平淡,反映他們政治意識偏低,或者文宣亦不足夠。

廣告

推而廣之,在日後的選舉,民主派當然不能抹去政治議題,但也需要同樣重視地區和民生服務,才能兼顧不同選民的不同期望。其實今次新界東的選戰已可看到,民主派和建制派都主打政治議題,互相正面對碰,另一位參選者卻別樹一幟,她從事地區工作十多年,只強調爭取民生改善,雖然落敗,也得到16%選民支持,足見民生事務自有其市場,不可抹殺。

在部署上,今次選舉看來是錯解了傳統智慧。不少人相信,民主派支持者儘管由六成人降至五成半,立法會直選議席補選是簡單多數制,最高得票者當選,因此總可克敵制勝。不過回看過去三次補選,兩次大勝均由具全港知名度高的人選(陳方安生、余若薇)上陣,輕易獲勝。到了第三次由楊岳橋出戰,兩面受敵,贏得十分驚險,僅勝對手不到三個百分點。

廣告

即使今次在兩區勝出亦得來不易,范國威受困於部份本土派的抵制,而區諾軒則得力於對手的不濟表現,最後兩人亦僅以幾個百分點票數壓倒對手。因此,姚松炎與兩位民主派當選者只有程度上的差異,他們都同樣無法取得跨階層、跨界別的支持,只要在一些地方稍微出錯,便足以反勝為敗。例如,姚在中產和基層選民得到的支持差別甚大,卻又苦無對策針對基層,似乎是關鍵所在。這個策略缺口,究竟由於資源不足、調度錯誤、認知缺乏還是輕敵所致,相信是檢討的重點。

當然,需要正視的政治現實是,當欠缺全港號召力人物參選,加上傳媒冷處理、投票率只及常規選舉75%左右,補選無疑更倚重政黨的基層動員能力。建制派無論地區資源還是人脈網絡,都要比民主派強大以倍數計,根本無法匹敵。

面對未來,民主派要拉近距離便別無選擇,即使受制於資源短絀,也得多想辦法擴展基層工作,直接加強服務,同時夥拍服務社區的不同群體,鋪設社區互助網絡,以至建立不同參與程度的各類義工團隊。否則遇上補選,民主派要降低敗選風險,只好借助超高知名度人物參加。

總言之,今次補選清楚告示,民主派贏得直選議席不是理所當然,特別是建制派不僅資源豐厚,相信更有高人在背後操盤,統一派別分歧,出謀獻策對付對手。因此,民主派必須緊密團結,重新審視政治願景、文宣策略、資源調配以至社區發展、組織形式等等方面,並且集思廣益,推陳出新。不同派別在大敵當前,首先要放下彼此分歧,尋求共通點,鞏固力量,組成反威權管治的團結陣線。

幸好今次選前多個派別都願意參與協調,並同意以初選決定每區民主派候選人,避免各自為政,否則政治災難早已出現。儘管協調之中偶有磨擦,但總算以既定規則解決問題,看來各方也看到團結的需要,日後大可以此為基礎,由協調選舉走向消息互通、深入切磋的溝通平台,以至再進一步,轉向全港抗衡倒退、捍衛核心價值運動的聯盟組織。果如是,眼前的挫折,只是完美句子前的一個逗點而已。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