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迫遷普賢佛院看政府的腐敗:所謂「億元社區重點項目」的坐地分贜

2015/6/17 — 17:28

昨日政府派員到調景嶺佛堂收地,住持自焚左手抗議。( 蘋果動新聞截圖 )

昨日政府派員到調景嶺佛堂收地,住持自焚左手抗議。( 蘋果動新聞截圖 )

【文:木子日曰】

這次調景嶺普賢佛院慘遭迫遷,除了西貢區議會某些議員可能有利益輸送的嫌疑,更反映了整個特區政府的腐敗。這已經不是一時三刻之事,而且影響全港九新界。梁振英上台之後,加速了地區的「發展」,全港都有大型的基建和發展項目上馬,現在到處都是地盤,簡直是滿目瘡痍。今年又推出所謂「億元社區重點項目」,一來是讓建制派議員可以勾結各奸商「分肥」,巧取豪奪各區的土地,二來亦想將香港很多舊樓拆去,又或者以「保育」為名,僅僅保留外殼,卻迫遷原本住的居民,將原有的社區破壞。本來是低下階層喘息的角落,重建或裝修後卻變成酒店(靈實協會計劃在舊警員宿舍建酒店)、豪宅(以前已有類似先例:灣仔街巿的頂上竟然建了幾十層,變成貴價樓宇)、貴價餐廳(灣仔和昌大押已經變成了貴價西餐廳)。

廣告

「億元社區重點項目」坐地分贜

今次這個土地掠奪的政策,就是梁振英政府推行的「億元社區重點項目」。特首梁振英今年初於施政報告,宣布向十八區區議會預留一億元撥款,推展「社區重點項目」計劃,由各區區議會拍板興建區內的亮點工程。這根本上就是讓區議會坐地分贜的政策。可以說全香港都已變成戰場,而普賢佛院是其中一個戰線。

廣告

首先我們看看陳繼偉議員在2014年9月2日西貢區議會第五次會議中的發言:(摘自區議會會議紀錄 )

「271.陳繼偉先生表示,他曾為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委員會委員,但現時已退出有關委員會。根據當時的篩選方法,有關文物徑的工程應未能被納入社區重點項目計劃,故他對何以相關動議被修訂合併至包括文物徑的工程感到不解。另一方面,由他本人提出、有關於將軍澳第72區興建寵物公園的動議,當時因工程費用不足三千萬元而被否決。他認為將文物徑的工程合併至相關動議的做法為「搬龍門」,惟因他已退出該委員會,故不清楚有關詳情。...

「陳先生續表示,他作為調景嶺的議員,亦屬半個當區議員,但卻未獲通知出席有關會議。他曾於去年提及佛院過往曾被逼遷,故需小心處理佛院的相關事宜,以免變成政治事件;可惜人微言薄。...

到底是否社區重點項目?區議會龍門任搬

「此外,他查詢佛院會否獲邀投標,並認為佛院亦屬非政府機構,而是次招標未有要求有關團體必須根據《稅務條例》第88條註冊,故為求公平及公正,應開放招標予所有團體。倘若佛院的建議書寫得合適,則可考慮由其負責營運;否則可被淘汰。他續表示,根據報導,佛院被要求在指定日子前搬離前調景嶺警署;由於現時聯絡小組正跟進情況,故認為應暫緩遷出令,爭取時間再作討論。」

首先,將軍澳文物徑本來並非「社區重點項目」,為何2014年突然會變成「重點項目」的一部份?2015年的施政報告才拍板撥款一億去發展重點項目,但在2014年政府已經預先透露,準備每區一億,十八區總共花費十八億!故此很明顯是有人知道社區重點項目是肥豬肉,有錢可以貪,突然把將軍澳文物徑及資料館納入這個項目。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卻讓區議會和發展者分肥!除了將軍澳文物徑及資料館,還有西貢橋咀碼頭,兩者都並非民生所急之事,卻任由區議會及承辦者乘機貪去一億。

投標黑箱作業,懷疑議員利益輸送

而且為何當初投標,竟然沒有人知道,僅僅只收到靈實協會投交的計劃會呢?整個投標過程公平公開嗎?為甚麼影響最大的事主普賢佛院最初卻沒有被邀請投標呢?最熟悉調景嶺歷史的當然是調景嶺的原村民,普賢佛院向來是舊調景嶺村民難得的聚腳之地。若果要搞歷史資料館,最有資格的也肯定是普賢佛院和一眾老村民。但受影響的人從一開始就被蒙在鼓裏,直至分贜完畢,才真相大白,知道誰是幕後黑手。

大家若果上公司註冊處網上查冊中心,可以找到一個叫做「西貢健康安全城市協會有限公司」的私人公司。首先,區議會本身轄下已經有一個「社會服務及健康安全城市委員會」,為何另外需要成立一間私人名義的有限公司呢?而更令人疑惑的,是這間公司的董事包括有西貢區議會主席吳仕福、議員成漢強、周賢明、駱水生、前區議會副會長溫悅球、西貢民政事務專員陳炳煇、九龍東醫院聯網總監陸志聰、靈實協會醫務總監林正財,而秘書則是靈實協會的行政主任莫素鳳。即使在表面上,這間公司在西貢區土地發展上,以及將軍澳文物徑上擔當甚麼角色,有沒有身份重疊、利益衝突的問題,很難證實。但西貢區議會的議員竟然一致通過了靈實協會發展將軍澳資料館的計劃書。說當中沒有利益輸送,你信嗎?

「一元租金」乃是政府對承租團體的一種承諾,不容隨便斷租

除此之外,想討論一下「一元租金」到底是甚麼回事。早在主權移交之前,港英政府為了讓一些慈善和非牟利團體可以免去貴價租金之苦,推出了「一元租金」來租用政府土地的計劃。這確實是一個德政,以前不少團體都受惠,例如東華三院,又例如表演藝術團體如中英劇團。以往來說,是真正有需要的組織才會獲得一元租金的優惠,而優惠推出之後,以前英國統治的香港政府並不會隨便終結租約,趕租客出門。

1996年遷拆調景嶺村的時候,剩下舊調景嶺警署沒有清拆。普賢佛院的劉先生堅持絕不搬離調景嶺,港府為了息事寧人,讓普賢佛院以一元租金租用舊調景嶺警署。故此這個租約是一種陪償,劉先生在此租用是合法的。但亦埋下了伏線,讓今日的地政署可以突然以四個月通知斷絕租約。而地政署斷租的理由,是回應西貢區議會發展將軍澳文物徑的要求。故此區議會的權力大得驚人,一來可以決定區內任何土地的發展用途,二來可以左右政府部門的決策。區議會決定迫遷,事先竟然不用咨詢受害者,亦不用公開咨詢巿民,即使收到大量反對的信件亦可以不理會,讓靈實協會一間組織去投標,黑箱作業而不需要公開投標。香港主權移交之前,絕對不會出現如此的腐敗!

筆者愚見,到目前階段確實很難阻止迫遷。因為在法例上,他們可以說劉先生是「非法佔用政府土地」。若果要繼續抗爭下去,一來要發動靈實協會或其它基督教人士,制止教會內的腐敗份子。二來極之需要法律援助,要從法理上證明地政署突然斷租的做法,有可能已經抵觸了基本法中保障私有產權。



延伸閱讀:

十八區十八億社會重點項目,區區腐敗!觀塘區竟然以五千萬來建設音樂噴泉

十八億項目隨時爛尾,而且像高鐵一樣,可以是無底深譚,不斷要補錢

一元租地象徵式,監管更加象徵式。有些所謂非牟利團體,卻其實開辦貴價國際學校牟利。(相反熱心服務巿民的普賢佛院,卻被政府斷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作者簡介: 調景嶺圖片集分頁的負責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