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連任立法論到港獨暴民論

2015/3/12 — 13:20

3月8日,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發表工作報告,重申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推進香港政制發展有「憲制責任」,強調人大常委會831政改決定為香港特首普選具體辦法「確定了原則,指明了方向」,「具有重要意義」。換言之,香港政改方案必定離不開人大常委會831政改決定框架。9日,全體27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聯署,直斥人大決定指鹿為馬,將一個剝奪選民提名權的選舉制度定義為「普選」,違反《基本法》,也違反中央對香港的承諾,以及香港人對普選的期望,重申必定否決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框架下的任何政改方案,並要求全國人大根據中國憲法推翻有關決定。這次聯署行動促使香港民主陣容空前團結,共同向全國人大常委會說不,向張德江說不,向習近平說不,向共產黨說不。這是很好的表現,盼能堅持到底。10日,特區政府消息人士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鑒於民主派議員上述聯署,匆促決定不按原定計畫來港。資深地下黨員陳婉嫻表示這只是「禮尚往來」。既然如此彬彬有禮,十足禮義之邦,不是好極了嗎?無情刀,永不知錯,無緣份,只嘆奈何。副秘書長,小李!

與此同時,身在北京的某位權威建制派人士再打「CY牌」,分析「偽政改方案」一旦被否決的惡果,指出一旦政改原地踏步,在沿用1200人選委會選出特首的機制下,梁振英很大機會連任,而且由於下一屆政府未必可以重啟政改,加上港獨問題升溫,不排除屆時政府會重推23條國家安全立法,在任期內完成所謂憲制責任。因此,如果否決政改,民主派就會成為梁振英最大的助選團云云。此君還表示:梁振英處理佔領運動成功「交功課」,做到中央政府「不退讓、不流血」的要求,獲中央百分百信任,中央「無辦法不欣賞他」,畢竟「梁振英最好的助選團是佔中三子」云云。對於這種意見,我稱之為「連任立法論」。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也表示:如果政改原地踏步,梁振英確有連任優勢,多名國家領導人都對港府處理佔領運動的表現有很高評價,「高度評價當然離不開對梁振英特首的讚許」。不過,3月9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質疑「這位權威的建制派人士有幾多權威」。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也澆了一盤冷水:中央不可能用梁振英是否連任,作為遊說民主派議員通過政改的誘因。但她另一方面相信,「權威消息」的出現不涉私人恩怨,又指「很多人也這樣說過」。

對於「連任立法論」,地下黨員曾鈺成有此客觀評價:如果中央真的很讚賞梁振英的表現,同時也希望就23條立法,則這個權威消息人士「仁兄」的言論,就是「摑中央兩巴」。因為如果建制派人士把梁振英連任和23條立法說成是「災禍」,這肯定在中央眼中是「政治不正確」,「不認為這些說法對促進政改通過有任何幫助」。如不因人廢言,這種看法畢竟是常識。那位「仁兄」,身為中共奴才,如今硬把梁振英連任和23條立法說成是「災禍」,呼籲要用「支持偽政改方案」來趨吉避凶,其政治智慧簡直非同凡響。反之,如果大家都視梁振英連任和23條立法為「寶玉」,那麼「否決偽政改方案」豈不是義不容辭?事實上,無論大家支持抑或否決「偽政改方案」,決定誰出任下屆特首的權力都操在共產黨手中,決定何時推動23條立法的權力也操在共產黨手中,而且即使沒有了梁振英,也會有千千萬萬個中共奴才頂上。看穿了這一點,即可心無罣礙,決志否決「偽政改方案」,確保「831框架即普選」不會成為既定事實,保存抗爭元氣,壯大民主陣容,持續民主運動。由始至終,所謂「連任立法論」,只不過是一頭紙老虎。共產黨通過所謂「權威人士」放話,自以為擊中香港人最痛的兩點,殊不知自身智商低劣,黔驢技窮,不值深論。如要連任,如要立法,香港人必定跟共產黨沒完沒了,擺脫恐懼,奮勇抗爭。

廣告

時至今日,在「假普選」之外,共產黨畢竟還開闢了第二條戰線:「反港獨」。它不但反對一切「香港獨立、城邦自決」的和平理性言論,更加把一切本土派反水貨抗爭活動扣上這頂「港獨」大帽子,盡情標籤那些行動逾矩的抗爭人士為「暴民」,順勢把「港獨」、「暴民」、「禍港」三點連成一線,亦即在「偽政改方案」的陣地戰、攻堅戰之外,跟香港市民開展一場持久戰、輿論戰。表面上看來,共產黨佔盡上風,尤其是從連續數週本土派反水貨示威人士的表現看來,的確如此。但是長遠來說,恐怕會有相反的結果。或許我們可先回顧這兩個週末究竟發生了些甚麼事。

3月1日,繼早前「光復屯門」及「光復沙田」行動後,400名示威者響應由「本土民主前線」及「熱血公民」兩個團體所發起的「光復元朗」反水貨客行動,舉行近月第3次反水貨客示威,要求取消一簽多行,衝突態勢逐步升級。示威者與大批元朗鄉民及藍絲帶人士爆發衝突逾6小時,約600人多次在街頭混戰,元朗大馬路兩度交通癱瘓。部分示威者一度衝出及佔據元朗大馬路近大棠站路段,並把垃圾桶及小巴站頭牌擲出馬路,以致元朗大馬路交通癱瘓逾半小時,輕鐵也一度要飛站,往區內巴士及小巴受阻個多小時。多人受傷浴血,一名少女示威者與男友人遭7至8名警員按倒在地,少女起身時滿口鮮血,其後警方聲稱她涉嫌「搶犯人」而被捕。警方先後拘捕33人。

廣告

3月8日,網民繼續發起反水貨客的「遊覽上水」行動,高峰時約60人,示威者逗留上水站外,不時與大陸客及水貨客口角,但無大衝突。然後有人發起「轉戰」屯門及尖沙嘴,抗爭前後逾9小時。在屯門行動中,有年輕示威者「起飛腿」踢倒大陸客的奶粉貨物,數次「點錯相」指罵香港人。在V City內,一名正在看金飾的中年男子遭指罵,他還擊說﹕「我是香港人,你為何罵我?」另有多人在屯門西鐵站外包圍一對拖篋母女,叫她們「返大陸啦」,該母親隨即說「我們是香港人,有香港身分證」,更順從示威者要求,打開行李箱,內有數本簡體課本,約4至5歲的女兒受驚大哭,最後由一名男途人護送母女離開。另有青年用腳踢向大陸遊客手持的奶粉,也有一名聲稱準備到屯門區內公園唱歌的男居民遭「突襲」推撞,一度跌倒在地。警方報稱約有150人參與屯門活動。及至晚上9時,再有約50人轉到尖沙嘴鐘樓,「本土民主前線」、「熱血公民」部分成員與教師林慧思加入。遊行隊伍甫出發,步行至天星碼頭附近,即被警方築人鏈包圍截停,詢問眾人目的地,宣佈為非法集會,表示如不離開即拘捕。警方在屯門及尖沙嘴先後拘捕6人,他們涉嫌襲警及妨礙警員執行職務。

對於最近兩週的本土派反水貨活動,我的評論跟我先前所寫的《陸客人潮與光復香港》一文完全一致,亦即他們目標正當,手段可議,需要深刻反省:真正的抗爭對象在哪裏?他們的支持者又在哪裏?如果大家能夠把這股抗爭衝勁,對準林鄭月娥、梁振英、張曉明、王光亞、張德江、習近平等決定維持「一簽多行」的官員和黨員個人,不是更好嗎?他們才是陸客無節制地湧入香港的始作俑者。藥房何辜?金舖何辜?不攜帶水貨的陸客何辜?況且,點錯相,打錯人,就應該當場賠禮道歉,而不是厚顏死撐,一副「做大事不拘小節」的態度,甚至說出類似「那些水貨客來到香港,行李箱撞到香港人一樣沒有受到譴責」,「政府也分不清自由行和水貨客」等話來,畢竟這種言行和態度跟他們口中的「蝗蟲」有何分別?這也不能用「現在已經是年輕人的世界,隨他們去吧」來開脫。善惡對錯,不分年齡,人人平等。

事到如今,部分本土派反水貨年輕人的反省層次也是相當片面。他們竟然內鬨,爭論究竟「光復元朗」行動本應硬性保持團結隊形,抑或應該各自起事拒絕綑綁。依我看來,這些細節完全無關宏旨。然後,在「轉進屯門」行動當中,他們為了上述亂罵、亂踢、亂推等行為而尋求自我開脫:抗爭是弱勢者、雙方都有過錯、勿套聖人道德。對嗎?如果我看某個人不順眼,覺得他是典型拖篋陸客,然後衝前伸腳踢翻他的行李,指罵推擠,甚至命令他打開行李箱看看有無水貨。從「凡人」或「俗人」的道德來看,說得通嗎?有錯就要認,不要自制弱者形象,強要各打五十大板,然後還說句「你以為我是聖人嗎?」這就是部分擁抱醬缸文化的香港人的醜陋真面目。柏楊先生在《醜陋的中國人》寫過以下一段話:「中國人不習慣認錯,反而有一萬個理由,掩蓋自己的錯誤。有一句俗話:閉門思過。思誰的過?思對方的過。」誠盼識者知恥知止,道歉悔過,重新出發。

及至9日,「香港本土」成員兼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主動譴責暴力,擔心示威者侮辱他人,弄巧反拙,令本土運動污名化,模糊反對水貨活動訴求,呼籲大家和平理性。10日,另一「香港本土」成員兼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表示:非水貨客被示威者謾罵,會令行動失焦,也會被政府譴責,對整個活動來說是「幫倒忙」,因此呼籲一旦發現罵錯人,即應道歉,至於示威者與大陸客或水貨客之間的爭拗,根本上是源自政府政策失誤,因此政府也應受到譴責。這些觀點都相當可貴,值得香港本土民主派同道認真反省。針對自己不當言行認錯改過,改用對付商戶和陸客的鋒芒轉為對付高官和黨奴,聚焦出擊,不傷無辜,持續施壓,要求修改陸客個人遊及一簽多行政策,才能夠團結香港本土民主力量,才能夠說服及動員更多市民參與,才能夠以公義和理性感召社會輿論支持。

更重要的是,抗爭的矛頭要直指一直推動以大陸流動人口實質赤化香港的中共專政集團及其黨官與奴才,進而揭櫫本土權益,抑制陸客狂潮,至少必須落實高度自治,確保港人獨立自主,否則就有充分理由研擬城邦自決和香港獨立。如果我們不把這些重點講清楚說明白,不對自己亂罵亂踢深徹反省,中共就會持續掌握話語權,標籤和誣陷「反水貨客」等同「搞港獨」、「反法治」、「煽暴力」。

君不見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已經高調指斥激進示威者在街頭及商場滋擾和圍堵路人,濫用表達意見自由,予以最嚴厲譴責,形容他們言行已經接近「暴徒」級數云云。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也表示:港人不應濫用表達自由,認為反水貨行動已經損害港人利益,呼籲市民譴責及抵制反水貨客行為。這些說法當然是過當和不實的譴責。縱使部分年輕人手段可議,但是他們的言行跟六七暴動中那些視人命如草芥的「暴徒」完全不能相提並論。此外,港區人大代表鄭耀棠更加表示:如果再不限制反水貨行動,那些示威者隨時會發展成有如極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一樣的力量,至於目前示威者公開喝令大陸客「滾回去」,已是「極端傷害兩地市民友善關係」,質疑反水貨行動片面強調香港本土利益,具有政治目的,企圖利用市民的不滿情緒,滲進「港獨思潮」。但當被問及示威者究竟有哪些口號反映行動中有「港獨思潮」,鄭耀棠卻稱「暫時未見到」。撒了謊,圓不了,就只好剩下這副德性。

捍衛本土利益,反對水貨活動,節制陸客人潮,有錯坦然承認,變陣針對政權,矛盾直指黨官,才是抗爭上策。即使採取抗爭中策,繼續分區街頭抗爭,也應有理有節,避免誤傷無辜。事實上,經過連續多週多區的光復行動,中國國家工商總局局長張茅已經指出:他已注意到各方對水貨客反應,並指水貨客利用兩地價格差異逃避中國海關監管,為港人帶來不便,將會從嚴查處及消除水貨等不正當行為。不論這是否口惠實不至,但畢竟必須先有反水貨抗爭,才有可能帶來如此改變。現在那些所謂「伊斯蘭國」式「暴徒」已經獲得北京高官「善意回應」,真不知上述地下黨員作何感想。立足本土,嚴於律己,持續抗爭,針對官員,正面出擊,才有可能帶來真正的改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