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風險及危機處理 看香港管治困局

2016/3/17 — 11:2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在現今銀行業,除卻盈利外,有三個範疇是高層十分重視的,分別是風險管理,危機處理及企業形象。

當我們從香港過去一星期發生的多宗事故,包括亞視欠薪、嘉湖山丘、逼爆公院、學生輕生等來看政府的處理手法時,我們實在擔心特區政府的管治質素及應變能力。

亞視營運困境持續多年,2014已出現欠薪事件,最終令政府在2015年決定今年牌照到期時不再與亞視續牌。對於一間欠缺製作、沒有資源的電視台,政府為何認為它會有承擔、有資金、有意欲營運至最後一天,好讓港台可以無縫接手。這個主觀願望是否天真了一點?縱使對外公佈是四月一號,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是否應該有多手準備,給香港電台電視部增撥資源,以便可以隨時提早接手?另在有欠薪前科下,勞工及福利局應否制定方案以便協助被拖欠薪金的員工。為何在欠薪多月後,張建宗局長竟説要找苦主舉証有困難?當勞工處翌日指出已協助350名員工登記破欠基金,那不是大大打了張局長一記耳光嗎?當亞視股東之後向傳媒炫耀他們的一喼現金但仍拖欠薪金時,那有否牽涉詐騙?警方可否介入?

廣告

天水圍堆土達十米高絕非一日之寒。從傳媒得知該區區議員已跟進多年,可惜政府各部門你推我讓,束手無策。縱使存在灰色地帶,難道地政總署、城規會和環境局研究經年還是拿業主一點兒辦法也沒有?為何政府不能勒令業主處理非法傾倒泥頭?反而在事情「爆煲」後,跨部門小組只能急就章建議為非法「山丘」加穩鞏固?那豈不是將問題加深惡化?

在醫院「逼爆」問題上,自從回歸之後,只計算單程証一項,本港人口已每年急增五萬人;還有一早已預知的人口老化問題對整個醫療體系的額外需求。可是,政府在回歸後興建了多少間新醫院呢?過去一週,公私營醫院內科病房全部超負荷運作至一百二、三、四十巴仙,還未計分流到其他病房及被迫回家的病人。食物及衛生局與及醫院管理局實難辭其咎。

廣告

學生輕生問題更是刻不容緩。在吳克儉局長宣布成立專責委員會在六個月內提交報告之後的數日內,很不幸已再有數位同學選擇結束自己短暫的生命。我們明白這是另一個深層次問題,教育局未必能於一時三刻之間完全解決問題;但教育局五項建議多為空談做秀,為何他們不能提出任何實際舒緩措施。

從這四宗個案我們看到多個共通點:

1)事件已醞釀多年,「爆煲」只是時間問題。缺乏完善的風險管理;
2)政府最初的政策有漏洞,但欠缺中期檢討檢視政策成效及改善;
3)在問題「浮面」後,各政策局及部門欠缺溝通及統籌,以制定有效對策。在危機處理方面乏善足陳;
4)長期的進退失據加深了市民認為政府積弱無能的感覺,漸漸地變成根深蒂固的印象,影響政府權威及有效施政。這完全是破壞政府形象的公關災難。

要解決如此複雜的問題,實需社會各界集思廣益。我們思言財雋有以下意見:

* 香港政策過往因應社會實際需要,經負責政策局初步研究後,提出重點作公眾諮詢;在社會上達致相當共識後,再詳細制定法案,提交立法局審議至三讀通過。近年基於政治需要,政府有不少政策皆有閉門造車之嫌,甚或偏聽某部分既得利益者或支持者之單方面意見,往往令政策一出台即被各方評擊。政府實宜回歸基本,謙聽各方意見,並廣泛採納各持份者之有效建議。

* 回歸前香港人以我們公務員隊伍的高效率及中立性引以為傲。回歸後首任特首董建華先生引入政制改革,實行高官問責制,因此公務員的政治中立身份亦逐步減退。縱使如此,公務員體系必須保持其高效率及正確決斷力,切忌上文所提及的「議而不決、決而不行」。

* 現時問題癥結所在,很大程度是特首本人及其問責高官團隊的質素。由於現屆特首不獲整個建制陣營支持,從他第一天組班起,人選已見左支右絀。我們對梁特首餘下的任期不存任何奢望。我們只期望下一任特首能夠凝聚香港人,令各方有能之仕願意再次為香港社會服務,從而提升問責團隊及其所制定政策的質素。當然最理想的情況還是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選出一個能急市民所急的特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