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香港的《十年》到中國的《天注定》

2016/4/8 — 11:54

【文:伊洛人】

前不久香港金像獎最佳電影頒給了《十年》,一部充滿政治色彩的電影,反應香港回歸後不僅沒有得到民主,反而逐步失去獨立地位和人權自由保障。五位導演用五個故事講述了未來香港失去自由,本土文化消亡以及底層失去基本生活保障的恐怖預言。這讓我想起了賈樟柯用四個故事講述中國人面對官商勾結、強暴與剝削,選擇自殺、犯罪或奮起反抗殺死壓迫者的電影《天注定》。

十年和天注定背後是兩地電影人的無奈,中國嚴格的政治審查制度使得中國電影市場充斥爛片,“恐怖片裡面不能有鬼,1949年解放後動物不能成精”等奇葩規定限制了導演編劇的創作自由。電影裡面有思想性片段不斷被和諧,甚至整部電影只能在海外上映。同時香港電影工業為了追逐中國市場開始逐步嚴厲的自我審查,香港台灣等地的藝人也在禁演的威脅下選擇“莫談國事”。雖然杜汶澤等人因在雨傘革命時勇於發聲聲援,更多的藝人噤聲讓共產黨越發囂張。習近平上台之後中港台藝人們的絞索被更加收緊,原先在北京舉辦的地下紀錄片放映會被查封,很多“獨派”藝人則因為被黃舉報失去了在中國的工作機會。

廣告

然而十年與天注定所揭露的不僅僅是香港與中國電影產業的無奈,更是兩地人民在娛樂至死中淡忘的逐步惡化的殘酷現實。六四鎮壓之後中國共產黨以高速經濟成長掩蓋社會不公不義,香港政府則用發展經濟來敷衍民眾。民眾樂於享受短期經濟成長帶來的快樂,不再爭取政治權力,對底層不斷被剝削的慘況日益冷漠,甚至嘲笑參與維權與社會運動的勇士。但是直至中港經濟疲軟,中國政府對人民的管制更加嚴厲,香港直選遙遙無期,梁振英用催淚彈鎮壓“合理非非”的抗議者之時,失去尊嚴的同時人們也驚覺放棄權力財富會被掠奪一空。

十年當然也和天注定一樣被廣電總局列為禁片。雖然完全失去了中國市場,但是天注定在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各國都有一定的票房收入,這在當年向中國導演指明了一條新的出路。並且在天注定海外上映後的2013年度中國電影導演協會頒獎典禮上,由導演們評選的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兩個大獎空缺。有電影人表示中國導演們的此舉是在抗議中國苛刻的審查制度,而空缺是留給賈樟柯和《天註定》。但不幸的是最終中國政府以拍攝前審查取代了上映前審查,將國內拍攝海外商映的路也徹底封死。

廣告

而對於那些認為十年缺乏藝術價值,過於政治化的香港藝人,我想說藝術需要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藝術。中國方面在十年得獎之後停止金像獎轉播,立即給市場導向的香港電影人帶來了恐懼。同樣一年前台灣金鐘獎最佳音樂獎頒給了太陽花運動歌曲島嶼天光,而創造者滅火器樂團則在台灣的商業演出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香港和台灣畢竟不是中國,政府不能直接限制導演們的創作自由。十年在市場方面的成功如同台灣電影賽德克巴萊和KANO的成功一樣,如果香港電影能夠通過本土議題甚至港獨吸引本地票房,那麼自我審查就不再必要了。十年為香港導演們指明了重新建立香港電影獨特藝術價值的機會,這便是值得給予金像獎的最大藝術價值。
十年畢竟不是現在,這代表了香港人必須利用有限時間抓住一次機會,一次避免被迫選擇天注定的,中國人必須選擇的暴力革命的機會。
 

 

作者簡介:來自河南的中國交換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