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黃背心運動說起

2019/1/28 — 13:02

黃背心成為法國 2018 年底「黃背心運動」連串示威的標記。(資料圖片,來源:Ella87 @Pixabay)

黃背心成為法國 2018 年底「黃背心運動」連串示威的標記。(資料圖片,來源:Ella87 @Pixabay)

法國的黃背心運動已經進入第十一周,持續兩個多月,民眾由不滿加油價開始,發展至對政府施政普遍不滿,進而要求馬克龍下台。雖然馬克龍已經撤回加油價決定,又承諾全民公開相討政策三個月,試圖達成共識,平息民怨,解決危機,但群眾不接納,繼續每周集會抗議,人數儘管已由最高潮的三十八萬降至六、七萬,但行動不斷升級,接近社會暴亂邊緣。

如果說勇武抗爭,相信世上沒有民族比最有革命浪漫傳統的法國人做得更好。但今次黃背心運動,不管政府或群眾,都相當克制,沒有超越遊戲規則的底線。群眾雖然縱火、用障礙物堵路,卻沒有搶掠,將運動變成暴動,禍及無辜;作為國家機器的警察,用盡一切鎮壓手段,包括水炮、催淚彈和塑膠子彈,又大量拘捕示威者(事後檢控判刑不在話下),卻不敢也不會真槍實彈射殺群眾,馬克龍更不敢也不可能成功出動軍隊暴力增壓民眾。原因很簡單,那一方打破潛規則的底線,就會成為輸家,不會為法國國民和世人接受,必然失敗。

因著社會階級矛盾激化而出現的政治衝突,現正在全球各地瀰漫,嚴重者如中東會局部戰爭,四分五裂,即使在西方民主國家,亦陷入僵局。美國的邊境興建圍牆事件和英國的脱歐風波,都充分顯示政黨政客以捍衛人民或國家利益為借口,牟取私利,並非真正解決問題,黨爭和社會衝突只會沒完沒了,永不休止。

廣告

當今之世,平庸當道,已經沒有高瞻遠矚的政治家。唯一不變的道理,就是社會要革命,不單被統治階級無法再以現有的方式生活下去,還要統治階級無法再以現有的方式統治下去。如果統治者厚顏無恥,堅持不交出權力,負隅頑抗,甚至以獨裁專制長期鎮壓手無寸鐵的民眾,人民革命相信終有一天也許會成功,但肯定要延後幾十年,需要付出更沉重的代價。

香港的雨傘運動和中國的八九六四民運一樣,失敗後一蹶不振,不管任何派別都沒有認真檢討,提出有強而有力的理論支持和實際可行的策略,足以號召群眾延續運動或革命,能力(理論和組織)不足以外,其實缺乏自我批判精神,因為一旦認真檢討,不難揭示各個派別的錯誤和缺點,說明他們根本力有不逮,從沒有作好準備,而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

廣告

目下最危險的趨向,就是本來政治覺悟和政治意識最高的部分群眾取消主義心態充斥,相信所謂「攬炒」的歪理,寧為玉碎,不作瓦存,日夜盼望中國和香港經濟崩潰,社會暴亂。鼓吹這些歪理的所謂 KOL,如果不是無知淺薄,就是心懷不軌,唯恐天下不亂。說真的,長期觀察他們的言行,他們明裏暗裏其實不想梁振英下台,不敢宣諸於口的只是,689 為何當日不真的開槍鎮壓群眾,造成血流成河,讓全民「醒覺」起來,實現革命獨立?

但我百分之百可以肯定,如果梁振英當日夠膽開槍,香港極其量只會出現另一次小型六四,犠牲無數無辜的生命,最後必遭鎮壓,香港提早玩完,而那班所謂勇武本土派的領袖必定逃亡,不消一年半載,便會在歷史上無聲無息地消失,比流亡海外的六四民運分子還要糟糕。人民也許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在極度憤怒中,把罪魁禍首梁振英幹掉洩憤,如此而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