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大隻佬》反思今天香港的因果

2019/11/4 — 14:47

<大隻佬>

<大隻佬>

「如是因,如是果,昨日的因結成今日的果。」這是了因在《大隻佬》的一句名言,想不到,對照現今的社會也有著一番智慧。 

「藍絲」總是說勇武派的示威者施以武力,肆意破壞公物及公眾秩序;「黃絲」則會訴諸「垃圾政府」一直將原為「和理非」的民意視若無睹,更「鼓勵」警察以武制亂,若不用上武力保護自己及將心聲表達,嘗試癱瘓香港經濟,政府要被逼面臨苦果 ,政府也不會理會他們;然後「藍絲」就會說是香港是中國一部分,被國家管治是必然的,即使無民主,但一直以來國泰民安,這是抗爭者不知足而引致的局面;「黃絲」就會回答說,中國將「一國兩制」逐步摧毀,他們的不守信是值得被詛咒的。

兩者的思辯回合只會不斷 "loop",既是因又是果,可以推上無數深層的原因,而且說出來 看似有理的。故此,因果與相應下一步的行動是不能有所切割的。 

廣告

歸根到底,若要就著這思辯回合畫上一個句號,我們需要反問的是,到底人的行動是被怎樣的價值所導引著。「黃絲」的抗爭者(不包括政治人物)顯然沒有任何 Hidden Agenda,他們只是被心中所渴想的自由及民主以及人的誠信而驅使他們作任何的行為。

相反「藍絲」所擁護的「港共政權」、「中共政府」背後有著卻是耀武揚威,顯示自己能力、國力的心態,他們亦只為著自己的政治利益一步一步剝奪人的自由,人民於他們而言,只是工具,可恥的是,他們仍說自己是愛護人民的,也許,這就符合了國家主義者的定義了。

廣告

當我們進一步再思考因果,就會發現杜琪峰、韋家輝筆下的《大隻佬》是包含了很多可能性的。劉德華說張柏芝的前世不是日本兵,即使沒有殺人,但她卻要在今世死,以作彌補及償還。也許在因果中,每一個人的行為與動作都會引發出他者的一些反應與行動,而或者在此行為與動作中就是隱含著令他者動殺機或犯罪的原因,在佛學下, 報應就由此而生。

但在基督教的信仰下,也許不一定有報應,但是若果我們的行為使人跌倒,也應「脖子上被拴上大磨石,沉到深海裡」(太18:6),是相當嚴厲的懲罰,所以作好見證,有好行為是必然的。即使在因果下,基督徒也應成為光並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5:16),而且「我們若在光 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約壹1:7) 

今天我們不是要割蓆,相反正正我們要想的是割蓆會引致甚麼結果呢?我們要想的是,我們可否如明光照耀,在人前,哪怕是最仇恨的人前,我們能以光照耀他們,好使從耶和華而來的明光能把覆蓋大地及他們內心的黑暗都作出驅散,以此為因逼使他們能結成好的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