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我要真普選」到「我要曾俊華」 「薯粉」諗緊乜?

2017/2/3 — 23:08

1 月 19 日下午 3 時半,曾俊華在中環一幢大廈宣布參選。

資深金融從業員、網台主持潘東凱自發到現場旁觀。他強調自己不是「薯粉」,出席該場合,只為見證歷史。「由九七年至今,我們是否被壓抑得好緊要?這是我們唯一一次可以好接近去顛覆一些東西。…這是香港九七年以來唯一一次特殊的歷史契機。」

「我覺得中央政府覺得曾俊華不能充份地被控制。所以我們一定要支持一個有機會令佢(中央)有少少不快的人。」潘認為,這是「一種抗爭」。

廣告

也在同一時間,Andy 望著曾俊華 facebook 專頁的直播片段,對眼前人產生好感。「你見他的外表,是幾慈祥,幾正氣,相由心生。」他不期然想起另一名候選人。「林鄭個樣就係奸的,一講到負面嘅嘢,就黑哂口面。」

「雖然他(曾俊華)是建制,但建制都有分忠同奸。我情願推個忠的,都不要奸的。」Andy 語氣堅定。

廣告

從事製造業的中年人蔡先生,也全神貫注望著螢幕,見證曾俊華參選。

我是為策略而支持他。但我也欣賞他為人的作風及這次選戰的策略,很高明。」翌日,為了贈慶,他特地到便利店買了一筒薯片。

這三個曾俊華支持者,還有共通點 — 他們都是民主派。他們都曾參與過雨傘運動。

潘東凱的帳蓬就在海富中心對出,他在街頭論壇上發過言,也曾主講「流動民主課室」;Andy 又名「美國隊長」,活躍於旺角佔領區,是「鳩嗚團」成員之一,曾經被捕;蔡先生是基層市民,沒站在傘運最前線,卻是堅毅支持者。時至今日,他的 facebook 頭像仍有一把黃傘。

這一次,他們不約而同支持曾俊華,為什麼?

1月19日下午,曾俊華宣佈參選特首。

1月19日下午,曾俊華宣佈參選特首。

 

務實對原則 爭論不休

1 月 19 日曾俊華正式宣布參選,一場論爭開始在非建制陣營蘊釀。326 個民主派選委應該提名、投票予哪個候選人?

隨著提名期臨近,各方開始展開爭辯,觀點大致可分為兩派 — 原則派與務實派。

「原則派」重視原則,主張不「造王」。他們認為,既然「民主 300+」參選理念列明「撤回人大 831 決定」,就不應在選戰中支持擁護 831 的建制派,如曾俊華。因為支持開明的曾俊華,終歸對香港民主運動有害無益,與其如此,不如提名支持公民提名的泛民候選人,如梁國雄。自決派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羅冠聰,近日都表達過類似觀點。

「理想和原則,一直都是我們在冒著風險風雨中前進的動力。失去它們,我們塌陷。」羅冠聰曾寫道。

「務實派」則看重政治現實。他們認定胡國興或梁國雄勝算渺茫,真正有力與延續梁振英路線的林鄭月娥一拼的,只有曾俊華。所以,為了「兩害取其輕」,就算是民主派支持者,此刻應當務實支持「lesser evil」的曾俊華,讓香港社會「休養生息」,重回正軌。

日前公民黨郭榮鏗表示,「民主 300+」選委傾向提名曾俊華及胡國興出選,有泛民選委亦對記者透露,「一定湊夠提名票給曾俊華」。種種跡象顯示,非建制陣營內「務實派」不是少數。

在普羅泛民支持者之間,「務實派」更是聲勢浩大。過去兩星期,網上每有文章質疑曾俊華,下面必有大量留言還撃:「你是否在替林鄭助選?」曾俊華推出眾籌計劃,網民反應同樣熱烈,網頁面世三分鐘便因過萬人同時湧入,不勝負荷。

特別的是,曾俊華支持者之中,不少都支持民主,喊過「我要真普選」。日前《明報》委託港大所作的特首選舉民調顯示,自稱傾向民主派的受訪者在「四選一」之下,有六成支持曾俊華當特首。

這班支持民主的平民,這次何以站在朱凱廸、羅冠聰、梁國雄等民望高企的意見領袖對面?

梁國雄、羅冠聰(社民連facebook圖片)

梁國雄、羅冠聰(社民連facebook圖片)


「支持曾俊華是一種抗爭」

「我好肯定,七百萬香港人入面大多數,都覺得曾俊華是適合的特首。他們不是什麼營、什麼派,只不過是在眾多 candidate 之中選最好的。」

潘東凱是資深金融從業員,亦是網台主持。自從曾俊華宣布參選,他一直在網上大聲疾呼,要求民主派順應民意,支持曾俊華。他認為,中央政府已屬意林鄭月娥擔任特首,而曾俊華則是不被信任那一位,因此為了對抗北京,香港人要支持「一個有機會令佢(中央)有少少不快的人」。

「我們要令中央知道,佢鍾意的人不等於香港鍾意的人,香港人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我們鍾意做乜就做乜。」

潘強調這是一種抗爭。「由九七年至今,我們是否被壓抑得好緊要?這是我們唯一一次可以好接近去顛覆一些東西。」

想法接近的有蔡先生。今年四十多歲的他,是個從事製造業的基層市民。對於外界指特首選戰是「兩害取其輕」、「lesser evil」之爭,蔡先生認為不怎樣重要。

「重點是讓中共看到我們有能力反抗,而不是螳臂擋車。民主 300+ 當日要加入選委會,不正是要防止中央操控嗎?」

換言之,支持曾俊華只是一種策略,為的是向中央反映香港人的反抗意志。蔡先生打了個比喻 — 大衛能贏哥利亞,不是以武力取勝,而是因為他利用地上那塊石頭。言下之意,香港人是大衛,中共是哥利亞,而曾俊華則是塊石頭。

曾俊華真的勝任這塊石頭嗎?記者問。

蔡先生坦言不知道,「但總不會拿一條草去抵抗。」他續道。「石頭可能砸到自己腳趾,但亦可以擊倒敵人,若你害怕石頭,巨人就會扑穿你個頭。就係咁簡單!」自從曾俊華宣布參選,在網上展開宣傳攻勢,蔡先生幾乎每個 post 都 like,原因正是要營造氣氛、增加支持度,以至抵抗中央的本錢。

「別笑我被人利用,我會說我在利用他。」蔡說。

在「美國隊長」Andy 心目中,支持曾俊華同樣是一種策略。終極目標是要防止林鄭月娥當選。「好驚林鄭成為 CY 2.0。她的意圖都是延續 689 的路線。」Andy 擔心,林鄭當選後,會大興土木,興建更多像故宮博物館的「無謂嘢」,又會封殺言論自由、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香港一路赤化,最後咪同一個中國城市無分別囉。」無疑,這是香港民眾過去五年積累而來的憂慮。

「起碼,曾俊華不會像林鄭一樣,下下都擦中央鞋。他對香港破壞性減到最低。」

「美國隊長」Andy (資料圖片,朝雲攝)

「美國隊長」Andy (資料圖片,朝雲攝)

 

建制都有忠奸之分

撐「薯片」雖源自「策略」考慮,但在不少支持者眼中,曾俊華本人無論形象、性格,以至處事作風,都有可取之處。

Andy 喜歡他夠親民。「你看他的外表,幾慈祥,幾正氣,相由心生,多少有點影響。」對比的,是林鄭的形象。「林鄭個樣是奸的,你見佢,一講到佢負面嘅嘢,佢就黑哂口面。」

「講真啦,建制都有分好同壞、忠同奸。」Andy 笑言,「我寧願推個忠,都不要奸的。」

蔡先生亦欣賞曾俊華為人及作風,「他有點隨和,不會表現很強硬及挑釁。」對比的,自然又是林鄭。「林鄭是不擇手段的人,像金庸小說的裘千呎,會用嘴巴放暗器。」

曾俊華競選宣言中的一句「休養生息」,引起社會熱烈討論。多番參與勇武抗爭,以至在旺角騷亂中被捕的 Andy,認同曾俊華想修補社會撕裂,令香港復和的想法。「講真吖,如果特首處理得香港好呢,好多人就算無一票(普選),都唔會成日出來(抗爭)。

由 2003 年起幾乎從不缺席大型民主運動的蔡先生,亦坦言近年遊行太多,令他身心俱疲。他相信,「休養生息」有別於「不作為」,曾俊華的作風至少可讓市民舒服一點。

曾俊華、林鄭月娥

曾俊華、林鄭月娥

 

「曾俊華就像陳方安生」

曾出席對方參選大會的潘東凱,多番強調自己不是「薯粉」:「你不要搞錯,我不是覺得曾俊華好巴閉。」但言談間,還是不期然流露對曾的欣賞。「你覺得你會做得好過曾俊華咩?你覺得你擺得平(政府)入面啲嘢咩?你覺得中央會委任你咩?你處理過咁多金融危機咩?你做過三十年公職咩?你讀過兩間大學,MIT 和哈佛咩?」

潘甚至將曾俊華與陳方安生對比。「兩個都是 AO,都是港英時代跟彭定康好貼的人,兩個都是受西方教育的,講嘢都是好溫和的。」2001 年離任政務司司長前,陳方安生獲一些輿論稱許為「香港良心」。潘東凱表明自己欣賞陳太,曾經對她離職耿耿於懷。「我當日好想她唔好辭職,同埋曾經幻想,如果她做(特首)就好喇。」

當日潘認為陳方安生是個願意在建制裡爭取民主的人,今天他說曾俊華亦一樣。「如果曾俊華在建制裡面領導香港,會否等於陳方安生出現返?」他說得肉緊。「給你一個 second chance,你都唔去珍惜?」

說到底,潘東凱期望的,始終是有適合人才在基本法框架下,抱持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重視,守護核心價值,領導香港。所以,他十分希望曾俊華可以高票當選,「這樣他跟中央政府角力時就變成了強勢。這個人背後有民意,有香港人授權,中央好難同佢『撐』。」

他舉例,「如果李波俾人拉咗,曾俊華會同相關官員講,『喂,呢個係香港公民喎,佢究竟點樣入去?』咁佢(中央)好難堪喎。」

這是曾俊華支持者的想像。

潘東凱

潘東凱

 

背棄雨傘運動?

過去幾星期,非建制陣營為支持曾俊華與否,吵得面紅耳赤。就在很多民主派民眾情傾曾俊華的同時,去年獲得民主派支持者力撐勝出立法會選舉的朱凱廸、羅冠聰、梁國雄,卻相繼表明,基於民主原則,不應支持「反民主」的曾俊華。

如何「反民主」?曾俊華宣布參選後表明,重啟政改應以人大「8.31決定」為基礎,然後各方妥協後才可以取得成果。假如在與 2014 年相同的社會氛圍下再推動政改,不是負責任方法,所以他不會在沒有成功機會下,貿然再推動政改。

很明顯,這不單與民主 300+ 的原則(「反對人大 831 決定並要求盡快重啟政改以落實雙普選」)有所抵觸,亦跟當年雨傘運動群眾的期望,背道而馳。

因此梁國雄曾在訪問中質疑,民主派群眾支持曾俊華,其實就是背棄傘運:「雨傘運動後,我哋仲點可以講『兩害取其輕』呢?唔通成場運動就係為咗揀一個『lesser evil』咩?係嘅話,咁有沒有雨傘(運動)都沒所謂啦。」

面對這番質疑,受訪者們各有說法。蔡先生認為,雨傘運動的初衷,其實在於「反對中央為特首選舉設下篩選框架」。這次支持曾俊華,用意恰恰相通:「假如選擇作旁觀者坐以待斃,助長中央肆無忌憚繼續操控選舉,這才完全違反雨傘運動的初衷。」

佔領期間,Andy 經常穿著「美國隊長」裝束,高舉盾牌抗爭。傘運結束後,他跟同道一起堅持在旺角「鳩嗚」。「我要真普選」這句口號,他喊過不知多少次。既然如此,為何要支持一個擁護 831 決定的曾俊華?記者問。

Andy 的答案頗出人意表。他認為,曾俊華其實是佔領者的同路人。

(上圖為「美國隊長」Andy )

(上圖為「美國隊長」Andy )

 

「可能佢他心裡都想推翻 831 呢」

「我記得,佔領的時候,曾俊華無端端彈咗一句『要守住香港』。其實這一句他暗示撐緊我哋。」Andy 直言深受鼓舞,從此肯定對方不會因聽命於中央而盲目獻媚。所以到今天,他依然相信,曾俊華若當選會反對人大 831 決定。

「可能他心裡都想推翻 831,不過不會直接說出來。」

不過翻查資料,曾俊華於佔領期間似乎未曾說過要「守住香港」。2014 年 10 月 5 日,他發表以「祝福香港」為題的網誌,稱香港社會在佔領運動中有效地運作,只是因為城市管理系統「底子厚」,又警告當這「城牆」守不住,代價「是我們所有人都無法承受」。

10 月 12 日,他再撰文呼籲示威者,「是時候離開街道,讓社會恢復正常運作,讓市民和自己回到正常生活。否則如果事件繼續拖延下去…恐怕我們建立多年的『城牆』,也未必可以抵擋得住。民主制度的建立原可以鞏固我們的『城牆』,但以先破壞後建設的方式追求民主,最後可能會得不償失。」

另一個想起佔領時期曾俊華言論的受訪者,是潘東凱。

演說臨近尾聲時,曾俊華指佔領行動的人群已逐漸散去,政府亦正積極與學生團體溝通:「這個城市(香港)已差不多回復正常,市場交投活動亦沒有任何阻礙。」他指至今只有部份人受傷,並沒有人嚴重受傷,示威者和警方均高度克制:「真實展現了我們這個城市的禮貌和得體,我希望這(質素)能繼續下去。」曾俊華是至今最正面評價佔領運動的香港高級官員。

—《蘋果日報》09-10-2014

「他在紐約講示威者得體同有禮貌……他是覺得,大家一面倒譴責佔領人士,這樣對和諧不利,所以即使不同意(佔領運動),都要話他們在某方面做得好。」潘東凱這樣推敲曾俊華的用意。「作為政府高層,這幾句話很難講,但人要跟良心講嘢。」他認定曾俊華有良心。

但曾俊華不已表明,重啟政改要以人大「8.31決定」為基礎嗎?潘東凱設身處地,倒認同曾的答法。「喂,你想佢點講吖?如果你要他承諾平反六四、推翻 831,咁先滿足的……你想不想他選到先?」他認為,曾俊華如要取信中央,根本不可能作出這些口頭承諾。而他相信,即使沒作承諾,若曾俊華當選,「有機會做到我哋想要嘅嘢」。

潘東凱再三強調,自己不是刻意維護曾俊華,「我唔係幫佢呀,當幫下自己得唔得?」

資料圖片:雨傘運動

資料圖片:雨傘運動

 

領袖的理想 民眾的怒吼

這段日子非建制陣營的論爭,除了是原則與理想的對壘,更多少反映民眾對現有領袖的不信任,以至倒戈。

對於反對曾俊華的「原則派」,三位受訪者都相當不屑。譬如說,朱凱廸和羅冠聰一直主張提名泛民候選人,如梁國雄,入閘參選。蔡先生對此反感:「要突顯選舉的荒謬,又何必用長毛,難道泛民支持者不清楚這種小圈子選舉的荒謬嗎?」他相信,泛民派人參選,只會撕裂民主 300+ 的票源,削弱陣營對抗中央的實力。

「泛民有本錢後沒有不分裂的,次次都一樣。」蔡先生慨嘆。

Andy 則進一步認定,泛民應該「集中票源」,將全部選票交予曾俊華。「民主 300+ 要造呢個王。」他又揚言,如民主派選委不支持曾俊華,日後將被選民「票債票償」。「如果你畀一個完全有心延續 689 路線的人當選,你民主 300+ 咪就係歷史罪人囉!」

潘東凱不明白,明明民意已很明顯,為何民主派領袖們還在談原則。

「如果民眾支持那個,你都不支持……咁點解你可以超越民眾?點解你可以高過民眾、人民的力量、人民的聲音?」他直斥對方是「道德高地大聯盟」。「你覺得你自己是誰?你憑什麼資格踩在人民頭上?」

2 月 1 日,朱凱廸接受訪問時批評,許多人支持曾俊華,其實是受反面情緒動員影響。「現在的民意是假的、是 illusion、是情緒。…真正的民主,是我們要有權。」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攝:朝雲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攝:朝雲

潘東凱續批評泛民的意見領袖:「你不是救世主,你不要以為你可以帶領人家。你不是要教育人民,你要接受群眾的教育。」他認為,這才是民主的真諦。「群眾知道誰可以做,誰是最好,在現時的限制下。如果你質疑群眾,咁你當他們是什麼人?」

他的邏輯很直接:主流民意既傾向支持曾俊華,無論背後原因是「兩害取其輕」還是「薯片叔叔幾可愛」,民主派選委都需要回應民意,讓人民作主。

諷刺的是,上屆特首選舉,梁振英的民意正正高於唐英年。潘東凱坦承,民主本應如此:「如果話民主是 perfect 的機器,每次都選到 perfect 的人,咁你都唔信啦,人民會被蒙蔽於一時嘛。」

而他深深相信曾俊華的為人。「由 1982 年他回流香港至今,他是否(梁振英)這樣的人?你自己諗囉。如果是這種人,老早就是啦。」他再反問,「他當然不是一個黃絲帶,但他是 true to his belief。你有乜偏見令你唔信佢呢?」

朱凱廸和梁國雄都曾指出,若溫和建制派如曾俊華,成功挾高民意當選,日後若向中央「跪低」,推動 831 式政改,都等同獲得港人授權。到時抗爭便無立足之地,暴政隨時無人可阻。潘東凱則反問:「咁個 alternative 是否要找個衰到無人有的人做特首,我們的抗爭才會好?你覺得如果林鄭上台,你的抗爭會容易咩?」

「唔通要有長遠的民主運動,就要死咗先?被人插幾刀先?」

潘東凱說,要令民主派領袖回心轉意,如今之計唯有靠戴耀廷提出的「特首全民投票」。他預期,到時曾俊華獲得的「公民提名」,將會遠高於胡國興、梁國雄,又或其他候選人。然後,民主派選委們便不得不正視這股力量。

「來一次公投囉,睇下是你們這些站在道德高地的人對,還是我們對?」潘東凱眼裡,有必勝的把握。

曾俊華參選特首記者會

曾俊華參選特首記者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