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曾案」和「七警案」 看建制派人士的涼薄和寡恥!

2017/2/27 — 19:09

2.22撐警集會,陳祖光、譚蕙珠等人在台上拍手支持警員

2.22撐警集會,陳祖光、譚蕙珠等人在台上拍手支持警員

筆者日前曾撰文慨歎中央共產黨摒棄葉劉淑儀如敝履的寡情薄義(註),其實一向緊貼共產黨腳跟而黨性惡劣的土共和附庸仗勢的建制派都是一丘之貉,從他們最近對「曾蔭權涉貪案」和「七警傷人案」所作出的反應可見一斑,前者盡顯其涼薄,後者反映其寡恥!

「曾蔭權涉貪案」最終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一項罪名成立。法官在判刑前夕接獲社會政商界人士為曾蔭權呈交的多封求情信,包括陳方安生、黃仁龍、唐英年和李柱銘等,連政見相左的多位前泛民立法會議員也聯署上書。 可是絕大部份建制派中人竟然如斯吝筆惜墨,數來算去只有曾受「一飯之恩」的民建聯小卒陳克勤聊備一格,其餘人等竟然無動於衷,隱身閃避。  說真的,一封求情信對於影響法官的量刑輕重其實算不準有多少實質效力,只不過反照出溫暖人情的姿態或面相而已。

再者,政治從來都是冷酷寡情,所謂「人去茶涼」,不在權位之後便盡見世態炎涼。 不過回顧當年曾蔭權上任後即毫不避諱表示「親疏有別」,如此隱含偏頗傾向的政治不正確態度本來極不可取,可是他仍然高度表態,存心爭取建制派人士認同。 眾所週知,曾蔭權「親」的當然是親共的政團黨派和工商界,要「疏」的就是拒共抗共的泛民主派和民間團體,他費盡心力拉攏和獻媚,無非著意鞏固其管治影響力。 事實上,曾蔭權主治期間與建制派中人的關係有如同氣連枝般密切和相惜。 可是,到頭來最諷刺的就是如今落難陷險時竟得到如此冷待,能不令人心寒齒冷?

廣告

另一方面「七警傷人案」被判罪成入獄兩年之後,一眾建制派頭頭紛紛冒出來,為警隊四個協會主辦的「撐警晒馬集會」亮相站台。 屈指算來計有人大代表譚惠珠、自由黨的鍾國斌、民建聯的李慧和葛珮帆、經民聯的梁美芬和何君堯,以及新民黨的田北辰和容海恩等等,建制派代表人物可謂傾巢而出。  本來法官對七警控罪已裁定為「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不服者完全可以和理當循照正常上訴程序處理,可是這樣的「集會」顯得不倫不類,台上台下粗言穢語相互和應,辱罵法官的亢奮吶喊此起彼落,公然藐視和踐踏司法機關,令人十分不安。

更令人憂慮的是「集會」以「爭公義、還法治」為口號,卻竟然扭曲有關理念和原則,視「濫用私刑被判罪」為「違反公義」,把「因受挑釁和遭遇壓力而肆意出手傷人」作為「理所當然」和「情有可原」,簡直顛倒是非和混淆黑白,更不必引述員警等同被納粹黨逼害的猶太人那些荒謬的類比。  平情而論,不少警隊人員對法庭裁決所引發的情緒反應和宣洩是必須適當疏導和化解,可是,建制派人士卻借機推波助瀾,直接令人感到「集會」員警自取其辱,間接使香港警方執法公正的聲譽和專業傳統自毀長城於一旦,且日後加劇社會撕裂和對立,貽害深遠。 建制派中人如此無知而寡恥,對有關負面影響實在難辭其咎!

廣告

見微知著,從建制派人士對「曾案」和「七警案」的乖離和反智表現,不禁教人相信他們的政治識見和能量是何其貧乏!

 

**********

註:詳見06/02/2017《立場新聞》拙文〈建制派必須記住:葉劉是共產黨棄如敝屣的樣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