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波子」到薄熙來

2017/10/29 — 10:36

為什麼漁護署可以網開一面,酌情處理觀塘藥房貓店長「波子」的「傷人案件」;但政府卻要出動高層,再三追究曾俊華在港台做節目的事呢?看起來這似乎是兩件完全不相及的事,放在一起來談,着實古怪。但請換個角度想想,以曾俊華的形像和人氣,他難道不就像是個香港人的貓店長嗎?

幾個月前,我在一家藥房門外逗弄一隻店裏養的小花貓,正好一個大概才剛上小學的小女孩經過,她立刻興高采烈地走過來和我一起蹲在地上,一邊伸手撫摸花貓,一邊問我:「佢係唔係呢間藥房的貓點張」。我沒聽清楚她在說什麼,再問了幾次,才曉得說話都還說不清的她,講的原來是「貓店長」。站在她身邊,那一直笑意盈盈的媽媽也確認了:「係呀,係貓店長」。

這就是現在的香港人了,連一個小學一年級的孩子也懂得親切地把一隻商店養的貓喚作「貓店長」。而她的家長非但沒有大驚失色地叫住女兒,高聲警告「小心佢抓你呀」;反而溫柔微笑,自己都想玩埋一份。又如最近接連幾次野豬出沒市區的報道,我們看到很多街坊的反應不是恐慌躲避,恨不得港島也有合法持牌打獵的「野豬隊」;反而是當牠們街坊一樣,紛紛擔心牠們找不到東西吃。可是時代真是變了,也可能是過去幾年民間動保教育有功,今天的香港人對動物已經是友善得多了。特別是貓,過往一年全球互聯網的頭號殺手,幾乎人見人愛,一出就贏。

廣告

在這個連「星島」和「東方」等傳統媒體都曉得用小貓小狗來在網上吸粉的年頭,藍營闖將屈穎妍女士居然把「波子」被告案扯上政治層面來開火,當然會惹來同道不滿。因為愛貓這回事,是超越藍黃的,人同此心,不問立場。於是我們又看到立法會議員,不管是建制派還是民主派,都要為了貓這點大的事出手,分頭跟進。至於漁護署的技術官僚,也樂得做個順水人情,響應民意,在條例和政策之外開恩,讓他們「成功爭取」小貓回家。

這件事說明了什麼?那就是在面對不那麼政治化的事件的時候,即便是一般印像中最技術性、最按程序辦事的政府部門,也會很有「政治智慧」地彈性應對主流市民的意見和傾向。否則一不小心,公關變成關公,一隻貓被「政治化」了,對政府的受歡迎程度是一點好處也沒有的。其實早從港英年代開始,香港政府就不是一具只懂按章操作的機器,它幾乎每一天都在「酌情處理」大大小小各種事情。要不然的話,任何三個站在街上聊天的人,就都能被警方以「遊蕩罪」的名義帶回去差館調查了。最近幾年,我們更能在諸多極受政治爭議的案件裏頭,看見政府的這種彈性,雙重標準根本是家常便飯。

廣告

既然如此,為什麼曾俊華在香港電台做無薪主持,政府就要花掉那麼多的時間和工夫,公開追問他有沒有跟足程序申報呢(最新消息是,曾俊華原來一直有和政府溝通,正在等待特首辦回覆)?正好不久之前,前任特首梁振英才被揭發他當了兩家公司的董事,大家當然會比較這兩人得到的待遇,政府不會蠢到不知道吧?曾俊華退出政壇之後,人氣不減,時常擔當各類慈善活動的宣傳大使,很有要做香港吉祥物的意思,就如貓店長,人畜無害,人見人愛。政府如此高調地揸正嚟做,豈不和硬要拘留「波子」一樣,是要和薯片一眾超越藍黃的粉絲過不去?

和許多港人心目中的「民間特首」公開爭執,徒然降低自己受歡迎的程度,一些朋友都認為這要不是難以理解的政治失誤,就是林鄭月娥的器量太過偏狹。我倒以為,再換個角度思考,別把曾俊華真的當成「波子」,卻以薄熙來類比,整件事件就會豁然開朗了。在出事之前,薄熙來受不受歡迎呢?儘管「唱紅打黑」和「重慶模式」得罪了不少自由派,但生得有型,又懂公關的薄熙來,起碼有一度是全中國最出鋒頭的政壇明星,聲勢蓋過當年正等着接班的習近平。現在呢?他能出來宣傳公益活動,在媒體上頭露臉嗎?

我知道,薄熙來的情況和曾俊華完全不同,不該相提並論,但他倆至少有一樣是一致的,那就是他們都輸了。回想起來,當年唐梁之爭,便是香港史上唯一一次真正有得爭的特首選舉;而林鄭月娥和曾俊華較量,則是場結局早已寫在牆上,但大家都還假戲真做的最後一次表演(以後應該就連戲都不必演了)。這次表演,在一些建制派人士看來,幾乎嚴重到了「政權保衛戰」的程度,曾俊華也差點淪為「外國勢力」的代言人。好在香港各界精英奉公體國,識大局,懂大體,這才力挽狂瀾。而敗選的曾俊華,沒有被人查出什麼問題,掉到曾蔭權甚至薄熙來的境況,已經是當局寬大為懷的表現了。他現在忽然要在理應做喉舌的官方媒體露臉,是不是別有圖謀,想要另起爐灶,搞亂香港政局呢?所以要不要即時按住他,就不是要不要放過「波子」之類的公關問題了,而是牽涉路線鬥爭,關乎大是大非的根本政治決斷。要知道,在現代中國政治傳統,勝負之間從來都是你死我活的路線鬥爭問題,輸家一定是犯了政治錯誤,沒有例外。特首選戰之後不再窮打敗寇,已經是讓曾俊華「軟着陸」了,就好比李源潮在十九大不入中委也算是好待遇一樣。

這種思路肯定是大部份港人還不能接受的,他們多半可以明白曾俊華和「波子」貓的比較,會用公關做得好不好的角度來思考林鄭月娥對曾俊華的死纏不放;但是無法理解曾俊華怎麼就成了薄熙來那個檔次的人物。可是我發現,只要放下過往分析香港時勢用一種腦袋,分析大陸政局則用另一種框架的舊習;把香港納入一國之內,真正體會全面管治權的用意,很多香港官場政壇不可思議的怪現象,就會顯得有理可究有跡可循了。以後評論香港時事,就別用過時的老黃曆了,否則我們就會一直搞不懂為什麼同樣是離任,政府對梁振英會比較寬大。用另一副眼鏡去看,你一定可以看見,梁振英才是人生勝利組。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