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青年樂園》被封看理大民主牆事件

2019/3/4 — 12:12

     如果說佔中三子之一戴耀廷教授探討港獨可能的論文是「播毒」,理工大學學生會「連儂牆」貼港獨議題是「談獨」。這樣左派外圍組織《青年樂園》周刊於六七暴動期間鼓勵學生就義、與港警拼命,其毒害學生的深度、力度都是戴耀廷及理工民主牆事件無法企及。

    《青年樂園》周刊(下稱「青樂」)於 1956 年 4 月 14 日由吳康民成立,抗衡廣受歡迎的《中國學生周報》。為了滲透官立、津貼、補助及私立學校,發揮「灰線」作用,《青樂》在左派暴動前一直避談政治,只是藉活動接觸學生、發展黨員。六七年五月,港澳工委梁威林、祁烽動員各條戰線起來「反英抗暴」,《青年樂園》馬上露出猙獰面目。

廣告

《青年樂園》漫畫誇張失實,只圖煽情。《消失的檔案》提供。

《青年樂園》漫畫誇張失實,只圖煽情。《消失的檔案》提供。

廣告

1967年5月19日《青年樂園》報眉以<人民的力量>指出,歷史上沒有一個反人民的勢力不被人民毀滅。《消失的檔案》提供。

1967年5月19日《青年樂園》報眉以<人民的力量>指出,歷史上沒有一個反人民的勢力不被人民毀滅。《消失的檔案》提供。

 

 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簡稱「鬥委會」於1967 年 5 月 16 日成立,5 月 19 日《青樂》報眉即以<人民的力量>鼓動群眾:「人民的力量是要勝利的,真理是永遠存在的。歷史上沒有一個反人民的勢力不被人民毀滅的!」《青樂》的漫畫、專題報導及讀者來信充斥著血腥與暴力,「民主櫥窗」欄目以畫寄意,華警是「黃皮狗」、外籍人士是「白皮豬」,他們都要被消滅。「白皮狗」殺人不眨眼,港英警察蒼茫逃命,與左派群眾對峙的都要血債血償。

民主櫥窗欄目以仇恨鋪墊,強調血債血償。《消失的檔案》提供。

民主櫥窗欄目以仇恨鋪墊,強調血債血償。《消失的檔案》提供。

 

5月26日《青樂》從頭版到副刊都極盡煽情,署名伊利沙伯中學紅蕾之<向英勇的青少年致敬>,文風及內容都和黨報無異,左盲以外更與事實不符。

<向英勇的青少年致敬>鼓吹仇恨,文風和黨報無異。《消失的檔案》提供。

<向英勇的青少年致敬>鼓吹仇恨,文風和黨報無異。《消失的檔案》提供。

「當看見工人們整齊的隊伍,讀到了牆上的豪言壯語,看到各界慰問團的熱誠,激動的淚花在你們眼裡閃爍著。大家從不相識,但是階級的仇恨,反迫害的怒火,使你們與工人們擁抱在一起。深厚的階級感情,隨著你們身上的血液沸騰。…迫害升級了。瘋狂的豺狼用槍托、警棍追打著工人和行人。『停止你們的暴行。』英勇的你們站在馬路當中,怒斥這羣氣勢洶洶的鷹犬。『防暴隊』向手無寸鐵的你們開槍了。…一個十五歲的女同學中槍倒地了,幾個同學撲上前把她抱起,警棍在你們黃色的皮膚上留下了青紅瘀塊。『這個軍隊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它要壓倒一切敵,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不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只要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要繼續戰鬥下去。』英明的號召在你們身上增加了無比的力量。」

<向英勇的青少年致敬>《青年樂園》1967年5月26日

官校學生若可以寫出黨報級文章,其政治覺悟可以讓《青樂》編輯們向工委邀功了。只是新蒲崗膠花廠外的對峙並沒有任何人中槍,更何況是「十五歲女同學」。謊言、聳動、煽情都是民族主義者常用的利器,署名金文泰中學中青的<活著為了什麼?>更以英雄就義、戰士犧牲,鼓勵年青人以他們為榜樣。

<活著為了什麼?>以英雄就義、戰士犧牲鼓勵學生就義。《消失的檔案》提供。

<活著為了什麼?>以英雄就義、戰士犧牲鼓勵學生就義。《消失的檔案》提供。

「一個女英雄,在敵人的槍口下,臉不變色心不跳,結束了光輝燦爛的一生。…一個戰士,撲入熊熊的烈火中,獻出了年輕的生命。他,是為了搶救國家的財產,挽救人民的生命。年青的朋友啊,你可有想過 -  我們活著是為了什麼?你可有想過 - 什麼人是我們的榜樣?」

<活著為了什麼?>《青年樂園》1967年5月26日

《青年樂園》周刊及理工民主牆都是面向學生,前者因為掩飾得好,左派暴動前廣泛派送往官立、津貼、補助及私立學校。去年秋天,理工學生會為守住民主牆自主性,在雨傘四周年後以「連儂牆」形式讓同學們書寫感受。我看了錄映片段,學生們跟教授談判的態度的確聲大夾惡,只是查探原因,他們的暴躁和民主牆被封,多次要求溝通,包括絕食、電郵,在李嘉誠樓17樓呆等有關。校方紀律委員會以停學、退學及自設法庭判學生社會服務令等方法懲處,以收寒蟬效應。

《青年樂園》於十一月下旬被勒令封閉,《華僑日報》1967年11月23日。照片由《消失的檔案》提供

《青年樂園》於十一月下旬被勒令封閉,《華僑日報》1967年11月23日。照片由《消失的檔案》提供

 

《青樂》自六七年五月始,逐周發放鼓吹仇恨及不實信息,嗜血程度令人咋舌,港英政府尚且容忍,直至十一月下旬才勒令封閉。這份學生讀物先以文藝包裝,在六七暴動非常時期毒害青少年,前地下黨員梁慕嫻撰寫的「我所知道的《青年樂園 》」提供了背景。諷刺的是,《青樂》核心成員石中英(化名)、外號「左派金主」,2013年7月17日在理工大學講座上為這份有黨印的刊物重新化妝,連主辦方稱之為「左派刊物」亦有異議,發言獲《大公報》分十天連載。根正苗紅以外,更見漂白工作於多年前已展開。

年青人是社會的未來,雨傘運動以後,教育界流傳要放棄幾代人來穩住管治,獨立思想被視為禁忌。只是高壓之下不可能調教出有公民責任、有擔當的年青人,若套用《青樂》的報眉:「歷史上沒有一個反人民的勢力不被人民毀滅的!」這種判決不能服眾,令香港專上教育聲譽受損,亦會製造更多不穩定因素,社會撕裂更甚。

 

消失的檔案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