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 23 條到逃犯條例

2019/6/9 — 15:31

歷史不會簡單重複,但總能有所啟示。

香港是國際自治政體(internationalized autonomy),通俗說就是「國際租界」。北京要全面控制香港,就要面對三方挑戰,一是國際社會(以美國為首)、二是親中代理人(商界、左派、外圍組織等)、三是香港民意(民主派政黨、公民社會)。2003 年,北京在 50 萬人上街後,仍然試圖闖關立法;最終北京被迫撤回 23 條,實是三方力量微妙互動的結果。

今天北京再推逃犯條例,先是壓服親中代理人;表面看已控制局面,但商界取態仍然微妙,外圍組織更見不穩(例如律師會)— 但問題是今天之商界,已非昔日由田北俊領導能振臂一呼之自由黨。

廣告

國際社會之反對聲音,表面看比 23 條立法時更強,歐盟、英國、加拿大政府已作反對,各外資商會亦陸續表態 — 但關鍵在於美國。2003 年中美尚處於友好,白宮和參眾兩院卻早在七一遊行前,已分別發聲明和通過動議,作出最高層次之反對;反而,今天中美處於新冷戰,美國對逃犯條例之反對力度,卻停留在國務院、CECC 和 USCC 之層次。美國仍在謀定後動,是今次逃犯條例鬥爭之最大變數。

2003 年 50 萬人上街,証明單靠香港民意,雖不能改變政局,卻能帶動國際社會和親中代理人出現變化。今天,香港民意還能否起槓桿作用?這個問題,恐怕只有事後才能知道。

廣告

香港是地緣政治前線,香港人之命運,從來不能完全自主。但可以肯定的,是香港人唯有站出來,發出最大之吼聲,才不至於淪為大國權貴之典當品。2003 年如是,2019 年如是,未來也是如此。

延伸閱讀:
香港在中美新冷戰:自由世界前哨?紅色中國前哨?/方志恒
Hong Kong and the US-China New Cold War/Brian C. H. Fong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