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復仇」者聯盟:Avenge 還是 Revenge?

2015/5/4 — 13:42

電影院近期有什麼熱鬧話題?就不外乎一班在荷里活呼風喚雨的特技英雄們,漫畫統稱他們是Avengers,中文世界一概譯作復仇者聯盟。Avenge即復仇,那Iron  Man,Captain America,Hulk等各具超能力的人物,有什麼仇要由他們去報?電影來說,一開始似乎是來自Thor雷神的家族情仇,那樣的「復仇」還算合理。然後呢?他們為什麼而戰?既然不為解決個人恩怨而存在,那就是承擔保護地球的責任吧。至少在全世界的小朋友及青年人眼中,這就是超級英雄的使命。

那Avengers即使為大眾除害,但「害」從何而來,又應如何為Avengers們結集聯盟的正當性作辯解?他們有什麼共同的正義去作Avenge的代表?從前漫畫盛行的年代,仍是冷戰時期,共同敵人當然是站在美國對立面的蘇聯;今日千禧年之後,蘇聯解了體,取而代之是自九一一後陰魂不散的恐怖主義。那恐怖主義是什麼?從字義上看,「恐怖」當然是讓人心生恐懼,那「恐怖」活動就是在社會製造集體恐慌的行為,炸毀一座大廈,破壞一條路軌,任何具社會標誌性的象徵,都可以是恐怖主義的目標。超級英雄電影中的大反派們,不都是侵襲既定社會系統/秩序的恐怖份子嗎?《Iron Man》(鐵甲奇俠)第一部就直接讓Tony Stark俘虜到阿富汗,促成Iron Man的誕生。Captain America既名為美國隊長,本來就是「大美國」的圖騰,無堅不催的盾牌,正是其個人意志的展現,延伸到每個國民。

廣告

進一步看這些電影作品中的反派背景,又與現實中恐怖份子的出處/動機連結,共通之處大概就是「復仇」-超級英雄們的敵人其實才是真正的「復仇者」。這群「復仇者」往往是社會不公義/不平等的受害者,被邊緣化的悲劇人物,受到壓逼而反抗,最後向整個世界作報復。《Iron Man2》(鐵甲奇俠2)的Whiplash如是,《Spiderman》(蜘蛛俠)系列的綠魔或八爪魚博士如是,新一輯《Avengers》(復仇者聯盟)的Scarlet Witch與Quicksilver亦不例外,《X-men》(變種特攻)中的變種人更甚,從而衍生出奉信Magneto磁力王的一派。「伊斯蘭國」、「阿爾蓋達」,又何嘗不是因仇恨而生,在信仰、政治、種族上遭受逼害而武裝反撃,以極端方式建立自己的權力?只是他們的目標並不單對準剝削他們的來源,卻通過傷害無辜平民展示其影響力及脅迫性。

廣告

那超級英雄們是Avengers,他們的「復仇」就屬於“Revenge"。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revenge and avenge?這個區別,只要隨便在Google搜尋就可以找到;Avenge與Revenge的分別,在於Avenge是有公義的成份,Revenge則出於純粹的「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上述提及的奸角們都不純粹,因為他們的目標都並不止於對他們行使傷害的仇人,卻牽涉並波及無關的路人。因此,近日電影院中真正在上演「復仇者聯盟」的,實是《White God》(狗眼看人間)中的「雜種狗」聯盟,還有《WildTales》(無定向喪心病狂)中六個報復故事的主人翁。

冤有頭,債有主,「報仇」這題材在電影史上屢見不鮮,Quentin Tarentino就深好此道,《Inglourious Basterds》(希魔撞正殺人狂)借電影讓猶太人向納粹希魔報復,《Django Unchained》(黑殺令)讓黑人向白人報復,當然少不得《Kill Bill》(標殺令)的新娘大報復,殺個痛快,沒有任何道德責任。看到群狗殺人,看到飛機直墮,一個個大仇得報,無不大快人心,觀眾的笑聲叫聲正有著宣洩的快意,然而在電影世界中得到了過癮快感,就可忘記現實生活中的冤屈痛楚嗎?而且,當事人真的可確保自己報仇的目標正確嗎?《狗眼看人間》到最後尚且臨崖勒馬,不損小女孩一絲毫髮;《無定向喪心病狂》錯殺良民後,會有反思嗎?還是堅持代罪羔羊都是助紂為虐而死有餘辜?

Revenge總是容易,Avenge總是困難。《狗眼看人間》的結局只能停在目前那一幕,因為若要寫實,之後劇情不論怎樣走,都只會是仇恨的循環,可以是《Planet of the Apes》(猿人爭霸戰)的革命成功,兩個階級地位逆轉,始終有剝削,始終不平等,只是相互易位;可以是就此停止衝突,那人類會否放過起革命的狗隻?和平的平等共處終究只得那個終場時刻,無法長久。《無定向喪心病狂》終結仇恨的方式始於同歸於盡,終於愛與寬恕,然而傷害已經造成了,真可相敬如最初嗎?唯一無法否認的事實是,《狗眼看人間》與《無定向喪心病狂》的主角們若出現在超級英雄的世界,都必然是Avengers的敵人,然後會被消滅,跟著市民大眾會歡呼,這是一個大團圓結局。這樣真的是公義得到伸張,社會得到Avenge嗎?

Avenge與復仇有著這樣一個不能翻譯的距離,因為Avenge並不等於Revenge;但Avengers的「復仇者聯盟」則跟Avenge所代表的社會公義,同樣有著一個不能以科技軍備填補的距離。什麼是真正的Avenge?是超越個人仇恨的,是針對權力機關的,針對制度系統的,不讓曾經受害的反變成害人的,這個答案來自《The President》(總統大人著草了),導演Mohsen Makhmalbaf麥馬巴夫曾為政治犯,見證過伊朗兩次革命而得出的政治覺悟,他與其電影代表的才是真正的Avenger。

 

原刊於作者博客

延伸分享:
關於非我族類的小眾圈子
《X-men》系列回顧–融入社群,獨斷獨行,還是排除異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