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報章中國記者 因撐佔領被囚逾3個月

2015/1/15 — 19:23

圖:Die Zeit網站截圖

圖:Die Zeit網站截圖

佔領運動落幕月餘,曾參與佔領者陸續面臨當權者的秋後算帳而進出警署、法院,同時內地亦有數以百計人士因曾聲援佔領被清算,當中包括一名為德國《時代周報》工作的中國記者,已被拘留逾3個月,她曾經到香港工作並支持香港的佔領運動。

40歲的張淼是《時代周報》記者Angela Köckritz的助理,Angela近日為《時代周報》撰寫6,500字長稿,闡述張淼從去年10月到港報道佔領運動,到在北京「被消失」至今的經過。文章指出,他們本想減少傳媒報道此事,讓德方透過外交渠道救出張淼,但這努力至今都是徒然,張淼仍未被釋放。

微信上載黃絲照 曾參與聲援佔領詩歌會

廣告

Angela在文中透露,她和在德國生活多年的張淼去年9月24日抵港,二人曾一同採訪示威活動,928警方施放催淚彈當日,二人更在街頭工作至凌晨。成長於八十年代的張淼,對今次運動感到十分興奮,更不忌諱地戴上黃絲帶,甚至把微信頭像改成黃絲帶:

『當1989年學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抗議的時候,張淼是中學生。她就住在廣場附近,常常給他們送水喝。6月4日夜裡坦克開進來,就是從她家門前經過。至今房子的牆上還能看到彈痕。』

『「不可思議」,張淼反復念叨,她很興奮,很高興。一個女孩遞給她一條黃絲帶——它是這一活動的標誌,她把它別在身上。我能理解她,但還是請她拿下來。「我們是記者」,我說,她笑了笑,把絲帶取了下來。幾小時後,在別的地方,她又把絲帶別在身上。』

廣告

Angela又指,張淼是「微信控」,雖然她曾勸過張淼,但仍阻止不了張把在那些在香港拍的示威照片上載微信。直至10月1日,張淼的7天簽注到期,跟很多大陸人一樣,她不得不返回北京。當日在賓館互相道別擁抱,就是Angela至今最後一次看見張淼。

翌日,她就收到張淼被捕的消息:

『漢堡的編輯部說:「中國公安部門的張先生打來電話,說張淼被捕了。」張淼的哥哥給我發來內容相同的短信。沒有人確切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不停地打電話。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幾乎沒幹別的事情。幾乎沒吃,幾乎沒睡。不管用什麼辦法,我必須把張淼弄出來。我跟德國大使館聯繫,跟外國記者會聯繫,跟張淼的家人和朋友聯繫,跟編輯部聯繫,跟公安部門的張先生聯繫——他在公安局給外國人發放簽證的部門工作。如果記者們的報道令政府不滿,他們有時就把外國記者叫來,威脅不再延長其簽證。但我直到目前還沒遇到這方面的麻煩。』

此後,Angela與張淼家人一起在北京奔走,後來知道10月2日下午,張淼和一個朋友想去參加聲援香港抗議活動的朗誦會。一位藝術家朋友開車把他們帶到那裡,警察已經等在門口,她們曾嘗試逃離,但最終仍然蹤影全無。10月8日,張淼的家人收到官方逮捕令。

「請相信中國是完美無缺的法治國家」?

在隨後的幾個月裡,全中國有越來越多的人因為支持佔中而被捕,根據維權律師的消息,有兩百多人被捕。張淼所住的則宋莊有10人被捕,全都與詩歌朗誦會有關,Angela認識其中的4人。

「這是一個人治的國家,我所承受的不安全感,是他們有意而為。」Angela寫道。諷刺的是,在與國安交涉期間,一名國安對她說,「請相信中國是完美無缺的法治國家」(Have faith in the rule of law in China. It is perfect.)。

交涉期間,Angela亦受到國安的審問,要求她承認在香港參與策動佔領運動。經多日問話,她最終於10月13日在德國大使館工作人員陪同下到機場,離開北京。及後的12月10日,她始得到張淼的最新消息:

『一天以後,我們得知,她被轉到了通州看守所,通州是北京的郊區。根據法律,那裡的警察和守衛是不許打人的,但是他們常常利用特定的同監者——他們受命於守衛或在他們知情的情況下——虐待同牢房的人。

12月10日,律師終於被允許見張淼。他暗示我,我們在電話裡不能隨便說話,但他還是告訴我,張淼身體和心靈都受到折磨,她意志堅強。公安局試圖迫使她簽一個聲明,宣布她與我們的關係結束。

她沒有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