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式愛國:如何贏得別人尊重?

2018/1/31 — 10:29

柏林市中心,有一個住宅區停車場,常見三五成群的人在圍圈,不做什麼,就是聽故事。

這個「景點」,附近沒有任何指示牌,沒有像樣的標誌。沒有留下多少痕迹,沒有紀念雕塑,當然更沒有墓誌銘。

這裏正是希特拉最後日子藏身的地堡之原來位置,這是他自殺的地方、二戰結束前夕盟軍圍剿的終極目標。

廣告

為何沒有「打造」成景點?據說是政府刻意的,因為想避免這裏成為極右分子的聚腳地,不想納粹崇拜者找到悼念的誘因。

這是理所當然的做法?不。你看看其他民族,有人把戰犯靈位放神社供奉讓軍國主義者千秋萬世香火永享;有人把殘害幾千萬自己人的大魔頭當作民族英雄繼續膜拜。而德國人的懺悔,遠不止此。

廣告

二千多塊石棺形雕塑組成的歐洲猶太人遇害紀念碑群,選址就在柏林地標勃蘭登堡門旁。誰會把「恥辱」標記放在自己首都核心地帶,時刻提醒自己民族的惡行?是德國人。

在德國街頭,甚少見國旗飄揚,只會在世界盃時才見德國國旗滿街;不少德國人說,看見人們亢奮地搖動國旗,會感到不舒服不自在。此行還碰到一位記者,他當年對東西德統一有很大疑慮,不是因為擔心經濟被東德拖垮,而是擔心一個統一而強大的德國會是新一輪災難。看看一次及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她的憂慮並非無根據。

一位導遊達人則說,德國人直面戰爭過錯,某程度也是逼出來的。納粹德國與共產黨是死敵,當年東西德分裂分治,共產東德就不斷詰問納粹罪行,令西德不能不面對歷史。原來國家分裂也有好處。

看看今天我們眼前所見,愛國愛黨惟恐表忠不夠快,講講自決自主也是天大罪行,此等思想行為,與冰封機場飛機停飛要唱國歌壯膽屬同一層次的腦殘。

德國人活在反思之中,二戰過錯成為國民教育主菜,罪疚感也可成為民族認同的一部分,甚至自覺國家強大統一可能帶來災難。誰說碰上國旗國歌要感動流淚?誰說國族認同必須自豪驕傲、搖旗吶喊、感激國家係阿媽?

有自信反思己過,有勇氣面對批評,有底氣面對自己,才會贏得全世界的尊重。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Coco 與 Holocaust:回憶就是力量
威權時代來臨,二十個歷史教訓

連結:潮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