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徹查警隊角色 停苛政紓民憤

2016/2/17 — 10:35

梁振英二月六日在香港警察學院結業會操上,檢閱畢業學警。(資料圖片)

梁振英二月六日在香港警察學院結業會操上,檢閱畢業學警。(資料圖片)

旺角大年初一爆發警民衝突,激烈程度創造了五十年一遇的紀錄,但更令人吃驚是特區政府的反應:衝突發生後不到十小時,特首梁振英已把事件定性為「暴亂」,林鄭月娥並堅稱與政府管治無關,任何要求檢討社會撕裂底因的呼聲均被梁斑子指責為「找藉口掩飾」,從局長到建制派議員到親中社團,一致高呼「譴責暴徒」「嚴厲執法」,似乎只要用嚴刑峻法緝拿示威者歸案便可以天下太平。正因這套連極權政府也不相信的邏輯被傳媒大事渲染,一心渴望安穩生活的市民更要認清事實,對症下藥,才能避免香港跌入深淵。

香港警方在旺角衝突中的角色實在啟人疑竇:一方面自身難保,有90名同袍受傷;另一方面鳴槍揮棍,有濫權濫捕之嫌。

廣告

警務處長盧偉聰在旺角衝突後當天記者會上表示不排除「這是有組織、有計劃的暴力事件」,此說引發連串疑問:本土派人士早在互聯網號召集結,警方情報科亦早已監察他們一舉一動,但今次警方看來全無事前部署,現場裝備不足,陷前線警員於不義,以致負傷累累,「速龍」部隊更在衝突發生後近7小時才到場,變得空有其名。

獨立調查  刻不容緩

廣告

這個人命尤關的「大蝦碌」只有五種可能:一、警方情報科失職,應收料而未收;二、有人收到線報後知情不報,以致部署失誤;三、警隊高層刻意安排,犧牲前線警員作苦肉計;四、盧偉聰信口開河,根本暴力行徑並非本土派事先組織而是有黑勢力中途介入;五、盧偉聰受高層政治壓力,被迫口不對心。不管哪一項結論屬實,警方高層都是失職或瀆職的嫌疑人,前線警員更是有口難言,因此必須由獨立於政府的大法官領導調查委員會徹查,才能水落石出。

事實上,警隊高層的部署造成「鬥雞效應」,令前線警員陷入貼身對打的局面,容易「殺紅了眼」濫用暴力,使示威者與警員陷入互相施暴的惡性循環。

例如《明報》記者在表明身份後遭約十名警員狂毆至後腦出血,另有視像錄影到示威者倒地後被警桿毆打和警員向示威者擲磚還擊,究竟有多少同類暴力尚未揭發?由於前線警員已滿腔憤怨,當今危機是警隊管理層為了「補鑊」而縱容濫權濫捕,例如有幾名被捕人士在出庭時向法官展示拘留期間被警毆打的證據,更有環保人土因二手物品回收倉被捕。

過尤未及的舉措,不但有辱警隊專業聲譽,更令社會跌入以暴易暴的陷阱。在今天政治僵局之中,受傷或受屈人士均不信任警方亦不信任監警會(從退休警司朱經緯涉打人案中監警會角色被矮化便可見微知著),只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才有望找出真相。沒有獨立調查,政府便沒有辦法掃除疑慮,更沒有資格以陰謀論排除一如電影「十年」作出的指控。

有學者和專業人土發起聯署,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真相、衝突成因及提出建議,不消一晚便有愈千人嚮應,說明這是人心所向。

社會契約   瀕臨撕裂

任何文明社會要暢順運作,均有賴人民與政府間互相接受的無形社會契約。當社會契約撕裂的時候,光靠警力無法維持社會安寧,只可以令仇恨升級衝突不斷,或令社會在高壓下變得雅雀無聲。以上兩種結果的任何一種都會把香港推向不歸路,現有生活方式和自由權利逐步崩潰,一國兩制危如累卵。

香港大學1月15日公佈的民情指數是52.8,創下自1992年開始調查以來的最低紀綠,比2003年7月還低11點。旺角衝突雖因魚蛋檔擺賣而引發,從宏觀看可說亂局早成,事出有因。縱使有人認為把梁振英視作萬惡之源是過於偏頗,但他管治下的香港社會嚴重撕裂,民怨沸騰,是鐵一般的事實。

社會當務之急,是採取行動避免出現旺角衝突的第二波、第三波。特區政府應率先放棄只懂高調譴責、不肯深刻自省的政治姿態,並主動拆解當今放在面前的政治炸彈。

苛政不除   騷動不止

舉其大者,最少有五個會在未來幾個月陸續引爆的政府自製炸彈須從速拆解:一、化解網絡廿三條或在未有共識前撤回修訂;二、取消TSA(全港性系統評估)考試而非因保存官僚面子作小修小補;三、委任新人接掌港大校委會主席以避免李國章進一步激化矛盾;四、停止申請高鐵超支撥款、避免公安入城並全速制定效益更高的改建方案;五、促使銅鑼灣書店五子安然返港。

越珍惜香港繁榮安定的市民,越需要了解香港新常態的規律。欲明白年輕一代的取態,莫如細讀香港大學學生會2月10日的聲明,謹節錄一段如下:

「冰封三尺,絕非一日之寒:磚頭火舌僅其物象表徵,專制政權壓迫實為原兇。過往港府尚有些須節制,會因和平示威而讓步。近數年來,港共政權愈加無恥,面對逾百萬人爭取真普選的民意,依然不聞不理。港人忍無可忍,遂於雨傘革命奮起抗爭,設障開傘,持盾擋棍。今日旺角之役與雨傘革命一脈相承,分別在催淚白煙與懾人槍聲之下,不再畏懼,勇往直前,掀起新式抗爭之序幕。」

無論大家是否認同學生會聲明中的分析,但當年輕一代中的精英甘願揭竿而起的時候,成人世界還以為可以一切依舊,豈非掩耳盜鈴?特區政府還恃權硬闖,莫非要押上全社會資產作賭注?

梁振英是否真以香港越亂越好為施政目標,圖令北京對他更支持或有助連任,大家無從稽考。果真如此,這是以一人私利凌駕七百萬人福祉。但他身旁的官員,很多在港英殖民政府中浸淫幾十年,亦有不少在學界、專業界或公民社會打滾數十載,難道忽然失憶,忘記了香港自六七暴動後與民共始的成功之道?忘記了權力越大責任越大的道理?

原文刊於《明報》2016年2月16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