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徹查警黑合作 避免更大規模的政治危機

2019/7/25 — 19:06

721元朗西鐵站毆打事件,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721元朗西鐵站毆打事件,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文:陳詩韻,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後研究員】

七月二十一日晚,白衣兇徒在元朗西鐵站用鐵通木棍等武器無差別地追打市民。隔著屏幕,一幕幕元朗西鐵站內市民被白衣兇徒打至頭破血流、受傷倒地、大叫痛哭的畫面,令無數香港人徹夜難眠。事隔數日,相信不少市民仍猶有餘悸。更難想像當天倖存者的身體及心理創傷要多少時間才能平復。暴力襲擊事件的翌日,網上有消息流傳黑社會將在元朗衝突,元朗居民皆人心惶惶。商鋪落閘、街道冷清。恐懼甚至蔓延至屯門、荃灣一帶。新界西的居民都互相提醒要及早回家。大家恐懼的是甚麼?表面上,市民是害怕黑社會衝突會殃及池魚。然而市民集體回家自保向政府發出清晰的訊息——我們不能再信任警隊。

血洗西鐵事件十多小時後,政府終於周一下午召開記者會。對於六月十二日的反對逃犯條例示威衝擊,政府匆匆定性為暴動,警察更以涉嫌干犯暴動罪拘捕示威者。對於星期日導致至少四十四人受傷(不包括「飛天南」)的暴行,特首林鄭月娥卻拒絕用上暴動字眼,僅稱兇徒為施襲者。公眾質疑警隊沒有及時到場制止兇徒襲擊市民,及後更沒有當場拘捕他們。更令人震驚的是警方凌晨到南邊圍村調查時,亦沒有作出拘捕行動。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解釋不同陣形人士均沒有手持攻擊性武器,因而不能確定村內白衣人士有參與「打鬥」。即使新聞片段清楚顯示大批白衣人士手持鐵通,警隊只目送他們離開。周日參與襲擊的兇徒為數數百人,部份兇徒並沒帶上口罩。截至周三,警方只是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十二人,事件主腦仍消遙法外。林鄭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否認警黑合作,但一再迴避記者提問及市民的關注。警方行動令社會質疑其先縱容,後包庇兇徒,全城嘩然。連日來記者及公眾向警方提出以下一連串質詢,盧偉聰必須立即正面回應。

廣告

問題一:有元朗區議員在事發前一日(七月二十日)已收到消息指將有白衣人將於周日在區內聚集,並通知警民關係科。警方有否收到有關白衣人聚眾的情報?警方有否因而增加警力應對?

問題二:警方指七月二十一日因抽調人手應付中西區示威活動。警方在新界西抽調了多少警員到中西區?當晚在多少警員在元朗及屯門警區執勤?

廣告

問題三:為何警方在接獲大量求助電話報案,理應知道事態嚴重,最初只派出兩名警員到元朗西鐵站?他們即使要求增緩,為何不能留在現場保護市民?

問題四:在 11 時 20 分到場的警員來自哪個警區?何以遲遲未能到達現場?

問題五:為何警察在第一輛西鐵站內暴力襲擊後,沒有對白衣兇徒作出調查及拘捕?為何警察如此肯定他們不會再折返或在其他地方襲擊市民?

問題六:元朗及天水圍警署為何因市民求助而落閘?

問題七:多名記者拍攝到軍裝警員在南邊圍村與手持鐵通的白衣人士交談,警隊如何評論遊乃強指揮官「沒有發現那一個陣營身上有武器」的判斷?

問題八:警方在七月二十一日在元朗西鐵站附近及二十二凌晨在元朗南邊圍村分別記錄了多少懷疑施襲者的身份證資料?

問題九:周三一個記者會上,曾受襲報案的人士指過去兩日警方仍未與他們聯絡落口供。警方如何解釋?

問題十:為何只以非法集結拘捕涉案人士?

種種跡象令市民憂慮警方有意縱容白衣兇徒肆意襲擊市民,並讓兇徒全身而退。要了解警察高層的動機,甚至與白衣地區人士的關係,必須要靠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七月二十一日元朗血腥暴力事件的真相! 對於逃犯條例的爭議,不少建制派人士無視社會訴求,以影響警隊士氣為由,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事實上,政府一再逃避逃犯條例的政治責任,導致警民衝突不斷升溫,才是警隊士氣受損的主因。警隊高層縱容兇徒襲擊市民,再度摧毀警隊所餘無幾的公信力。相信前線警員都知道,出賣他們的,是盧偉聰,是林鄭。警隊高層罔顧市民的人身安全挑戰香港人的底線。近日,消防、救護、海關及入境處等紀律部隊職員,以至多個政府部門的公務員皆對警隊表達恥與為伍。大律師公會、元朗中學校長會主席、香港大學校友等均表達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查元朗襲擊事件的需要。若政府不盡快徹查事件,不但難以服眾,更將引發更大的政治危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