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情極度悲憤和沉痛的一個晚上!

2019/4/10 — 14:05

是日(4 月 9 日)早上前往西九龍裁判法院門外聲援「佔中九子」,表達關懷之情和支持之意,遇上這些年來不少結伴同行相識的朋友,以及一些不相識的同路人,彼此眼神交流,輕聲問好,心情卻沉重非常。筆者在人群中只能擠身上前與較相熟的朱耀明牧師緊握雙手,說聲保重和表示代禱。

筆者昨夜睡得不寧,醒來心情十分傷感灰暗,在裁判法院門外只待了一會便拖著疲累身軀和昏沈腦袋回家嘗試倒頭睡一覺,可是,在半醒半寐間從手機不住傳來眾人罪成的裁決訊息,不祥預感終於變為事實。儘管他們的表現一直磊落光明,進入法院前的逐一發言仍然保持著一貫的平靜心態,筆者總是無限牽掛的放心不下。特區政府包藏的禍心早已路人皆見,自「佔中九子」被起訴和上庭聆訊過程中,勾起筆者無限感慨,一直忐忑不安。傍晚時份看到朱牧師陳情的報道,再細讀〈敲鐘者言 — 朱耀明被告欄的陳辭〉全文,心情更悲憤莫名,衝口而出的對那個特區班子一眾狼子狗官媽的爆粗痛罵起來!

廣告

縱觀陳辭全文,文末最後那幾句「我們沒有後悔,我們沒有埋怨,我們沒有憤怒,我們沒有遺憾,我們沒有放棄」寫得踏實動人,筆者深信這是朱牧師和他親密同行者的摯誠心聲,充分流露出他們熱愛香港的赤子之心。對於他們的冷靜理智、包容大愛和豁達情懷,筆者大受感動,感受到他們站立在高處的昂然形象。不錯,筆者撫心自忖,從來沒有因為參與過這次運動而感到後悔,此後也不會放棄對民主和公義的追求,可是必須坦言,心裡的確有點埋怨,更多的遺憾,以及極大的憤怒!

筆者無疑有點埋怨,從啟動「佔中」以至演變為「雨傘運動」的整個過程中,參與的人,包括具抗爭經驗的長者前輩和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年輕人,雖然本著類同的信念,卻只為行動的具體策略而並不協調,最終彼此未能和諧磨合。筆者明白歷史的軌跡從來很難按原先計劃藍圖而鋪設,大型群眾運動的走勢絕對不是以個人主觀意願所能轉移和導向,也因此「佔中三子」靠邊站和大台最終被拆毀是無奈的終局。筆者以為,缺乏凝聚力量的焦點方向而導致「雨傘運動」被清場,難道只憑「世代隔閡」的理論分析便足以解說一切嗎?筆者不得不對一些同路人畢竟有欠大體的誤失戎機而表示埋怨!

廣告

筆者當然有更大的遺憾!從早期策劃設計、中期佈局安排,以至後期伺機待發的「佔中」行動醞釀過程中,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和深入討論,以及更重要的觸發起年輕人積極投入,令不少香港人重新燃點起嚮往民主政治的希望,嘗試毅然走前一步。可是事與願違,事情的發展趨向不和分裂,致令不同背景的群組和團體貌合神離,往後更陷入情緒的低潮和人心散渙的後遺現象。筆者以為「雨傘運動」後的有關記述、分析、檢討和批判還是過於浮面膚淺和情緒化,缺乏理智的探究、深層的剖析和尖刻的論斷,恐怕日後未能從失敗經驗中汲取教訓,令人深感遺憾!

筆者最大的憤怒必然是衝著這個鮮廉寡恥的特區政府而迸發!如今特區政府的主事官員只懂得以北京的狗頭是賴馬首是瞻,所謂「一國兩制」已漸漸淪為「一國一制」,「高度自治」的自主剩餘權力已不斷被剝奪削弱,香港被「大陸化」的日子已逼近眉睫。筆者以為,從 DQ 泛民主派候選人,打壓言論自由,製造反港獨浪潮,以至起訴「旺角暴亂人士」和「佔中九子」等一連串精心策劃的「執法行動」,說白一點根本就是中共威權政權與附庸特區政府合謀的「政治清洗行動」,經已肆無忌憚的為所欲為。更叫人憤慨不已的是如今禍港害港的,往往正是逢迎諂媚中共主子的香港奴才!

這一夜筆者還是未能安眠酣睡。明天早上還有幾位被起訴者陳辭表態,俟後應該就是宣判刑期,筆者實在無法猜測判決結果,身為基督徒最終只有把一切都放在上帝手中,為朱耀明牧師、戴耀廷教授和陳健民等「佔中九子」合掌禱告,送上祝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