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態還停留在小學一年級水平的所謂「旅美歷史學者」

2017/1/5 — 10:25

孫文,字逸仙。(資料圖片)

孫文,字逸仙。(資料圖片)

【編按:本文為作者回應昨日明報觀點版,由黎蝸藤所撰文章《孫中山真是賣國賊? 兼駁蔡子強、鍾劍華》

我在11月的時候在Facebook上面貼了兩篇文都是關於孫中山先生的,當時的目的明顯是要挖苦那些當權的政治集團,為了政治抽水及向歷史尋租,利用孫中山的忌辰,各取所需地把孫中山斬件上枱。文章不是我向立場新聞投稿的,而是貼上Facebook的。另外也寫了幾篇關於支那爭議的,也是如此。這一點立場新聞轉載時都有說明,偏偏這位所謂旅美歷史學者就連這樣基本的事實都搞不清楚。

文章的表達方式擺明是要挖苦戲謔,能否接受人人不同,非我所能控制。至於個別人仕因為閱讀理解水平低下而誤讀或捉錯用神,這便不是我能負責了。

廣告

關於宋慶齡那段,我說的重點不在於宋慶齡是否夠前衛夠膽突破框框尋求真愛,而在孫中山如何對待親往日本尋女的宋嘉樹。宋多番幫助及資助孫中山搞革命,在我看來,無論如何都不應用這樣的態度來對待他的。至於宋慶齡,她晚年曾經接受記者訪問,承認當時力扺家人反對跟了孫中山先生,多多少少跟少女對英雄崇拜及反叛的心態有關。不知道這一位所謂旅美歷史學者是否會因此認為應當表揚的不獨是突破封建尋求真愛,還要歌頌盲目的英雄崇拜。從文章的內容看來,似乎他自己也有這個問題。(不,在他看來,這可能是個美德)。

孫中山先生不是完人,他有很多缺點和性格上的缺陷。但我的文章中從來沒有如這一位所謂旅美歷史學者所說,「否定」孫中山先生在國民革命的貢獻。但他取態有時搖擺飄忽、有強烈的大漢族沙文主義傾向、曾經以接受日本在東北的權益來交換日本的資助、也曾經同意聯俄容共,最終導致外蒙古獨立。這些都是歷史事實,他是否作為策略性的安排,這是另一個話題。他也確實曾經對日本兩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始亂終棄,其中大月熏更是正式結婚的(他勾引大月熏的時候,她只是不足12歲),最後連女兒都有一個。這些也是事實,如何判斷當然也是可以討論的。把歷史上的英雄人物視為完人,性格上的缺陷及不足都不能提出和挑戰,這正是毛澤東的肖像今天竟仍然能夠高掛在天安門城樓的根本原因,反映出來的是典型的歷史幼稚病。

廣告

至於說我以貶低孫中山來為梁游二人的港獨傾向開脫,更是子虛烏有。我從一開始便說明我不支持港獨,但政府以這樣的方法來否決選民的抉擇,便萬萬不能接受。我引述的只想說明不要太過快便把年輕一代的訴求否定,縱然在一時間那些訴求會被當權派視為虛妄及離經叛道。

至於他批評蔡子強那些,就由蔡子強自己回應吧。不過只想講一點,既然這一位所謂旅美歷史學者都承認蔡子強在文章中提到的事件有爭議,可能是懸案,為什麼蔡子強就不能把懸念的另一方觀點提出來,而只能接受既定的說法?

至於他說,我們「跳出專業」對歷史斷章取義之說,就更是十分無稽之談。言下之意,是不是只有歷史學者才能公開談歷史。我見過不少歷史學者斷章取義的行為可說是駭人聽聞,他的通篇文章,就充滿了斷章取義的例子。早前就有幾百位的歷史學者,簽名呼應當權政府的DQ做法,今天當政府把DQ延伸到四位民選議員的時候,他們又說了些什麼?很難想像,仍然有人以為專業壟斷是今天這個世代還應該遵守的遊戲規則。老實說,我最討厭就是那些打著「專家學者」、「海外學人」招牌來招遙撞騙、以所謂「學術權威」唬人的。那些滿口政治語言的所謂「基本法權威專家學者」就更是令人倒胃口。至於他自己有幾專業,這又是另一個問題。

最有趣的,是他文章中最後一句:「也說明了正確的中史教育是多麼重要」。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正確」的中史教育,很想知道什麼是必然錯誤的中史教育。誰人才有權決定什麼是「正確的中史教育」?就算證據確鑿的史料,也可以產生多元廣闊的詮釋空間。正因為擔心教育是要依據決策者所定義的「正確」來推行,才有這麼多人對政府要把中史科列為初中必修科感到憂慮。證諸中國的歷史及當世的歷史教育,我仍然認為這種憂慮不是多餘的。今天晚上讀到這一位所謂旅美歷史學者的這篇文章,令我對此憂慮更深。

讀完他的這篇文章,心裏真的有個疑惑,這一位所謂旅美歷史學者,是從那裏學來的所謂「正確」歷史教育,才會生出這樣惹人眙笑的歷史觀和歷史識見。

最後,我想分享我仍然記住的一篇課文,是當年小學一年級時歷史科的第一課:(我真的記得,有好幾篇我都仍然記得)

「孫中山先生,是我們的國父。
我們要尊敬孫中山先生。」

可能這就是所謂的「正確」的中史教育了。其實我也不反對這幾句短短的、也高度概括的說法。但我肯定不會停留在小學一年級的水平來理解及評價孫中山先生這一個人。這正是我與這一位所謂旅美歷史學者的分別。

(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