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聲長文】你覺得你贏嘅一剎那,就已經輸咗

2019/9/5 — 20:1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大家好,小弟係石賈墨,今日我好想同大家衷心咁講下,我呢兩個月嚟嘅感受。如果認同的話,我希望大家可以將我同其他在德港人嘅心聲,傳播開去。

今日,我對於香港嘅將來,我係前所未有咁擔心。嚟緊呢幾日,將會係成個逆權運動成敗嘅關鍵。

如果用溫水煮蛙嚟做比喻,香港政府強推逃犯條例,猶如突然之間開足熊熊烈火,煮到隻隻青蛙都頂唔順,紮紮跳,跳足兩個月。依家係咁咦收少少煤氣,煲水由百度高溫,變做九十八度熱水。肯定有人講:喂!政府都收火啦,你睇下啲水都無滾到起曬泡,見好就收啦。

廣告

呢種諗法極危險。而我相信,香港人經歷咗兩個幾月嘅抗爭,個個都疲憊不堪,覺得好想退下來,今次政府搞咗咁耐,做咗呢個已經無關痛癢嘅決定,策略上極度奸險,點解我咁講,相信大家都好清楚。

好似我之前成日講嘅水炮車咁,佢本來一啲都唔危險,但係佢最危險嘅地方,就係啲人唔知道佢可以有幾危險。同樣道理,香港人係絕對可以贏,但唔會係今日。如果香港人輸的話,就係輸在依家有人以為自己贏緊五比零。

廣告

輸緊五球,俾你入到一粒,你當自己贏波?無可能。所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其實就係講緊場波未追和,都一定要繼續踢落去。幾多隊友踢到遍體鱗傷,甚至傷重離場,依家連德國人都話要入場睇,你同我講話唔好再踢?

眼見呢個咁嘅情況,我係前所未有咁灰。

我自己係預咗打持久戰㗎啦,無一年半載,都係唔會有令人滿意嘅結果出現到。我自己唔明白,點解有人搞遊行集會,會講Endgame,根本就仲係Infinity War。我喺度真係好希望大家好好準備,當Endgame真係出現嘅時候,大家先會有能量可以捉緊機會。我知道咁諗,唔係每一個香港人都有咁嘅毅力,想像一個永無止境嘅抗爭。但係Be water,唔單單係衝嘅時候要做,整個抗爭都好似水咁,一滴一滴,水滴石穿。唔咁樣做,呢個民主運動,唔會有成功嘅希望。

咁樣諗,真係好難受,我知道,因為我呢兩個月嚟,都發覺自己已經進入咗一個從未經歷過嘅狀態。

係一種迷茫,係一種對自己嘅疑惑。

我自從六月開始,我開始唔理解自己點解會『越踩越深』。一開始我幫下手翻譯,參加下集會,到之後幫手兩次登報,做水炮車專訪,再到聯絡唔同嘅德國人同媒體,甚至開始組織緊個e.V.。我望返轉頭,係完全唔明白。

我忽然覺得自己好陌生。

我仍然要返工,仍然要繼續整我嘅德文影片課程,仍然要湊仔,仍然要處理新屋嘅雜務,夜晚根本就無休息嘅時間。

左邊膊頭因為由返工到返屋企,全日都做鍵盤鬥士,都已經有啲問題。

傾電話,寫E-Mail,聯絡媒體嘅時間,完全毫無規律,撞正食飯嘅時間就索性唔食,搞咗咁耐,腸胃都出現問題。

我亦無再堅持做運動呢個習慣,又成日捱夜,訓得好差。

嚟咗德國咁耐,我平時一年最多病一次半次,但今年先九月,我病咗四次。最後一次係仔仔嘅手足口病惹到我,發咗兩日高燒,喉嚨劇痛咗成個禮拜。醫生話本來大人好少會惹到手足口病,可能係我未接觸過德國嘅病毒,所以中招。

我知道,係根本我依家身子已經差咗好多。

連老闆都話我返工有陣時『透明』,估計翻譯做廣東話,係『魂不守舍』。

我咁講,唔係話我自己好偉大,為香港做咗咩犧牲。無,呢個係一個好有意識嘅選擇。但係我係呢兩日先感覺到,我自己已經俾呢種價值同化,甚至覺得呢種諗法已經成為咗我嘅一部分。我心入面亦有一種越嚟越強烈嘅感覺,我一定要利用我自己喺德國嘅能力同經驗,再扮演好自己嘅角色,期望有朝一日,可以做到一個突破。

德國唔係天堂,但係我望住德國人,有民主,有自由,年青人有機會,只要努力,大部分人都可以安居樂業。遙望自己嘅家鄉,我從來都唔講『我愛香港』呢啲咁肉麻嘅嘢,但係自己回憶同童年入面,香港係一個幾咁可愛嘅城市。

我過去十年,都係喺德國渡過,可以喺呢個陌生嘅國度成家立室,生活安穩,點解?我以前身邊大把香港人,聰明過我,勤力過我,讀書多過我,佢地成就理應比我高幾班,但係我依家過緊嘅生活,佢地好多都覺得係夢想。

原因好簡單,因為有啲嘢,德國有,香港無。

依家香港人就係爭取緊呢樣嘢。我其實停唔到落嚟,係我無辦法自私咁無視香港同德國嘅差別,如果我可以做到任何嘢,可以拉近兩者嘅距離,我會毫不猶疑咁做。諗到呢度,我自己都嚇親,

唔好意思,其實五大訴求,對我嚟講,唔係缺一不可。我自己唔貪心,『要一即可』。五大訴求,你前面四個唔回應,無問題,俾個真雙普選我,我即刻收工。

我專心做返個小小工程師,得閒風花雪月,講下德國趣聞,教下德文唔好。

我付出咗好多,但我做嘅嘢,相比其他喺德國嘅香港人,只係蚊比同牛比。

依家德國人終於注意到香港,思考緊香港喺中德關係嘅角色;媒體不斷希望了解喺德國人嘅諗法;黃之鋒封公開信,上曬德國媒體頭版;幾多柏林香港人不眠不休,聯絡政黨,政府機構,依家係叫做有一啲啲回音咁多。

如果依家有人同我講,見好就收,我同你勢不兩立。

你呢個諗法,比起啲所謂嘅藍絲,更加有破壞性。人家擺明車馬有立場,邪惡極有限。你覺得用全世界香港人過去兩個月嘅付出,百萬遊行嘅汗水,六條人命,三隻眼,換嚟一句遲嚟嘅撤回,值得?

我都唔理你『動議撤回』係真定假,俾個折頭你,當你真係撤足百份之二百都好。值咩?連個獨立委員會呢個未必有用但好多人想要嘅訴求都無,你已經覺得要收手?不如我打到你殘廢,然後同你講句對唔住囉當無數啦?

我唔會停,反而我會更加落力。我希望你諗法同我一樣,可以繼續支持我,嚟緊好多嘢,都要大家幫忙,一齊做,齊上齊落。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