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虛者覺得學生是暴徒

2016/1/28 — 23:10

圍堵校委一夜,學生片警察對峙,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圍堵校委一夜,學生片警察對峙,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文:袁天佑師母】

我因被邀送熱飲到場。眼見學生,我選擇留下陪伴他們。若有人對學生有誤解,或只聽校方警方一面之詞,可轉發,這是我放網上的見證:

〈心虛覺得學生是暴徒〉

廣告

我是老人之一,我在場,同學是斯文,連喊口號都細聲,沉默靜待的佔多數。

一,保安員又多又不友善。在正門第一次人群的衝撞是由保安員引動,因為要保護李國章離開。但學生仍只是喊出要求和圍堵,並無推撞或暴力,保安員毫無危機意識發動衝撞,續有人跌下受傷。

廣告

二,警察不知執行甚麼而強行進場,是第二次大門前的衝撞事件。警察未強入校園,學生企定,並無緊張氣氛或任何衝撞。李國章已折返,安全入樓。學生只意圖打開玻璃門進入。後來警察離開,全體回復平靜,所以是警察衝擊學生。

三,紀文鳳當然是無病無痛濫用救護車離開。執法的警員有那一個敢說紀文鳳有病有痛?但他們協助紀文鳳登上救護車,一齊濫用救護車及用擴音器播出大話。如果學生是暴徒,紀文鳳怎登上救護車?

四,最後警察以進場調查一宗刑事毀壞案為由擺勢入場,卻只圍著大樓門外,並沒立刻強行進場。我已知是聲東擊西,幼嫩的學生續守著大門前方,李國章果然從後鼠逃而去。

五,校長出場,唯一答應了十天內會見學生。其餘問題,基本上沒有對答。

本人深感遺憾,校長續稱學生是暴徒式示意:

一、他來自外國,他一定明白甚麼是暴徒!

二、若李國章會見學生,甚麼事都不會發生。一班長輩,一班學者,若認為這就是向暴力學生讓步或妥協,究竟這班老人,成年人過往唸的是甚麼學問,持有的是甚麼行政管理經驗,擁有的是甚麼師生人際能力!!!!

三,校長說的人身安全有問題,我看不屬於身體危險有問題,人心有詐,有抗,有敵意就會有個人心理恐懼感多於體身體實際有危。作為老師/長輩,已經是自己內心對學生存有極度不友善才有這種恐慌!

四,校長聲稱學生使港大在這夜損失聲譽。若有損失聲譽,不是因為學生,而是因為港大竟然出現這樣的管理層,連與學生面談也做不到,還視學生為敵人為侵略者,哀哉!

學問的底線不是人類相互的愛和友善,學問勢必使學者有更大能力為富不仁,作奸犯科。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