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必須唾棄「建制藍」,放下「泛民黃」,重新繪畫「香港本色綠」!

2018/12/10 — 17:39

早前台灣九合一選舉「綠地變藍天」,反映的政治現實並不只是「民進黨綠營慘敗而國民黨藍營大勝」的權力重新分布版圖,更影響深遠的是台灣政壇不再只有綠藍截然二分的兩種顏色。 雖然柯文哲所代表的白色力量還未成氣候足以左右大局,但是中間游離選民大增,所關注的是「不統不獨不武」,以及民生經濟等民粹至上的議題!其實,政局時情的變化本來就是亙古常新的現象,台灣政治發展至此如是,反觀香港亦已如是,不幸的是:香港黨團的應變能力顯得滯後不前,以泛民陣營的處境尤甚。

時至今天,泛民主派於九西補選一役再度挫敗,以至最近朱凱廸參選鄉郊代表被粗暴無恥的DQ,香港議會的選舉機制基本上已被政府當局和建制派所影響和操控,泛民主派一蹶不振,港獨派和本土派更難以超生。 局面更嚴峻而令人擔憂的是民心疲憊散渙,對選舉政治反應頹唐冷漠,不少年輕人和中產人士深感無奈乏力!筆者以為當前政途險惡,再無退路,香港人如果有意重新出發上路便要立定主意,嘗試另闢蹊徑,簡單說來就是:必須唾棄「建制藍」,放下「泛民黃」,重新繪畫「香港本色綠」!

政治無疑是殘酷而相當現實,必然觸及政治實力的強弱懸殊對比,尤其在中共黨國政權無形掌控下的香港政治環境,香港人普遍依附或屈從的心態不言而喻。 一直以來,泛民主派的不同派別黨團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掩護下得以「正常」操作,坦率來說,只是當權者暫時認為有必要容許延續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櫥窗,有其在經濟方面對國家有利的現實意義。 香港人必須瞭解,更必須承認,無論從地緣環境、政治經濟實況和文化歷史關係來說,香港都是在形勢比人強的絕對劣勢下苟活倖存而已。

廣告

過去殖民地年代,香港被視為「在借來的地方和借來的時間」的夾縫中生存,如今回歸後香港的政治前途宿命其實仍然並非掌握在香港人自己手中!事實上,在現階段的香港時空條件來說,對決式的革命行動是妙想天開,絕對不可行;爭取獨立或自決也不過吹噓哄鬧一番,到頭來只是一種自慰和自戀行動;和理非的民主抗爭運動持續多年並無寸進反而逐漸倒退。而且,隨著回歸後這些年來「香港大陸化」的蠶蝕現象不斷呈現,人心變得更冷峻和犬儒,特區政府已有足夠信心和能耐,以精密計算過的手段籠絡和牽制人心,甚或可以為所欲為。 香港政治選舉的遊戲規則實質上已被當權者肆意改動,有如由莊家、荷官、巡場合謀串通操盤的一場賭博,又好比對奕時泛民主派車兵不許過河而建制派炮馬卻可行田的一局棋賽,勝負得失全在中共黨官和特區官員的「運籌帷幄」之中。 更不爭氣的是泛民主派光譜中的各派別內鬨不休,五癆七傷,空談團結。

對於年輕一代人來說,傳統泛民主派如民主黨、公民黨、工黨以至社民連,已顯得老態龍鍾,認為與新時代脫節。 可是,在當前威權政府「政治正確」的演釋下,「港獨」和「本土」成為香港政治的禁忌語,香港眾志已被定性為「異端」,更不消說民族黨、本土民主前線和青年新政。 為此,筆者的芻議是要擺脫掉這些政治包袱,為年輕人的未來籌組一個以「香港本色」為鮮明旗幟的政治團體。 明確而言,是「香港本色」,不是「香港本土」,因為「香港本土」一詞已被別有用心的中共黨官和特區官員污名化,等同「香港獨立」的標籤,絕對不宜再套用,授人以柄!

廣告

以「香港本色」為政治組織的綱領當然是「著重香港本地的傳統價值和特色」,正是立足於「香港人」身分,在不同領域一概從香港本位考慮。 在政治上必須秉持香港一向認同的普世價值和民主人權自由等原則,維護香港自身俱足的特性,與中共內地保持適當的區隔距離;在文化上力撐粵語,贊同母語(粵語)教學,推廣粵語流行曲,支持香港藝術創作等;在歷史上整理香港開埠以來的文獻資料,重視研究民俗節日慶典,關注歷史建築物保育工作等;在經濟上發展香港本色的地道行業、輕工業和現代科技研發等;在生活上保障香港人原有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品味和特色......等。凡此種種的粗疏想法旨在嘗試說明這個新的「香港本色」政治組織有其明確定位、立場和路向。

筆者撰寫此短文只是拋磚引玉,希望有政治識見的新一代年輕人振臂一呼,循照這樣的方案繼續探索,期以十年八載的醞釀和深耕細作,凝聚新的政治力量,日後可以在泛民黃傘和建制藍帽之外揚起「香港本色」的綠色旗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