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必須堅持。不得不堅持。

2018/11/28 — 10:36

其實我真的很高興,團隊一起作了一個我認為是頗了不起的決定。

或許在將來,也許只是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時候感到嘆息:「如果當時點點點咁現在會怎樣呢?」

但我覺得我們一起做了一個不太可能會令將來的自己慚愧的決定。

廣告

由收到選舉主任的問題到限期期間,不足廿四小時。過程中團隊中發生了很多輪時而輕鬆時而極度認真和有張力的討論,過程中近乎甚麼可能都有探討過、都有探討過。對一些很實際但也是很重要的問題:接近完全死亡的議會路線,是否需要朱凱廸?將來的選舉中,如果我們全都一個不剩地不能參選,那麼選舉會變成怎樣?是否要經做好了民間 - 議會路線範式完全轉移的準備?

跪?不跪?說一刻鐘都無考慮過是騙人的。但,由於選舉主任的問題其實要我們直視或找回很多以前說過的言論、政見,當中當然包括選舉時的政綱及政見,越檢視得多,看得越仔細,其實就越發現沒有跪下的空間。

廣告

政治人物,尤其是在香港的反對派,沒有實質政治權力,靠的就是信任。如果在暴力恫嚇下就跪低,當然未必會有很多人感到非常憤怒,甚至有不少人可能會一定程度地同情這個決定(最可怕的其實是這點:在中共政治暴力的恫嚇下,不少人的底線其實不知不覺地也向後移了,也期望別人這樣做,去保留他們心中的大局。習慣政治暴力,甚至遷就政治暴力,這點很心人心寒)。但,這樣做其實是在政治謀殺自己,重要的政見在受到恫嚇時就放棄、跪下,那怎樣說服、帶領別人在不同領域上(不論是環境運動、公共財政民主化、鄉村改革運動、土地運動、財富權力分配運動、政治運動)跟你同行,跟你一起前進呢?

失卻政治誠信,即失去政治號召力。對於一個政治人物、尤其是經歷過選舉授權的政治人物來說,沒有甚麼比這個代價更大,議席的失卻當然不會比這個大。連堅持自己政見這件最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到,怎樣說服別人跟你一起民主地決定香港的未來呢?

提出民主自決這個政見,一是基於八三一決定令政改夢碎,必須要超越《基本法》及人大(基本法158及159條就是賦予人大有無限空間限制及控制香港)的框架才有可能避危重啟政改的-八三一決定的永劫輪迴,可能過程漫長而黑暗,可能要走多很多很多路才會看到路線圖,也可能永遠看不到終點,但這個是我到今天都認為是很重要甚至是必須的;二是因為香港已經無可否認為分裂成價值觀相當迥異的陣營及板塊,只有透過民主的方式才有可能讓這個模糊的共同體建立去基礎、身份、信念及共同決定前途的可能。

這個政見,在兩場選舉後、一堆dq、一堆仇恨下的今天尤其值得堅持。必須堅持。不得不堅持。

真的很高興,團隊能一起作出了這個決定,朱凱廸得以挺直腰板、從容不逼地面向分眾,為自己、為團隊、為我們的政見、為因此而得到選票授權的人們負責,真的很高興。在這個相當艱艱,真的是非常艱難和沉重的年代,能跟這樣的一群人一起作出了一個應當不會讓將來的自己後悔的決定。

很久沒有能輕鬆地步出903的門口,離開這個大樓。

深夜留下這個印記。

也是留給將來的自己。

【朱凱廸回應選舉主任】:https://goo.gl/8U8RB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