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必須慎防「教育去殖化」演變成「香港大陸化」!

2015/9/14 — 15:00

張曉明 (資料圖片)

張曉明 (資料圖片)

日前香港西環黨官張曉明大放屁話,就「三權分立」之說撒野,穢味薰天,劉姓學棍急急「補充」為主子清抹遺矢,慣於逐臭的哈巴犬蔣姓議員狂吠「適時進諫」,兩位司長卻顧左右而言他避免誤踏屎堆,不知所云……以至《一國兩制白皮書》撰寫人之一的強世功也在同一場合趁機重彈舊調,表示:『香港教育仍未「去殖民化」,以致發展出排斥內地的情緒。』云云。  對於「三權分立」一說被扭曲惹起香港人強烈反感和反彈,不少人已撰文指斥張氏的言論,筆者只就「教育去殖化」問題說說。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政治體制上的「去殖化」因著各殖民地相繼獨立而落實,或回復傳統君主憲政,或以社會主義為名立國,或建設民主議會制度,各自走上國民所選擇的自主路。 香港特殊政治情況不言而喻,中英兩國才協商簽訂《中英聯合聲明》,以《基本法》確保「一國兩制」的獨特形式,讓香港繼續享有高度自治。 理論上來說,回歸後英國殖民地的政治體制已結束,中國重拾主權國角色,香港換一面旗成立特區,保持原有制度五十年不變。 可是,廣大人心始終未有回歸,日漸偏離大中華宗主國影響的問題一直困擾中國共產黨和特區政府,以至最終咎責於回歸後特區教育的失敗,未能清除過去殖民地教育的「遺毒」。

廣告

平情而論,所謂「殖民地教育」有其特性,尤其是香港早期殖民地時代,殖民政府當然藉此維護和鞏固其統治合法性,舉例而言:課程設計上以「非政治化」為名而壓抑國家民族觀念的滋長;以精英教育制度培養忠誠的公務人員;教育活動只強調生活和民俗文化而淡化歷史承傳和時局政治的影響。 可是,時移世易,隨著國際政治的變化和民主、自由和平等的價值普世化,香港在英式殖民地統治下一直享有極大程度的自由和有限度的民主。  就教育方面來說,在教育當局制訂的課程大綱框架內,學校和教師仍有不少可發揮和發展的寬鬆空間,為學生設計和提供多元化學習活動。 早期殖民地時代的約束性質教育政策和政治操控式措施其實並不奏效。

當然,任何國家對其國民的教育政策和承擔都有其重要角色,專政極權的中國共產黨對人民意識形態的控制更視為延續其政權的教育手段,豈有不插手干預香港教育之理!  相信透過內地的有形和無形之手,「教育去殖化」早已成為回歸後香港教育決策者的指導思想和執行政策的主調,歷任教育局局長已嘗試採用不同的策略執行這個政治任務,香港人實在不必大驚小怪。 不過,這幾年間政治和社會問題惡化和激化,在反國民教育、雨傘運動、反水客行動和本土主義論述等事件中,青少年人扮演著主導角色,難免教共產黨人寢食難安。

廣告

可惜,中國共產黨並無反省自覺的能耐,一味諉過於「教育去殖化」力度不足,於是恫嚇的言論陸續出台,早前已有陳佐洱和饒戈平的胡言亂語,如今強世功只是有心一再提醒有關官員這個政治任務尚未完成,大有向教育當局問責追究之勢,也恃勢叫香港教育界和社會各界人士知情識趣。

中國共產黨所說的「教育去殖化」說穿了就是要「香港大陸化」,也可換句話說是以宗主國心態把香港特區繼續「殖民化」,因此,所謂「教育去殖化」的具體內容當然離不開加強香港人身份認同意識,擁護中共領導的大中華盛世美夢,以至心願誠服的歸順在中共一黨專政的政治現實下。 更可怕的是要趁機磨蝕去經年以來香港人所持守的價值觀,尤其是這些價值觀並不合乎內地的政治需要。

張曉明那堆臭屎必須清理,可是,香港人必須有所警惕,守護本土核心價值,慎防教育當局以「教育去殖化」的冠冕堂皇幌子,滲透大陸化的劣質政治影響,破壞「一國兩制」下香港一制的特色和優越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