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忍辱負重」還是「巧取豪奪」的自圓其說?

2016/7/29 — 16:46

梁天琦 (朝雲攝)

梁天琦 (朝雲攝)

首先必須申明幾點:第一,對於選管會生安白造的附加〈確認書〉一事,簡直就是政治篩選的勾當,筆者認為必須予以譴責,並且以行動予以否定;第二,對於港獨思維的討論和宣揚, 筆者不感興趣,但是也不能否定其政治意義,在言論自由的原則下容讓百家爭鳴;第三,對於推動港獨的行為,筆者看不到有任何政治上的實現可能,不會支持。 為此,筆者對梁天琦最新回應選管會〈確認書〉的辯解還是有些意見。

明眼人當然看得清楚,選管會的〈確認書〉這一招是梁特首和他的智囊,聯同西環推手所炮製出來的詭計, 對上迎合中央當權鷹派的主意,對下趁機磨刀一試殺雞儆猴,旨在直接針對極有可能當選議員的「疑似港獨分子」梁天琦,擺明車馬在候選人資格上設下關卡,以及佈置日後檢控「發放虛假聲明」的殺機。 這一招雖然拙劣非常,卻有十分狠毒,不僅在於嘗試加深和分化當前各個本土派、港獨派和泛民派內部的爭議和矛盾,更為以後立法會的運作和發展佈設機關。 

廣告

一眾泛民主派並不認同港獨,還是從捍衛選舉制法理基礎的立場首先高調以「唔X簽」的聲明高調回應,顯示出大是大非的原則,以及政治道德倫理的重要,做法無可厚非。 除了個別本土派和「港獨分子」按規定簽署〈確認書〉外,梁天琦有關的言論和一連串反應動作頗為得體,最後一個華麗轉身,輕輕解開心結,應選管會所有要求做了可以做的,務求不給選管會留下任何把柄,阻撓他合法參選。  

 筆者相信梁天琦和他的同路人必然經過一番激烈的爭辯才走出這一步。 簡單而通俗的說法就是: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  梁天琦自己已現身說法,講明「手段(逼於無奈簽署〈確認書〉)唔夠目標(進入立法會)咁重要」。  如果從「原則」與「策略」兩方面來說,梁天琦和他的同路人當然認為這不是放棄「原則」與採取「策略」的對立問題,因為在強權政府欺壓下,抗爭者有必要時須暫時放下「原則」而採取適當有效「策略」應對,才能日後繼續緊守「原則」抗爭。 不過,必須問的是:所謂適當有效「策略」說到底對於「原則」的侵蝕和耗損有多大有多深呢? 如果運用「策略」只圖轉彎抹角的繞過「原則」底線,容易造成脫韁放縱的惡果,為一時解渴而「飲鴆止渴」最終還是萬劫不復!          

廣告

        無可否認,〈確認書〉一事的始作俑者是選管會背後的特區政府,以至來自中共授意主使的西環黑手,所有非建制派的候選人都是被政治逼害者。 面對政治現實當然離不開「權術」的運用,梁天琦應付〈確認書〉所採用的「策略」正是「術」的一種,就算不是主動的「豪奪」也是被動的「巧取」。 不過,政治人的真誠和信實至關重要,既是信念的堅守不移,也是處事原則的光明磊落,況且這並非只是個人的事,更是關乎整個組織以及組織所宣揚的政治理念的事,絕不輕言捨「原則」而取「策略」。

筆者無意苛責梁天琦最終決定的處理手法。 不過,他苦口婆心辯稱「忍辱負重」,以至天花亂墜的表示「委曲求全」,都是目前「自圓其說」的說話表述,押上他個人的誠信、政治前途,以及同路人對他的信任和交托。 他的同路人完全可以質疑,如此應對的策略只是被當權者牽鼻子走路,輕易屈從順服,而且就算日後順利進入立法會,在議事規程的框條卡壓下,對推動港獨思想的實際意義和影響還是極其有限。 君不見多年以來議事堂內的泛民主派在政治上所能爭取到的民主發展還是原地踏步,以至往後倒退嗎?

         

發表意見